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被最猛硬汉掐腰宠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妙妙如云 主角: 孟椿 顾长安
102.02万字 1.8万次阅读 16.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91章 赵同志也回去了? 2024-02-29 15:29: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3.05
    累计字数
  • 34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91章
简介

【硬汉+年代+虐渣+甜宠+创业致富】 孟椿死后才知道她被养母掉了包,小妹替代她成了科研大佬的亲闺女,而她被养母陷害背上小三骂名,卖给家暴男折磨致死。 一朝重生,她怒揭养母一家真面目,战斗力爆表。 小妹用她名字当小三想栽她头上? 让你哭着喊救命! 大哥想抢她工作? 门都没有! 养母还想设计她和前世家暴男上床? 她反手就让养母亲闺女和家暴男被捉奸在床! 什么?背后还有不知名的大boss想害死她?不怕! 她一手撕极品一手搞事业,顺带还撩了个十项全能的硬汉大佬。 日子不要过的太美呦! 不过…大佬竟是前世早早牺牲的大英雄!? 孟椿遗憾表示:只撩不负责成不? 大佬咬紧腮帮,眼神委屈:“孟同志,你把我身子都看光了,你说呢?” 孟椿:“!!!“

第1章 真假小三

“砰砰砰——”

“你个爬别人家男人床的浪蹄子!你怎么不去死!你给我开门!”

尖锐嘈杂的声音让孟椿恍惚地睁开眼,一脚踩空摔到了地上。

痛!

她死后变成一缕幽魂飘在这世间,她竟然能感觉到痛了!?

孟椿费劲地扶着身旁的柜子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向老式洗脸盆架上的镜子,这明明是她十八九岁的样子,她这是重生了?!

门被敲得砰砰作响,尖酸刻薄的声音还在继续,直直的透过门传进来。

“孟椿你个死贱人!你不得好死,敢钻我男人被窝,我今天撕烂你的皮,你个骚狐狸精!”

孟椿听见这句话瞬间如遭雷劈,她永远不会忘记这天,她被污蔑成了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死后她才知道真正的小三是她妹妹孟二妮,孟二妮舍不得渣男给的好处,一开始就打着她的名号跟那个渣男纠缠不清。

前世她的养母和妹妹孟二妮却当着所有人,亲口证明她作风不正是个荡妇,直接让她背下了黑锅,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

更是为了五百块钱彩礼,将她卖给了家暴成瘾的曹新民,她怀孕后被这个畜生酒后打到流产,她的养母却污蔑她想跟野男人跑了,才故意不要这个孩子,害她被愤怒的曹新民活生生打死!

没想到死后她却成了幽魂飘在这世间,眼睁睁看着她亲爹妈来找她时,是孟二妮拿着信物替代她过上了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她根本不是养母口中捡来的!她以为一切都是命,但却是她们一步步将她推入深渊。

她做梦都想将他们挫骨扬灰!

没想到老天待她不薄,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既然能重活一世,她一定要复仇!

孟椿三步并作两步冲向门口,唰地拉开被踢得摇摇欲坠的门。

满脸愤怒的女人瞬间张牙舞爪地要扑上来揪住她的头发,孟椿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胳膊,两只手像铁钳子一样紧紧地箍住她。

孟椿到死都忘不了这个人,李美华!

李美华看清了孟椿的脸,瞬间面色更加狰狞扭曲,眼睛瞪得要吃人似的,声音尖细刺耳,“你个荡妇,你偷人敢偷到我家来了,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我要你死!”

孟椿狠狠的甩开李美华,“你说话要讲证据!我根本不认识你家男人,钻你男人被窝的另有其人,自己愚蠢的被当枪使了都不知道!”

李美华脸上的肥肉都气得发抖,眼里布满红血丝,狠毒地瞪着孟椿。“我恨不得剥你的皮喝你的血,你还敢问我要证据!我亲口从我男人嘴里问出来就是叫孟椿!”

她恨恨地翻着衣服布袋,拿出金耳环扔到了孟椿脸上。

“证据!我让你看证据!我让你这院里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个婊子!荡妇!这就是我今早把你捉奸在床亲手从你耳朵上拽下来的,你以为你当时披着头发捂脸跑了,我没看清你脸就找不到你了?”

孟椿紧紧攥着这个金耳环,前世她遇见这事不知所措,直接被扣了一口大锅,这个耳环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孟椿差点激动的流出了泪。

突然,一个带着绿色头巾的中年妇女猛地冲过来,狠狠甩了孟椿一巴掌,当即跳骂道:“不安分的狐狸精!都被人捉奸在床了还敢要证据,我就知道你是个不检点的,当初就不该养你,我们家从没出过这种荡妇,肯定是你本就带着这坏根!”

转头却对着恨不得杀人的李美华一脸陪笑,“大妹子,你打!你狠狠的给我打这个贱人,她是我捡来的跟我家没一点关系,打死都没事,这种勾搭男人的狐狸精就该被打死!

早知道她是这不要脸的贱种,我就先替你打死她,让她没机会勾搭你男人。”

孟椿脸火辣辣的疼,她盯着面前撺掇打她的养母郝红梅,恨意直冲脑门却强压下来,“勾搭男人的狐狸精就该被打死,娘你可记好你说的话,待会可不要舍不得下手!”

郝红梅脸上一愣,明显是被孟椿敢反驳她惊到了,顿时面色更加狠毒,“呵!舍不得?你想屁吃呢,我就见不得这种荡妇,见一个我打一个!”

孟椿含有深意地瞥了她一眼,直接举着耳环站在院中央让这一圈看热闹的人都瞧了个清楚,“大家都看清楚!耳环上有拽下来时沾的血,我的耳朵根本没有任何伤疤,最重要的是这个耳环我亲眼见孟二妮戴过。”

本来气势汹汹的李美华被这变故打得措手不及,整个人突然有些发懵,郝红梅更是猛然定住。

“哎呦!就是孟二妮的,前几天我还看见她搁这显摆呢。”

“就是这个,一模一样!不会孟二妮才是那个小三吧!”

院里看热闹的人瞬间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郝红梅恨恨瞪了眼孟椿,立马叉腰大叫,“你们胡咧咧什么?勾搭男人的就是她孟椿,不是俺家二妮儿,孟椿你个小贱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敢扯到二妮儿!”

郝红梅直接将屋里一声不吭的孟二妮使劲拽出来,有恃无恐的开口:“二妮儿,你说这耳环是不是前几天孟椿这贱人从你这偷走了!”

孟二妮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猛地见一个个全都盯着她,脸色变了又变,赶紧顺着郝红梅的话,“娘这耳环就是她偷的,我都找了好些天了。”

转头理直气壮朝着孟椿怒气冲冲地骂道:“孟椿你个臭婊子,我亲眼见你和男人勾搭不清,你偷我耳环戴着被人家亲手拽下来,还来陷害我!你咋不死呢。”

孟椿冷冷一笑,直接大方地露出自己的耳朵,“说谎话小心你遭报应,给我看清楚了!我根本就没有耳洞,怎么会被亲手拽下来,反倒是你。”

孟二妮本来得意的脸上瞬间僵硬,惊得眼睛都瞪大了,突然惊慌失措地捂上自己的耳朵就想往外跑。

孟椿直直地冲向孟二妮,发了狠似的揪住她的头发,耳垂结好血痂又被扯出了血,她狠狠地扯着让所有人都能清楚看见,“跑什么?瞧瞧你耳朵这血,这金耳环上的血迹就是你耳朵沾上的,钻男人被窝的人是你!不是我!”

孟二妮一下子被人揭穿,恨不得将孟椿千刀万剐,顿时气急败坏地捞起一旁的板凳砸向孟椿,“你个贱人,是你污蔑我,你死到临头了!”

“啪——”

孟椿反手夺过板凳,用尽全力一巴掌扇到了孟二妮的脸上,脸上满是恨意,她用力扯开孟二妮的衣领,隐隐约约的暧昧痕迹暴露出来。

她脸上带着嘲讽,“我污蔑你?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你身上这印子是什么。想把屎盆子扣我头上,门都没有!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还要说你钻男人被窝的心的?”

院子里瞬间炸开了锅,一个未婚姑娘干了啥不言而喻,看着孟二妮的眼神都变了,郝红梅更是惊住了,面色慌乱起来。

孟二妮脸上大骇,手忙脚乱地捂着脖子想掩盖。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