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失败!我怀上首富两个继承人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相思一顾 主角: 许初愿 薄宴洲
46.88万字 15.2万次阅读 2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9章 炙热的身躯,蓬勃的欲念 2024-05-18 08:21: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29.47
    累计字数
  • 68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9章
简介

许初愿矜矜业业当了两年薄太太,却只换来男人一句,“我的妻子,是谁都行。” 她死了心,签下一纸离婚协议。 六年后,她携两只萌崽,开挂回归。逆天的医术、专业考古学者、珠宝鉴定师……还是首富家的千金,多重马甲身份,惊爆人眼球。 当年,与许初愿断绝关系的养父母,“她不过是我们家,弃之不要的孤儿!” 白莲花女渣,“许初愿冒充首富女儿,是个撒谎精!” 谁知,首富亲自露面打脸,“初宝的确是我女儿,现当众征婚,欢迎优秀的青年才俊,前来提亲。” 后来,在许初愿即将嫁别人时,薄宴洲红着眼,前来抢婚,“初宝,我的妻子,只能是你,谁都不行。”

第1章 你身体不行了吗

“出差两个月回来,就要一回,你身体出问题了?”

清晨,刚结束一场酣畅淋漓的缠绵,许初愿像小死过一回。

她香汗淋漓,浑身酸软无力,呼吸都喘不匀,却抱着男人精瘦的腰身,询问道。

男人正准备下床,打算去浴室冲澡。

听到这话,不由停住动作,掐住她下巴,嗓音低沉又暗哑,道:“怎么?没满足你?”

“自然,胃口被你养刁了!不过,若是真不行,咱们尽早去医院预约治疗,别讳疾忌医……”

许初愿话没说完,男人就含怒地吻了下来。

薄宴洲素来不懂克制,又被如此挑衅,这一次的侵占,自然来得又急又凶。

“许初愿,你要付出代价!”

许初愿极力配合!

她知道,面前的男人,喜欢热情的。

尽管他不爱自己,却在情事上,给人一种他是深爱自己的错觉!

不过,许初愿不在意。

嫁给薄宴洲已经两年,她愿意花更多时间,去捂热他的心。

她梦想着,能和他共同生儿育女!

想到这,许初愿双手攀附上他宽阔的肩,娇软的身躯,宛如海中的一叶扁舟,摇摇欲坠……

一切落幕,已经是下午四点。

薄宴洲身体力行地告诉许初愿,他身体没任何毛病,甚至还好得很!!!

他洗漱完,如往常一样,穿上衬衫、西裤。

他身材颀长,简单的衣物,完美地勾勒出宽肩窄腰,和一双大长腿,相貌更是俊美,五官完全是造物主偏爱的得意之作。

一双凤目,眼尾微微上挑,深邃又含情般的,身上气质,更是矜贵无双。

这会儿,男人正慢条斯理地扣着衬衣扣子,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

薄宴洲听到后,空出一只手去接。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他神色诧异。

几秒后,挂断电话,男人一双深邃的眸子,直勾勾盯着许初愿看。

许初愿累得几乎昏睡过去,强撑着最后的意识,询问道:“怎么了吗?谁的电话?“

薄宴洲声音浅淡道:“我妈,她说,你是许家的假千金?你和许元立,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真千金也认回来了?”

许初愿心头倏然一紧,瞬间清醒过来。

一个月前,她父亲因为身体不适,去医院做体检,进而发现了血型,与她不匹配的事故。

当时,许家第一时间,进行了全网寻亲,并在半个月前,认回了真正的亲生女儿——许凌薇!

认亲那晚,许家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欢迎派对,许凌薇意外跌入泳池,当场指认,是她干的。

许家震怒,无数人对她唾骂,说她是‘杀人未遂’的凶手。

她这假千金,顺理成章,被驱逐出门!

薄宴洲出差两个月,对此事倒是不知情。

许初愿原本打算找机会和他说,却没料到,婆婆宋韵率先说起了。

许初愿点头,下意识揪紧了床单,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妈说什么了吗?”

薄宴洲语气极其平静,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道:“她的意思是,这桩婚姻,本是薄家和许家订的,既然真千金回来了,那这婚约,就该物归原主。”

言下之意,是要她把婚姻,还给许凌薇!

许初愿脸色有些难看。

假千金这个身份,是谁都没料到的事!

她和薄宴洲,已经结婚两年,是早就无法更改的事实。

这是说还就能还的吗?

不过,比起婆婆宋韵的态度,许初愿更在意薄宴洲的态度。

“你呢?怎么想的?”

许初愿紧了紧手指,期盼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自认为,婚后两年,自己应该算个完美的全职太太。

他的饮食起居,几乎都是她亲力亲为!

自己对他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

她想着,薄宴洲就算还不爱自己,至少也该有一点喜欢。

可男人接下来的回答,却像一盆兜头而下的冰水,浇得她冰寒彻骨。

“没怎么想,一桩婚约罢了,无论是谁,对我来说,都影响不大……我晚上的飞机,要去邻市出差几天,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许初愿反应,就拎着西装外套出去了。

砰——

门被轻轻关上的瞬间,许初愿感觉到了一股窒息。

同时,心脏像被人狠狠捅了一刀,疼得无法呼吸。

她满脑子,都回荡着男人最后那句话。

无论是谁……都可以吗?

也是。

婚姻于薄宴洲来说,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附属品。

一切,不过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直到这一刻,许初愿才看清,那男人有多冷心冷情。

他的心,大概是她穷尽一生都化不开的!

薄宴洲离开一小时后,婆婆宋韵便上门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

她将文件甩过去,辱骂道:“结婚两年,一个蛋都下不出来就算了,还是个假千金!我早就说过,你这女人没富贵相,还真被我说对了!如今身份不详,还杀人未遂……如此蛇蝎心肠,怎么配得上阿宴?赶紧把字签了,滚出薄家!”

许初愿情绪本就低落,这会儿,被离婚协议砸了一脸,更是失语了一般。

片刻,她才找回声音,问,“这是他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宋韵理直气壮回答,“是我的意思,也是他的意思!你这种人,怎配入我薄家的门?等你们离婚,下个月,阿宴就会把凌薇娶进门,她才是我们薄家的儿媳妇!”

许初愿心脏刺痛。

他就那么迫不及待吗?

人都还没上飞机,就送来了离婚协议。

她忍着眼眶的酸涩,翻开文件。

当瞧见协议上写着她‘净身出户’,更觉得刺目。

这年头,当个保姆都有工资。

在薄家当了两年薄太太,竟是落得一毛钱都得不到的下场!

许初愿觉得可笑。

宋韵像是怕许初愿提条件,出言讽刺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要不是身份搞错了,你能当两年衣食无忧的少奶奶吗?我告诉你,你就知足吧,可别妄想得到什么!赶紧把字签了,也省得我让人动手……”

许初愿喉咙像被什么哽住,终是没再坚持什么,抬手把文件给签了。

她本以为,宋韵终于可以满足。

谁知对方还没完,继续咄咄逼人道:“对了,你跟阿宴结婚的戒指,立刻还回来!那可是非洲蓝钻石,请名家专门定制,价值几千万,你配不上!包括成套的项链,也得全部归还!”

许初愿冷着脸,回应道:“在保险柜里,我没戴过。”

除了结婚那天,她平时碰都没碰过。

宋韵刻薄至极,“算你识趣!反正我们薄家的东西,你一样都别想带走!”

许初愿看了后,不免觉得恶心,“放心好了,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带。”

人也好,物也好,本就从未拥有过。

宋韵终于满足了,很快让人去将许初愿的行李打包好,随后,就将人赶出了薄家。

……

一周后,京都高速公路上。

一列豪华的宾利车队,正急速往海城方向疾驰。

车上,一名气质尊贵的年轻男子,正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找到妹妹的下落了,我已经在去接妹妹的路上,你们不用来!”

“开什么玩笑?宝贝妹妹丢失了二十年,好不容易查到下落,当然是我去!我已经调用了十几架直升飞机,咱们的宝贝妹妹,当然要用最高规格的接待方式,接回家!”

“初宝是咱们霍家唯一的女娃,全家都盼着,十几架哪里够?再调多一些,排成阵型,才够诚意!”

三人正争论不休时,一道雄浑的中年嗓音传来,“都给我滚犊子!初宝是我宝贝女儿,有你们几个臭小子什么事儿?都不许去!我和你妈妈,要亲自去!!!”

其余人,“不管,谁先到就谁接!这事儿,亲父子也没情面可讲……”

“……”

……

六年后,海城第一医院。

许初愿刚结束一场长达六小时的手术,刚出来,就收到远在京都的宝贝女儿——眠眠的消息轰炸。

“妈咪,今天有好几人,上门提亲,说要当我后爹!外公气得直接放狗,把人撵了出去,舅舅问他们哪来的勇气,阎王爷给的吗!那场面可好玩了!”

“那些叔叔真是没自知之明,我的妈咪是世上最好、最漂亮的妈咪,当然要找个最帅的才行。”

“妈咪你放心,那些烂桃花,我一定都帮你狠狠掐断,不会让他们打扰到你哒……”

许初愿看到后,一顿失笑,都能想象,家中是怎样的鸡飞狗跳!

她一边笑一边回,“那就多谢宝贝了!”

随后,收起手机,准备回休息室。

不料途经护士站,听到一阵议论声。

“听说这小家伙,是来给他爹地寻医的,若是谁能治好,就能当他后妈……这可是顶级豪门家的小太子啊!”

“啊?那不得找个医术最好的?秦红姐就挺符合的吧?而且还年轻、貌美!”

“……”

许初愿原本对八卦,没什么兴趣。

奈何,前脚刚有人,要当女儿的后爹。

这后脚,就听到有人,要找后妈!

出于好奇心,她驻足看了一眼!

很快,她就看到人群中央,一个被包围的小奶娃。

那小娃娃,看着四五岁的模样,五官生得极其精致,奶呼呼的小脸,嫩得能掐出水,唇红齿白的模样,特别软萌和讨喜。

这会儿,他正坐在椅子上,晃悠着两条小短腿,一双乌黑的眸子,正环顾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