被捕后,大佬将她押到民政局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糖不化 主角: 池慕程 余夏
65.34万字 4.4万次阅读 94.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14章 婚礼 2023-07-06 23:17: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3.93
    累计字数
  • 33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14章
简介

未婚夫成了拆迁户,领证当天当场悔婚,闺蜜带她庆祝单身,醉酒后醒来竟被警察叔叔按头结婚? “不好意思,我家农村的,条件不太好。” “没事,我的收入也不稳定,以后多担待。” 没想到婚后,天天在家不学无术的弟弟竟手握数十项专利身家数十亿! 只会种田的亲娘养父竟是农产品大亨,粮田遍布天下! 亲爹竟然就是自己公司的董事长,要把公司交给她打理! 政府分配得来的老公:“这就是你说的家里条件不好?” 她指着电视里在演说的年轻大佬:“这就是你说的创业中,收入不稳定?” 某年轻大佬悻悻不语,心道:可能年赚百亿,也可能年赚千亿,可不就是收入不稳定?

第1章 领证时遭渣男前任抢婚

“请09号到1号窗口办理……”

随着民政局大厅的广播里再一次传来了叫号声,余夏捏着手里的9号小纸条,激动地挽着身旁英俊潇洒的男子朝着1号窗口走去,“逸文,轮到我们了!”

她即将跟相恋三年的男友迈入幸福的婚姻殿堂,内心满溢着欢喜,明艳动人的笑意挂在姣美的脸上经久不散。

“不行!你们不能结婚!”一道凶悍蛮横的声音忽然刺入了耳道,紧接着,一个虎背熊腰、皮肤黝黑的中年女人杀到了二人面前,“我不同意你们结婚!”

江逸文帅气的一张脸露出一丝不解,“妈,你之前不是同意了吗?怎么突然反悔了?”

周秀芬神气地高昂着头,拿鼻孔看了余夏一眼,然后不由分说将江逸文拉到了一旁,“今天早上我得到准信儿了,我们那片年底就要动迁了。我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小慧他们家,他们家当即同意你跟小慧的婚事了,小慧现在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一会儿你就跟小慧把结婚证领了……”

周秀芬唾沫星子横飞,一张嘴跟开机关枪似的说个不停,皱纹满布的脸上尽是得意忘形和小市民的算计。

余夏懵住了!

所以江家是要当场悔婚?

原本驻在脸上的欣喜一瞬间荡然无存!

“请9号到1号窗口办理……”

广播里再次传来叫号的声音,就连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都怕新人错过了号,反复提醒,“9号在吗?9号在吗?”

“不办了!我们不结了!过号过号!”周秀芬在大厅里大声嚷嚷着。

“江逸文,这也是你的意思?”余夏咬了咬后槽牙,眼底飘着冷光,嘴角勾着冷嘲。

“我……”

“当然!逸文又不是傻子,放着小慧那样的白富美不娶,非要娶你一个没钱没势农村来的!”周秀芬轻蔑地瞪着余夏说道。

完了又暗戳戳地给江逸文上眼药,“小慧他们家就她一个独生女,你娶了她到时候他们家的财产还不都是你的?一会儿你重新去取个号,今天就跟小慧把证给领了,以免夜长梦多。然后你们立马怀个一儿半女的,到时候我们家就添了两口人,还能多分到一点面积和拆迁款呢!要是小慧的肚子争气,给怀个双胞胎……那我们老江家可就是烧了高香了!”

周秀芬说的时候,余夏便一错不错地盯着江逸文,那双往日最打动她的桃花眼波光浮动不止,余夏便知道他被周秀芬说动容了。

“江逸文,你可想好了。你要是不跟我结婚,那我们只能一刀两断了。”

“还有什么好想的。难道会有谁稀罕你家农村的一亩三分地吗?更何况你还有一个不学无术的弟弟,日后少不了吸你的血,逸文可不能当这个冤大头!”周秀芬扯着嗓子,明晃晃地嫌弃余夏地出身。

迟疑良久,仿佛在这句话里终于找到了理由,江逸文摆着高姿态,“余夏,我不能跟着你当【扶弟魔】。”

余夏目瞪口呆,简直难以置信!

没想到用了三年时间,她才分清楚这个人是人是狗!

恰此时,朱云慧穿着一身小香套装、拎着名牌包包如同名媛贵妇似的、珠光宝气地走进了民政局大厅。

周秀芬看得眼睛都亮了,悄悄捅了一下江逸文,“你看看小慧,我听说她身上穿的、手里拎的,都要上万块钱。幸好当初我让你一直吊着她,不要断了联系……”

余夏震碎三观,所以这些年江逸文一直有跟朱云慧藕断丝连、暗渡陈仓?她竟然从未发现!

“逸文、伯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烂摊子都收拾好了吗?”朱云慧走过来端着一抹假笑,趾高气昂地开口。

周秀芬卖着笑,“处理好了。处理好了。”

然后睨了余夏一眼,“你还杵这儿干什么?再倒贴我们家逸文也不会娶你。再说你一穷二白的,也没什么能倒贴的。”

余夏愕然:所以朱云慧说的烂摊子是指的她?

“逸文,你快跟小慧重新去取个号。”周秀芬暗暗给自己儿子递了个眼色。

看着江逸文对周秀芬言听计从,屁颠屁颠地同朱云慧一道走开,余夏心里彻底给这段感情画上了句号。

“我告诉你,别妄想再缠着逸文了,要是因为你闹得他们夫妻感情不合,我不会放过你这个狐狸精的!”周秀芬恶狠狠地警告她。在她看来,余夏就是个小妖精,除了有几分姿色,一无是处,只会勾搭男人。

余夏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皱纹斑驳、皮肤发黄的妇人,冷笑了一声,“放心,在我这里,你儿子已经入殓焚烧,扬灰大海了。”

“你!你这个小贱人敢咒我儿子死?”周秀芬眼珠子爆起,抬起手臂就要朝余夏精致的脸蛋劈下来。

余夏虽然看着窈窕无骨,却不是吃素的,她的跆拳道黑带可不是白练的。

她抓住周秀芬的手腕,用力地甩了出去,周秀芬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妈,你没事吧?”江逸文和朱云慧取完号刚好赶回来,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这小贱人竟然打我!幸好儿子你悬崖勒马,否则娶了她江家可就家门不幸了!”周秀芬颠倒黑白,倒打一耙。

“余夏,你有什么火冲着我来!”江逸文将周秀芬护到了身后,一脸愠色地跟余夏对峙,“我希望我们能好聚好散!你再闹结果都不会变。”

“你娘什么德性你不清楚吗?是她先出手的!还有我这儿没有好聚好散,只有老死不相往来!”余夏一双流光婉转的眸子此刻只有一片冷寂。

“那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我可不希望看到你以后再纠缠逸文。”朱云慧皮笑肉不笑地凑了一句,敌意十分明显。

余夏同样回敬她一个不及眼底的干笑,“没想到三年时间种了一棵破烂B树,既然你想破烂回收,就免费给你好了。”

朱云慧笑脸一僵。

江逸文恼羞成怒,“你!你骂谁呢?”

余夏掀了掀薄薄的眼皮子,睇了他一眼,“我骂得不够明显吗?”

下一瞬她直接抬手一掌拍在他脸上,“啪”地一声,清脆响亮,所有人都懵了!

“现在够清楚了吗?你耍我三年,我还你一掌,两清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