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番外

书名:
南园向北哲
作者:
颈椎牵引
本章字数:
3685
更新时间:
2022-02-07 17:00:0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风月难逃

容烟是天生的狐狸精,使尽手段只为将顾行这朵高岭之花拉下神坛。 他维系多年的清心寡欲终究被容烟撕裂,动情之时,她却决然抽身。 顾行眼尾泛红,抓住她的手:惹了我,想一走了之? 都说风月无边,回头是岸。 直到后来顾行才发现,自己早就溺毙在了她的万种风情中。
已完结,累计73万字 | 最近更新:第249章结局

第1章 不怕我缠上你?

书名:
风月难逃
作者:
西洲
本章字数:
3105

再次见到顾行,容烟瞬间来了精神。

修长的身姿,完美的五官线条,西装笔挺得没有一丝褶皱。

连衬衫的铂金袖扣都散发着冷冽的光芒。

这个男人不光养眼,还带着几分不食人间风月的高冷。

容烟舔了下红唇,把本就宽松的一字领往下拉了近乎十厘米。

“顾律师。”

她嗓音柔腻,尾音拖得很长,像只春夜里寂寞的猫儿。

顾行好像没听到,依旧埋头在一堆文件中忙碌。

傍晚的夕阳透过窗子折射到顾行身上,把他衬托得越发清贵。

容烟心痒难耐。

似乎,还没有哪个男人能经得住她的撩人大法呢。

和顾行见过两次面,撩了两次,但顾行严防死守,都把她给整Emo了——

事不过三!

这朵高岭之花,她摘定了!

容烟扭着不盈一握的小腰走向办公桌前的男人。

“都到下班的点儿了,顾律师还这么忙呀?”

顾行闻言蹙眉,看向容烟。

容烟朝他又近一步,用水潋潋的眼眸凝视住他,“顾律师,我是特地来为你送资料的。”

“容小姐,前天我就在电话中说过,‘容氏’侵权案的资料交给我助理就行。”顾行正襟危坐,颇具磁性的嗓音很是清冷。

似乎,还带着些嫌弃。

“可是我如果不来,怎么能见到顾律师呀!”容烟说着把手中的文件夹放到顾行眼皮底下,手指还“不小心”碰了下顾行的手掌。

这个时候换做寻常男人,肯定会猴急地握住容烟的手。

可顾行依旧面无波澜,直接下了逐客令:“资料送到,容小姐可以走了。”

容烟不恼,反而咯咯一笑,一只手大胆落在顾行深蓝色格纹领带上。

“顾律师这条领带好好看呀,是DG的秋季新品吗?”

容烟故意歪了下脑袋,把一缕发梢蹭到顾行一截裸露的手臂上。

一下,又一下。

轻轻地,像只摄魂的钩子。

容烟眉眼长得像只狐狸精,今天又穿了件黑色修身低胸裙,越发显得她冰肌玉骨,我见犹怜。

从顾行的角度,恰好能把她胸前的大好河山一览无余。

几秒钟之后,容烟清楚感觉到顾行的呼吸有些紊乱。

高岭之花颤颤欲坠了?!

容烟打了鸡血般兴奋,那只手渐渐往上,落在顾行凸起的喉结上。

只摸了一下下,顾行眸色骤深,忽然把她扯在怀中。

“想怎么玩?”顾行沉冽的声线格外勾人。

“当然是怎么高兴怎么玩!”容烟双手攀住他脖颈,深紫色的眼线深挑,风情万种。

顾行的目光紧紧锁定怀中的软玉温香,深笑,“容小姐真是主动。”

“顾律师喜欢主动的,还是忸怩作态的?”容烟眼波流转,坏坏地问。

顾行眸底闪过一丝玩味儿,食指轻轻拂过容烟的唇瓣。

容烟就势在他食指上咬了下。

不轻不重,像猫儿的爪子,却不偏不倚挠在顾行的心尖上。

容烟在默默倒计时。

不出三秒,顾行会给她一个缠绵的吻。

然后水到渠成,把他睡服!

但,顾行脸上的笑容瞬间敛起,并把容烟推开。

容烟还没反应过来,门口传来敲门声。

“阿行,你在里面吗?”

这个乖巧甜腻的声音对容烟来说无比熟悉。

“阿行,我可以进去吗?”白玖凝的嗓音温柔得让人昏昏欲睡。

顾行刚生出的欲念早已散尽,抬脚去开门。

容烟抢先一步把一张房卡塞进他西装口袋,笑嘻嘻地说:“律师哥哥,晚上约一次吧?”

顾行反手扣住容烟手腕,温热的呼吸落在她耳边,“就不怕我缠上你,嗯?”

“不怕。”容烟说着踮起脚尖朝顾行脸颊亲去。

这时,门被从外面推开。

这一幕,恰好被白玖凝看到。

容烟还没转身,就感觉到有束怨毒的目光在戳自己的脊梁骨。

这正是容烟最想看到的。

她故意捏了捏顾行的脸,巧笑嫣然:“顾律师,晚上八点我等你哦。”

换做任何一个女人这样不知天高地厚,顾行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

但容烟这么做,他竟然有些莫名的期待。

他眉峰微蹙,摸了下被容烟亲过的脸颊。

手指上立马沾染上一片嫣红。

那抹红魅得一如口红的主人,张扬,绚丽,却又勾魂摄魄。

一直沉默的白玖凝气得脸色煞白,“烟姐姐,你和阿行在做什么?”

容烟瞄了眼门口“楚楚可怜”的小白莲,冷笑,“如果脑子不够用,就用脚指头想一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做什么。”

此时,不怎么抽烟的顾行竟拿起一支烟咬住。

白玖凝脸皮涨得通红,但名门淑女的气质依旧拿捏得十分到位,“烟姐姐应该知道,下个月我就要和阿行订婚了——”

“下个月订婚,现在不是还没订么?”容烟红唇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别说订婚,就是结了婚还有出轨离婚的呢。”

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妹,如果和她真刀真枪地斗,容烟还会高看她两眼,偏偏她最爱在背后捅刀子。

容烟对她是说不出的厌恶。

白玖凝双手紧握,手背上青筋暴起。

容烟感觉把白玖凝气得不轻,拿起小包包走人。

她一六六的身高,曲线玲珑有致,筷子腿白到发光,走起路来摇曳生情,光是一个背影就令男人血脉喷张。

顾行也是男人,看得自然是喉头一紧。

“阿行。”白玖凝连喊两次,顾行才回过神来,轻轻“嗯”了声。

“今天我爸过生日,一起去家里吃顿饭吧?”白玖凝娇滴滴地问。

顾行坐回原来的位子,手在容烟留下唇印的脸颊上抚摸,“去不了,晚上要加班。”

“可我已经跟爸妈说了你要去,家里特意准备了很多你爱吃的菜。今晚还是我家的家庭聚会,下个月我们就要订婚,你不去说不过去啊!”

白玖凝说着去扯顾行的手,不料顾行提前避开。

顾行眸色幽深,反复斟酌着“家庭聚会”,顿了顿吐出几个字儿:“那就去吧。”

“阿行,你真好!”白玖凝说不出的欢喜。

容烟尽管有一百个不情愿,从顾行的律所出来,还是回了那个所谓的家。

今天是容天德五十六还是五十八岁生日,她记不太清了,回来只是应个景。

但该有的礼数也要有,她为容天德买了一套紫砂茶具。

四千多块,不算上乘,但已经花掉她一个月的薪水。

她是卡着饭点进门的,白美丽这个继母对她依旧不冷不热,倒是白玖凝嘘寒问暖,姐姐长姐姐短地喊个不停。

如果不是在客厅看到顾行,她还真以为白玖凝转性了呢!

白玖凝这朵小白莲的演技是越发如火纯青了!

顾行和容天德下围棋,白美丽站在一旁观棋,白玖凝端着盘水果递给他们每人一块,四人有说有笑。

呵呵,还真是长辈慈爱,晚辈孝顺,其乐融融。

尽管容烟早就做好了被忽视的准备,但心底还是生出一股悲凉。

容烟站得腿都酸了,白美丽才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问了句,“容烟,今天你爸生日,买了什么礼物啊?”

“自己看!”容烟把礼盒放茶几上,红唇轻启,“什么时候开饭,我八点还约了朋友。”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她故意看向顾行。

她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期待。

顾行垂首盯着棋盘,看都没看容烟一眼。

容烟的自信受到一万点暴击。

白玖凝笑着朝容烟走来,“我来替爸爸拆礼物吧,看看烟姐姐给爸送了什么好东西。”

容烟径直坐下,翘起二郎腿娴熟地点了支烟。

“是套茶具呀,看着质感挺粗糙,也不知道有没有质检报告。烟姐姐,这是拼夕夕上一百九十九包邮的吗?”白玖凝嗓音温柔悦耳,却恶意满满。

“白玖凝你什么眼神啊,什么一百九十九,明明九十九包邮还送两包厕纸呢。”容烟嘴上不饶人,慢悠悠吐出几个白色烟圈儿。

其实白玖凝从茶具的标牌猜到价格肯定在两千以上。

她想激怒容烟挑起口水战,再把白美丽和容天德拉进战局,让他们联手把容烟撵走。

但白玖凝没想到容烟非但没怒,还破罐子破摔,把她怼得不知道如何往下接话。

客厅内瞬间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顾行眼睛的余光朝容烟瞄过来,就再也移不开了。

容烟巴掌大的小脸唇红齿白,有股难以言说的媚。

微卷的长发在腰间晃动,说不出的勾人。

偏偏她翘着二郎腿,手指轻扬吐着烟圈儿,那优哉游哉的动作好像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容天德重重落下一枚棋子,白美丽立马心领神会,扭着水桶腰走向容烟。

“你爸把你养大,好吃好喝供你念书,你如今都工作了,就不能给你爸买点像样的东西!”

容烟不想和白美丽母女吵架,又点支烟抽起来。

“年纪轻轻不学好!在外面抽烟喝酒就算了,在家里还让我们吸你的二手烟,你就不能向凝凝学一学。”白美丽看都没看就把那套茶具扔进垃圾桶。

容烟的心肝一阵猛颤!

四千块啊,这可是她一个月的薪水!

容烟掐灭手中烟,把茶具弯腰捡起装进包装盒,“你们不稀罕,我还要留着给旺财放狗粮呢。”

旺财是容烟养的一只黑色泰迪。

容天德再也绷不住了,拿起一枚围棋子朝容烟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