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妃重生后靠整容逆袭了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非墨既白 主角: 温灵兮,沈鸣珂
11.98万字 0.008万次阅读 0.8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8章 皇后的刁难 2023-02-09 07:03:00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8.38
    累计字数
  • 11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8章
简介

【整容空间+男主马甲+追妻火葬场】 顶级整容医师温灵兮,一朝穿越成了王府丑妃。 夫君沈鸣柯是个病秧子,虽然长得挺帅,但据说早就心有所属。 隆鼻、瘦脸、抽脂...她靠着整容富甲天下。 不过,慢慢的,温灵兮发现这位娇弱王爷身上的秘密还挺多。 直到对方身上的马甲一层层掉落,她才知道自己嫁了个真大佬! 忽然有一天,人们发现遭人唾弃的丑妃竟是隐藏真貌的绝世佳人,惊艳四方! “王爷,有人贪图我的美色,想要勾引我!” “谁这么大胆子,是那个草包太子吗?为夫这就挖了他的眼睛!” 然而,美人在他眼中终究敌不过万里江山。 温灵兮收好和离书,故作轻松:“反正我也不喜欢一个药罐子,以后你往东我往西,黄泉路上不相逢!”

第1章 丑妃她要霸王硬上弓

大周朝,璟王府。

“你们漠北的郡主果然彪悍,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居然用情药这么下作的手段,真是不知廉耻!”

男子的呼吸因为情药的缘故变得急促,可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中满满的戒备与警惕。

温灵兮将他压在身下,解衣扣的动作稍显笨拙,在听到对方的嘲讽后,手不自觉地顿了下。

用力闭起眼睛,不肯让泪水滑下。

“王爷,我只是想完整地拥有你一次,就这一次,我便同意你将那位陈姑娘抬进府中!”温灵兮卑微地祈求着。

沈鸣珂竭力克制着体内的欲火,冷冷瞪着她:“真是丑人多作怪,你知不知道这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

“...麻烦?我只要王爷你行使作为夫君最基本的义务,怎么就成了麻烦?”

沈鸣珂身上的体温很冷,可这都比不过他看向温灵兮时眼中的漠然。

“王爷心里一定在想着那个贱人对不对?还要为她守身如玉吗?”温灵兮眼中突然溢出一丝怨毒,“我告诉你,她长得再漂亮,进了璟王府也只能是个妾!”

沈鸣珂在看到温灵兮的侧脸时眉心一蹙,猛地抬手一挥,将床头的蜡烛打落,黑暗瞬间降临。

“真是不想看见你这张丑陋又令人厌恶的脸!”

沈鸣珂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犹如一道霹雳重重地刺在了温灵兮的身上,一直压抑着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她忍不住抬手抚上脸颊,那里有一大块骇人的褐色胎记。

或许是黑暗给了温灵兮最后的一分勇气,她试探着道:“王爷,你真的没有喜欢过我吗?哪怕是一点点?”

沈鸣珂此刻已经被情药折磨得青筋直跳,只想杀了身上这个蠢女人,低吼道:

“你听清楚,从头到尾本王都没有喜欢过你这个丑八怪!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当初之所以娶你也是因为被太子算计,本来是他负责迎娶和亲郡主的,可你这样一张脸谁敢要?摆在府里辟邪吗?因为你,本王已经沦为了整个南都茶余饭后的笑柄,对你更是厌烦到了极点!现在听懂了吗?”

温灵兮的身子都开始微微打颤,她从来没想过,会从最心爱的男人口中听到这些恶毒的话。

“王爷,你真要...对我这么绝情吗?”

“可笑,本王对你从来就没有过情,又何来绝情一说?你今天敢给本王下药,就已经绝了你我最后的情谊!”

说罢,沈鸣珂再也遏制不住体内的药力,屋中很快响起令人神魂颠倒的喘息声。

但他完全是被强迫,又怎会轻易遂了温灵兮的意?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沈鸣珂从始至终口中都唤着另一个女子的名字——

“子衿...子衿...”

温灵兮觉得自己的身体像一片破布一般被人撕裂,然后又用针一下一下地缝了起来,疼得她鲜血淋漓。

...

不知过了多久,药力终于失效了。

沈鸣珂冷漠起身,苍白清瘦的手抵在唇边轻咳,沙哑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虚弱。

半晌后,他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几分红润,这才默默起身穿好衣服,又回头看了一眼蜷缩在床上的温灵兮。

特别是看到她身上还盖着自己的被子时,更是流露出一丝嫌恶。

“来人,将王妃请回自己的院子,还有,床上所有被褥都扔了换新的,本王不想再看见这些已经脏了的东西。”

温灵兮原本盯着床顶的瞳孔微微一缩,却再也没有眼泪流下。

有婆子替她胡乱穿上了衣服,狼狈地抬了出去。

温灵兮曾以为,沈鸣珂绝不会像其他男人那般肤浅,一味注重女子的容貌,只要真心相待,总能等到他接受自己。

然而,她错了。

王爷和王妃圆房,本应是一件喜事,但府中的下人们都厌恶她漠北人的身份,竟连一桶净身的热水都没替她准备。

即便到了此刻,温灵兮竟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

沈鸣珂刚才说的一定是气话,他那样清风朗月的一个人,至少会派人过来简单问候一句。

“咣当”一声,房门被推开,孙嬷嬷带人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只造型奇特的盒子。

温灵兮面色一喜,强撑着爬了起来,“孙嬷嬷,是不是王爷让你来看望我的?”

孙嬷嬷呆了一下,紧接着就冷笑了出来,“你还有脸问这种话?王爷刚刚因为被你下药的缘故,病情再次加重了!”

温灵兮瞬间睁大了双眼,关切道:“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只要用我的血给王爷做药引,就可以帮他根除病症吗?”

孙嬷嬷直接打断她,将盒子放到了桌上,“不要再耽误了,王爷的病还没好,你的血可不能断。”

盒子打开后,露出了里面一只血红色的蟾蜍,个头虽小但周身温度极高。

正是世间罕见的灵物,专治沈鸣珂身上的寒症——火蟾蜍!

这已经是这个月温灵兮第七次用血喂养火蟾蜍了。

她赶紧起身,结果动作太猛,导致眼前眩晕,惨白着一张小脸,连站着都摇摇晃晃的。

“孙嬷嬷,我今天身上真的不舒服,明天可以吗?”

孙嬷嬷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直接伸手将她的胳膊扯过来。

衣袖滑落,露出了白皙纤细的手腕,上面缠着一圈圈绷带。

孙嬷嬷熟练地用刀子划开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汩汩流出,被一旁饥饿的火蟾蜍疯狂吸食。

温灵兮本来想挣扎,可一想到火蟾蜍可以医治沈鸣珂的病,心就软了,视线渐渐模糊。

孙嬷嬷还在旁边喋喋不休,“王妃你要看开一点,且也不说王爷有心上人了,你可别忘了你是什么人!你是漠北嫁过来和亲的!一旦双方再次开战,你就是第一个被送上战场祭旗的!王爷自然不会让你生下他的孩子,对了,等一下把避子汤喝了!”

浓稠漆黑的药汁被端到面前,可温灵兮的脑袋已经软绵绵地倒了下去,一动不动。

“这是装死给谁看?”孙嬷嬷咒骂了一声,扯着温灵兮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

可当手摸到对方的脖子后,忽然吓得松开了。

居然...断气了!

温灵兮毕竟是漠北和亲的郡主,就这么死了,要如何交代?

“都不要宣扬,快去通知王爷,王妃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