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太子妃 8.7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漫步云端 主角: 月千澜 君墨渊
341.11万字 1.3万次阅读 420.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76.5
    累计字数
  • 150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59章
简介

前世,她助他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被废后位,痛失爱子,失去家人,被砍掉一双腿。 一觉醒来,她回到了十五岁那年,冷情冷心,封锁了心门。 某太子:“我丢了东西,你把心门锁了,我怎么要回?” “……” “我的心,丢在了你身上……”

作品荣誉
第1章 废后

大越国,弘昌二年,帝都冷宫,废后月千澜生下一个四斤重的婴孩。

灯光摇曳下,满室的血腥气弥漫。

“陛下口谕,月氏诞下孽种,妖星降世,祸国害民,送神坛,赐死——”

房门吱呀一声,月千澜跌坐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新册封的宸妃月樱从嬷嬷手中接过襁褓里的孩子。

那哭声,一下下,狠狠地攥着月千澜的心。

月千澜顾不得一身血腥爬起身,踉跄着脚步,伸着枯瘦的双手,想要去抱一抱她的孩子。

“这是本宫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你还给本宫,他不是什么妖降世,你们不能杀死本宫的孩子……”

月樱眉眼一挑,一抹冷光划过眼底,她微微弯唇,嗤笑一声:“本宫?呵……大姐,恐怕您病得糊涂了吧,你怎么能忘了八个月前,皇上已经废了你这个皇后呢?”

“真是疯了,口口声声地喊着本宫,听着还真是刺耳得很。这一脚,是我替皇后娘娘教训大姐你言语无状,冒犯娘娘威仪的惩罚。”月樱冷笑一声,抬起脚狠狠地踹到了月千澜的心窝。

月千澜根本没有防备,瘦弱的身体,犹如破布袋被踹飞起,然后又狠狠地跌落在地。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月千澜趴在地上,一口鲜血吐出后,她的十指抠着泥土。

“皇后娘娘?月倾华吗?对啊,我被废了,所以他便扶持月倾华坐上了后位。”月千澜绝望而笑,满目疮痍。

多年的心意相通,共同扶持,全都是她的一场幻梦。

十年如一梦,她竟然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笑话,一个替月倾华挡风遮雨的盾牌罢了。

弘昌一年,新帝君冷颜登基。

新帝登基当日,身为靖王妃的月千澜,被册封为皇后。

也是在那一日,册立皇后之日,她的二妹月倾华,三妹月樱也一一入宫成为妃嫔。

三姐妹,共侍一夫,一个皇后,两位宠妃,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她的立后大典,竟然成为了一个笑话。

第二月,这位帝王便以通敌卖国的罪名,废除新后月千澜,扶持其二妹月倾华登上后位。

彼时,废后月千澜已怀皇嗣两月有余。

新帝顾念废后腹中骨肉,一道圣旨,将月千澜打入冷宫。

如今,那个高高在上的新帝,又要赐死她和他的孩子,满心的恨意袭来,月千澜的眸眼通红一片。

“这么多年,我为他做牛做马,他凭什么要这么对我?废除我的后位,赐死我的孩子,他怎么那么狠毒?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凭什么由你们后来居上,夺走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月樱眉头微挑,肆意而笑:“呵……就凭你蠢啊,蠢得犹如一头猪,活生生地将自己撞死了。哈哈……多么可笑,这么多年,被我们玩弄于鼓掌之中,你从来都只是皇上的一颗有利用价值的棋子罢了。如今你失去了最后一丝价值,你的死期也该到了。”

月千澜的心,疼得撕心裂肺,她是蠢啊,蠢到害了所有在乎她的人,蠢到丢掉了自己的命。

哈哈……她仰头望着满是蜘蛛网的房顶,眼角的泪水滑出眼角,跌落脚下的尘埃。

“大姐,你蠢真的不要紧,可怜了这个刚出生便要下黄泉的孩子啊。今生,他命不好,投胎成你的孩子……”

月樱满面嘲讽,望着陷入癫狂疯魔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哇哇……”襁褓里的孩子收到惊吓,顿时哇哇大哭。

那哭声,顿时牵系住了月千澜的心,她的一颗心被蹂躏,都快要碎了。

她动了身体,挣扎着,伸手便要去抱孩子:“孩子给我,你不要伤害他,他是无辜的……你放了他……”

“这个孽种,皇上已经做了处决,想要救他,你简直痴人说梦?月千澜,我的大姐,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今日?”月樱缓缓地蹲下身,眸眼冷漠地凝着月千澜,微眯冷眸,嗤然笑问。

月千澜的身子颤栗不止,她脸色惨白,凄厉吼叫一声:“不……这是皇上的孩子,他不可能杀死自己的亲生骨血啊。虎毒还不食子呢,他怎么能这么做?我不信……”

月樱嘲弄一笑,月千澜越痛苦,她便觉得越痛快。

“呵,不相信啊……想要知道真相啊,去碧落黄泉去找吧。”

月樱讥讽一笑,再不看她一眼,抱着襁褓里的婴孩,转身就走。

“不……你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月樱,你别走……”

月千澜咬牙爬起来,想要朝月樱的身影扑去。

岂知,门外窜进来一些带刀侍卫。

月樱站在侍卫的包围圈里,冷眼凝着月千澜,冷着脸色,一字一顿地冷声道:“给本宫废了她……”

月千澜还未反应过来,便看见一束冷冽的刀光在眼前一晃。

昏厥的那一刻,她犹如一个濒临绝境的兽,歇斯底里地怒吼:“不要杀了我的孩子,我要见君冷颜,我要见月倾华……”

……

新帝下了圣旨,处以月千澜腰斩之刑。

酷刑之惨厉,闻所未闻。

百姓人人道,大越国新帝恨毒了这位废后。

月千澜蜷缩在潮湿的稻草中,身上的痛早已变得麻木,昔日的金枝玉叶,今日沦落卑贱如草的阶下囚。

寒冬腊月,天气严寒,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滚烫如火烧。

吱呀一声,突然牢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月千澜抬头,看向来人,却看见了一张模糊却俊美不凡的脸,她立即便认出,来人是曾经待她温柔呵护的夫君,如今的皇帝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