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总别虐,太太又跟别人上热搜了 9.3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魏紫琴书 主角: 林溪 沈易则
103.83万字 4.9万次阅读 25.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90章 打他脸的 2024-04-21 08:31: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3.83
    累计字数
  • 21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90章
简介

林溪嫁给沈易则五年,然而五年婚姻她始终没有捂热这个男人的心。 既没得到他的心,更别妄想他的情。 等她彻底死心,扔下一纸离婚协议时,那个薄情的男人幡然悔悟:不是她离不开自己,而是自己根本不能没有她。 看着自己的前妻越来越光鲜亮丽,还动不动跟别的男人上热搜,某男坐不住了。 沈易则附在她耳边可怜巴巴的问:“我哪里让你如此不满?今后我全改,你回来好不好?” 林溪眉目清冷,嘴角弯着不屑的弧度,“沈总,南墙已撞,旧情已忘,还请自重。” 某男死皮赖脸地缠着她,“我不要自重,我只要我老婆。”

第1章 沈易则,我们离婚吧

入冬的申城,寒气逼人,北风吹得树枝簌簌作响。

邺南别苑,偌大的别墅里一片寂静。

餐桌上摆着十几道精致的菜,通过摆盘就能看出来很用心。

女人穿着驼色的长袖毛衣坐在餐桌前,低垂着眸子,慢慢的等着,直到饭菜渐渐凉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墙上的吊钟砸响。

林溪缓缓抬起头。

已经凌晨十二点了。

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的置顶页面,那是沈易则的头像。

里面有十几条消息,都没有收到回复。

今天虽然是五周年纪念日,但是这些年的婚姻,于林溪而言,几乎形同虚设。

每一年的今日,沈易则从未回来过。

林溪又等了半个小时,那个男人依然未归。

她直接站起身,端着饭菜,倒进垃圾桶里,然后清理餐具。

整个过程,林溪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处理完一切,已经是快凌晨两点。

林溪拖着疲倦的身体上楼,倒在床上,渐渐的沉睡过去。

刚睡着没一会儿,手机响了。

是特定的铃声。

即使不看来电显示,她也知道是谁。

朦胧中接通电话。

“老公?”林溪嗓音很轻,带着独有的柔软。

“嗯。”对方语调很淡,穿过手机,又多了几分冷意和疏离。

林溪渐渐清醒,“喝醉了?”

沈易则言简意赅,“汀兰会所,接我一下。”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不会考虑现在是凌晨三点。

更不考虑外面的天气有多冷。

在整个豪门圈里,就连沈易则自己也认为,林溪爱他入骨。

结婚这些年来,不管他做了什么,林溪都会顺着他。哪怕沈易则做的越来越过分,林溪也从未反抗过一次。

这次也一样。

林溪看着已经息屏的手机,眸光微闪,衣服也没有来得及换,只是简单地套了件外套就匆匆出门。

但开门的瞬间,她被冻得打了个寒颤,寒风直接往脖子里钻。

......

她赶到会所,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林小姐是吧?你怎么才来?别让沈总他们等着急了!306号房,快进去吧!”

会所经理在门口见到她的身影,脸色有些不太好,嘱咐完就搓着手臂离开。

林溪垂着眸,眼睫上还带着冰霜融化的水珠,没有说话。娇小白皙的脸,冻得通红,衬得整个人更加逆来顺受,任人揉捏的感觉。

她急步来到306门口,即便会所隔音效果很好,但还是隐隐能听到里面的嬉笑声。

林溪手指冻得有些僵硬,微微动了动,稍稍缓和后,按下门把手走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暖气,让她渐渐活了过来,手指木木的也开始回暖。

“芜湖!”玩味的口哨声。

“沈哥,瞧瞧谁来了!”

“嗬,她还真的来了!你们看连鞋子都没换,一定是接了沈哥的电话,就直接赶了过来。”

“不过也是,圈内人谁不知道林溪爱我们沈哥爱的死去活来,怕是离开我们沈哥就活不下去了!”

“也对,只是如今欣宜回来了,某个廉价的替代品也该退场了吧!”

他们说的毫不避讳,甚至都不在意这些话有多侮辱人。

听到这儿,林溪这才注意到沈易则身边坐着一抹黑色的身影。

是楚欣宜。

一直被沈易则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她回国了?

林溪眼底划过一抹情绪,转瞬即逝。

她的目光落在中央那个男人的身上,语调依旧柔软:"要回去吗?"

一旁人看好戏的瞅着林溪,嘴角带着一抹讥讽的笑。

这时,沈易则的发小赵瑾言笑着开口,“易则,这欣宜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随份子钱了?”

沈易则嘴角微牵,垂眸晃动着手里的酒杯,神色不明,也没有接话。

听到赵瑾言的话,楚欣宜往沈易则身边靠了靠,张扬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娇羞。

她余光瞥向林溪,眼底原本那抹不屑的目光瞬间柔和了,嘴角微勾带着几不可察的得意。

周围人打量的目光,林溪很难感受不到。但她始终微垂着头,包厢里暖黄的灯光衬得她更加柔和,仿佛谁都能欺负。

良久,林溪掀起眼睫,视线飘向对面的沈易则。

她眼尾和鼻尖被冻得微红,莫名多了几分可怜。依旧淡然的看着沈易则,耐心地等着他的答复。

沈易则抬头对上她温柔的眉眼,沉默片刻,眼底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厌恶。

他放下酒杯,随意慵懒地摆摆手,淡声道:“走了。”

“哎!易则,这就走了?不多玩会?我们还有下一场,订好的宵夜马上就到,吃了再走!”赵瑾言愣了一瞬。

但沈易则没理。

直到他和林溪的身影消失,赵瑾言这才一脸懵地看向楚欣宜:“欣宜,易则这是什么意思?”

楚欣宜收回落在门口的视线,敛去眼底深处的暗芒,抬头时以恢复如初,浅笑:“易则还是很照顾沈爷爷情绪的。”

话音刚落,赵瑾言瞬间了然。

也对。

当初易则和林溪的婚姻,全是沈老爷子一个人拍板决定的。

如果不是老爷子在给林溪撑腰,估计易则早就和她离婚了!

不过这次可就不一定了。

谁都知道沈易则对楚欣宜的态度,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在楚欣宜面前,还不是说低头就低头?

……

回到家,沈易则胃里一阵阵地泛着辛辣和酸涩,因吃不惯外面的东西就只喝了酒,这会儿胃有些受不住,翻江倒海般难受。

林溪觉察到他时不时的蹙眉,知道这会儿肯定胃里特别难受,趁他洗澡的时间,去厨房给他煮面。

二十分钟后,沈易则坐在餐厅,黑色的睡衣袖子挽起,露出一截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

这个男人无疑是好看的,林溪视线不由得落在他身上。

她不得不承认,沈易则的确是长在她的审美点上,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死心踏地地跟在他屁股后面。

周围很安静,只留下男人吃面的声音。

“沈易则,我们离婚吧!”

林溪声音很轻,很淡,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

沈易则愣了一瞬,拧眉望着对面那张平静的脸。

林溪也看着他,神情依旧,眼神柔和。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片刻愣怔之后,沈易则想起今晚的事,嘴角微微弯起,似笑非笑,只是眼底的厌恶重了几分。

“呵,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欲擒故纵了?”

沈易则睨着她,眸中的不耐烦和冷意骤增。

林溪抬眸望着他,“我没开玩笑。”

沈易则冷冷地看着她,眉间的嘲弄更甚,“啧,林溪,当初是你答应结婚之后互不干涉的,怎么?现在玩不起了?”

林溪默了默,没有吭声。

沈易则以为她被自己戳中心思,眼底的讽意更浓,摔下筷子直接上楼。

他根本不相信林溪会和他离婚。

楼下。

林溪看着渐冷的面,转身回了自己房间,找出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放在了梳妆台上。

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离开。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