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许&仁野 7.9
作者: 鱼不语 主角: 何许 仁野
22.3万字 0.1万次阅读 4.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0章 情侣戒婚戒一起戴 2023-06-27 10:29:5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1318.0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0章
简介

何许第一次见仁野,忍不住见色起意; 第二次再见,她强忍住歹意; 第三次再见,她说:“我好中意你。” 第四次,第五次…… 热情似火灰背景大小姐VS口嫌体正直街头大混混

第1章 热闹

陈乃昔在侍应生的引领下,一路穿过餐厅中央,很快她就看到落地窗边的一抹乍眼背影,准确来讲,连后背都看不到,因为对方披着长及腰部的大卷发,乍眼的浅金色,浅到发白。

对方正侧头看着窗外,陈乃昔收起呼吸,蹑手蹑脚的来到此人身后,猛地抓住对方肩膀,俯身,“呀!”

预料中的惊吓声没有传来,反倒是淡定的女声响起:“你看不见玻璃上的自己吗?”

陈乃昔掩耳盗铃:“我以为你没看见…”

何许仍旧侧头看着窗外,陈乃昔终于后知后觉的把目光投过去,“看什么呢。”

她们所在的餐厅在大楼四层,一街之隔的对面就是成排的六七层高自建搂,居高临下,正好可以看到对面街头混乱的一面,约莫二十来人,有人穿着T恤,有人穿着背心,一水儿的男人,他们互相挥拳,厮打,目中无人,旁若无人。

陈乃昔略略看了两眼,见怪不怪的绕到何许对面坐下,“这边老有打架的,我过来三次就能碰见一次,这还不算大场面。”

何许的目光落在对面混乱人群中的一人身上,隔着一段距离,她看不清脸,但是可以看到对方身高腿长,打起仗来行云流水,仿佛旁人的狼狈,只是为了衬托他的熟练。

要打多少次架,才能练就这一身‘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本领,何许看得津津有味,陈乃昔不满:“欸欸,有那么好看吗?你能不能正眼看看我?”

楼下两拨人打架,显然一拨占上风,另一拨往巷子里钻,何许盯着的身影也很快消失在视线里,她随意的转过头,无情的说:“你有什么好看的。”

陈乃昔气结,“我们两年多快三年没见了!为了赶紧来见你,我出家门差点把脚给崴了,还问我有什么好看的,说这话你是不是人啊。”

何许瞥了眼面前妆发全套的精致女人,一眨不眨的回:“地方你挑的,我从法国过来,都比你从家里赶过来快,你好意思问我是不是人?”

陈乃昔挣扎:“谁知道你飞机一点都不晚点啊,我之前坐,十次有八次晚。”

何许戳穿:“外面三十多度,不知道你化妆干嘛。”

“吼,只许你一个人好看,我就得在身边给你当绿叶呗?”

何许:“绿叶刷红漆就是花了?”

陈乃昔露出心梗表情,但是无从怼起,毕竟对面‘毒妇’有这个资本,何许妈妈是D国F国混血,她完美继承了高质量人类该有的基因,巴掌脸,野生眉,眼窝深邃,鼻梁挺|翘,嘴唇饱满,骨架又是亚洲人的窄瘦小巧,整个人往这一坐,一比一的BJD人偶,前提是别张嘴。

侍应生拿着点餐簿走过来,恰好赶上楼下又窜出一小帮人打架,何许侧过头看,侍应生尴尬道:“二位需要的话,可以调到里面的位子。”

陈乃昔见何许看得津津有味,接过点餐簿说:“不用,她好久没见世面了。”

侍应生淡笑:“之前有客人来吃饭,看到楼下打架,投诉我们餐厅用餐环境不好。”

陈乃昔:“见仁见智吧。”她随口一说,而后问何许:“喝什么酒?”

何许仍侧头望着窗外:“不喝。”

陈乃昔惊讶:“戒酒了?”

何许:“回来路上喝了两瓶。”

陈乃昔猝不及防,笑了一声。

主菜摆在两人面前,何许低头切了块牛肉放进嘴里,陈乃昔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问:“怎么样?”

何许:“我从法国回来,你请我吃西餐。”

陈乃昔:“就问你现在还想不想掀桌子?”

何许:“你等下感谢厨师对你的救命之恩。”

陈乃昔闻言松了口气:“不好吃的地方我会带你来?不好吃老板也不会自信到 敢把店从市中心搬到这里来,以前窗外就是小蛮腰,现在窗外全是小混混。”

两人眼下所在的位置是城中村改造后建的一个商业楼,跟CBD区的肯定不能比,总共也才三十来层,但在整个层高不超过八层的城中村里,显然是一处新兴地标。

何许随口问:“街对面什么时候动?”

陈乃昔边切牛排边道:“你现在坐得位置都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才动,城中村改造一直都是重中之重,你没听过机器一响黄金万两嘛,我爸说市里动不起,一直在找有实力的企业和集团一起动,项目一开就是几百亿起跳的投资,谁都想分杯羹,但也要看有没有这么大的胃口。”

何许重回岄州也才一两个小时,她不心系天下,也没本事帮政府排忧解难,只是楼下刚刚那帮打架的人,看起来也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跟她们差不多大,大家一街之隔,同一个空间,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中间像是隔了层看得见却冲不破的透明屏障。

饭还没吃完的时候,陈乃昔就说:“等下我带你去消消暑。”

何许一看她眉飞色舞的样子,就知道不是简单的消暑,买单,两人没从商场正门出,走后门,出去往前几十米,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临街的大排档,小超市,十元理发店,成人用品屋。

一身名牌的陈乃昔和穿着背心牛仔短裤的何许,不能说格格不入,只能说两枝独秀,两人一路被人瞄,直到站在一家店门口,十几个平方的店面,内外最少站了三四十人,大家或拿着一次性的饮品杯,或端着碗,何许慢半拍才瞥见被人挡住的招牌,夏记糖水。

陈乃昔拉着何许往里挤,周围都是年轻女孩,大家看到何许都是同一种表情,装作不经意的从头打量到脚,最后又回到脸上,心说这张脸,到底是真混血还是整的像。

好不容易挤到最前排,陈乃昔对着柜台里的人喊:“婆婆,两碗清补凉。”

“好,靓女自己找位子坐。”

陈乃昔扫码付钱,何许从老人手里接过一碗,“谢谢婆婆。”

老人看了她一眼,笑容明显更大一些:“不客气靓女,你们自己找下位子。”

位子肯定是找不到的,小店里能坐的地方都被人坐满了,大多数人都是买了站在店门口,何许和陈乃昔端着碗出来,前者要走,陈乃昔拉着她找了处旮旯站着,何许吃了一口,低声道:“是蛮好吃,但也不至于这么多人买完还流连忘返,说吧,热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