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谋不轨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扬了你奶瓶 主角: 顾玉 君泽
137.47万字 4.6万次阅读 1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53章 鸿门宴 2022-12-09 23:22: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37.47
    累计字数
  • 29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53章
简介

为了撑起镇国公府门楣,顾玉女扮男装,进入朝堂。 辛苦是辛苦了点儿,好在装得像,倒也安稳。 直到她遇到她命中注定的扫把星——逍遥王君泽,从此开启了无限倒霉之路。 有日,众人推开门,看到纨绔不羁的逍遥王把光风霁月的顾世子压在床上亲。 “世风日下!” “卑鄙无耻!” “丧尽天良!” 逍遥王为证清白,指着青天白日发誓:“本王就是喜欢一条狗,也不会喜欢顾玉那个娘娘腔。” 后来,“顾玉,你身边还缺狗吗?舔狗那种。 再后来,喝得醉意醺醺的顾玉把新帝压在身下: “以前我不让你亲,你偏要亲,现在我让你亲,你敢不亲。” 君泽喉结滚动,声音沙哑道:“朕,不敢。”

作品荣誉
第1章 别碰我

从马车上摔下来那一刻,顾玉脑海里只有四个字:流年不利。

料峭的春雨打湿了顾玉的衣服,她躺在一滩泥水里,五脏六腑犹如烈火灼烧,头晕得让她想要昏死过去。

可左胳膊传来的剧痛,又让她在昏死和清醒之间挣扎着。

她能感觉到,她的左胳膊是被撞骨折了。

面前出现一双镶绣银丝云纹的靴子,顾玉抬头看去,眼前之人一袭玄色长袍,领口一圈赤狐毛被春雨打湿,整个人透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顾玉认出这是逍遥王君泽,备受圣上宠信的外甥,一向毒舌霸道,在京都几乎是横着走。

也是她这种落魄世家子弟绝对惹不起的人物。

君泽皱着一双剑眉,居高临下看着她骂道:“顾世子若想找死,城东的金带河,长平街刚凿的八角水井,就连你身后那棵歪脖树都是好去处,何必来这官道上碰瓷儿?”

顾玉疼得脸色发白,蜷缩在地,艰难道:“王爷恕罪。”

看着顾玉要死不活的样子,君泽皱起眉头,道:“听闻镇国公曾刮骨疗伤也不吭一声,你身为他儿子,怎么就摔了一下,就趴在地上起不来?说你碰瓷儿,还真打算碰瓷儿吗?”

顾玉在心里苦笑。

第一,她不仅摔伤,还中了毒。

第二,她并非镇国公的儿子,而是女扮男装的女儿。

可这理由,她都不能明说。

顾玉不愿堕了镇国公的名声,便道:“是我给先父丢脸了。”

君泽见她能喘气儿,就是在地上起不来,便嫌弃道:“毫无尔父威严之风。”

可正当他要甩袖子走人,却看到顾玉嘴角溢出一抹血来,整张脸憋得青紫。

顾玉知道,她这是毒发了,现在胸口像是堵了棉花,怎么也呼吸不过来。

君泽看出她的不适,还当是他把人撞出了什么内伤,便蹲下身去,查看她的情况。

瞧顾玉的样子,似乎伤得不轻,君泽按捺下心里的着急,开始给她看伤。

他是武将,在军中遇见伤员是常事,有几个穴道可以止内脏溢血,他便摸索着顾玉的胸口,就要点下去。

顾玉还有几分理智尚存,感觉到君泽在摸她的上身,当即脑子像是要炸裂开来。

她为了保住镇国公府的爵位,女扮男装这么多年,不能在此功亏一篑。

顾玉忍着浑身的痛意按住他的手,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三个字:“别碰我。”

君泽因为急着进宫,却被顾玉耽搁在这里,心里不耐烦到了极点。

又因为她的不配合,君泽张口就骂道:“谁稀罕碰你!”

可他手下依然不停,还嘀咕着顾玉一个大男人,怎么胸口像是裹了什么硬布,奇奇怪怪的,让他无从下手点穴。

只听“刺啦——”一声。

君泽居然直接撕开了顾玉最外层的青衫。

顾玉暗道不好,绝望之中,使出全身力气,挥起右手,朝着君泽的脸就是一拳。

君泽猝不及防挨了一拳,一双多情的桃花眼里瞬间泛起隐怒。

他放下要事,一心想着救顾玉,万万没想到这孙子非但不领情,还给了他一拳。

君泽磨着自己的后槽牙,真是笑话,满京都除了他娘,谁敢打他,还是朝脸上打。

君泽当即揪起她的衣领,咬牙切齿道:“本王看你是嫌命长!”

京都的这场春雨还夹杂着残冬的冷,想到这位主儿往日的霸道行径,顾玉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君泽身为圣上的外甥,颇得圣上宠信。

此人喜怒无常,捉摸不透,打过丞相的儿子,骂过尚书的女儿,也提枪上过战场,去南蛮闯过毒瘴。

在京都横行霸道多年,是出了名的不好惹,除了御史台那帮头铁不怕死的直臣,满朝文武都不敢轻易触他霉头。

顾玉欲哭无泪。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刚刚在国子监误食六皇子的糕点,中了毒,匆忙赶回府又与逍遥王的马车相撞。

胳膊被撞伤不说,她还在情急之下还打了逍遥王一拳,把人得罪得透透的。

顾玉颤颤巍巍道:“王爷恕罪,我家就我一个男丁,以后还指望我传宗接代,王爷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摸我的身体,恐有失礼之嫌!”

君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他因为遇不到喜欢的女子,不愿将就,迟迟未婚,京都是有一些风言风语传他好男风。

但是敢当着他的面直接讽刺的,顾玉还是第一个。

最重要的是,顾玉自己就一副兔儿爷的样子,怎么有脸说这话。

君泽都要被气笑了,道:“顾玉,你真的是活腻了!”

他说着,就扬起拳头,打算把顾玉这张宛若谪仙的脸打歪。

顾玉下意识伸手去挡,但是左胳膊在刚刚摔伤了,稍微一动就是钻心的疼。

京都人人皆知顾世子一副好相貌。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话形容她再贴切不过。

而今春雨淅沥,淋透了顾玉的衣衫,她疼得眉头紧蹙,苍白着一张脸,虽然狼狈,依然可看出她清冷出尘的姿容。

君泽手上蓄力,可看到顾玉这副脆弱的样子,手中的拳头怎么也挥不下去。

这时,刚刚给顾玉驾车的侍卫平沙连滚带爬过来,慌张道:“王爷恕罪!我们世子不是有意的!”

君泽的脸颊还在隐隐发疼,道:“不是有意的,是故意的吗?”

忍了几忍,君泽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手上蓄力,还是要打下去。

就在此时,顾玉心口一痛,猝不及防吐出一口血来,弄脏了君泽的衣襟。

如果说刚才君泽只是恼怒,现在的他却是真真切切动了杀心。

今日他的表弟五皇子在国子监惹出了大麻烦,他要赶快进宫收拾残局。

可先是被顾玉撞了车不说,还被她的血弄脏了衣服。

现在他再怎么着急,也不能穿着这血衣进宫。

而顾玉是六皇子派的人,完全有理由做出这场戏来绊住他入宫的步伐。

君泽下意识握上腰间的刀,桃花眼里闪过一抹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