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灵传承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异界大陆
作者: 大蜗牛 主角: 宋振宇,姜小雨,姜颖
15.59万字 0.021万次阅读 0.3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6章 抵达蓝汐城 2022-10-06 22:06:5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5.59
    累计字数
  • 5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6章
简介

乡村小伙认神龟做了干爹,得神龟冥灵传承,开启了霸道的人生! 崛起路上俘获各路美女,青梅竹马的姜小雨,丰满羞涩的姜颖,青涩的小师妹,美艳无双的花半香......身怀霸道的功法,重整大陆,再造山河,游历大千世界,走上人生巅峰,不得不说极品龟儿子极品好人生啊!

第1章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雨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雨,长得俏皮又美丽,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小曲,宋振宇拎着刚打来的两只野兔,迈着欢快的步子从村外那条小路上向着村子跑了过来。

“大宇,又打到野兔了啊……”

“大宇,心里美什么呢,别把嘴巴笑歪了……”

“大宇啊,又去给姜丫头家送野兔啊,哈哈……”

“大宇啊,什么时候把小雨那丫头娶回家啊,我们可都等着喝你的喜酒呢……”

听着村里乡亲们七嘴八舌的招呼声,十八岁的宋振宇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进了村子,宋振宇并没有向着自己家的方向去,而是一溜烟就跑向了村子的西边,因为那里住着他的青梅竹马,而手中的野兔,也是往她家送的。

灵龟村,这是一座古老的村落,听村中老人说,灵龟村已经存在了数千年甚至更长的岁月了,小村子身处茫茫数十万里的神龟山脉之中,村中男女老少祖祖辈辈都没有走出过这茫茫的山脉,只因灵龟村有着一条从远古就流传下来的村规,或者说是诅咒--“灵龟村村民不可远行,远行者死!”

村民们祖祖辈辈都靠着打猎和在村子周围开垦一点荒地来度日!

贫穷,窘迫,村民们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甚至温饱都很难解决!

宋振宇一口气跑到了村子西头姜老汉的家门口。

听说姜老汉是村里唯一一个能识文断字的人,据说姜老汉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有一天家里来了个云游的苦行僧人,不过那僧人逃到姜老汉家门口的时候也只剩下半口气了,一条手臂被山里的野兽活活撕了下来,身上到处都是野兽撕咬的伤口。

姜老汉的父亲是个菩萨心肠的人,就把他救了下来,在自己家里养伤,那僧人是个能识文断字的人,养伤之余也教会了姜老汉认字。

可是那僧人的伤着实太重,虽然在姜家过了一个年头,可最后还是因伤势复发去见了佛祖!

因为能识文断字,所以姜老汉总是觉得自己比别的村民高一头,有事没事就到处吹嘘是菩萨教他学会了识文断字。

据说宋振宇刚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是一手抱着他,一手拎着一只野兔,这才求着姜老汉给他取的名字,空着手人家可是不会搭理的!

“老姜叔,快开门,我是大宇,我又来给你送野兔来了。”宋振宇一边拍打着姜老汉的院门,一边大声吆喝着。

“小雨妹妹,大宇哥来啦,快给大宇哥开门,大宇哥是来送聘礼的啊!”

吱呀,院落的柴门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走了出来,正式姜老汉。

“我说宋振宇,你也是个大小伙子了,咋就这么无赖呢,你还真准备给我送一千只野兔来换取我家小雨啊,瞧你那条件,一贫如洗,胸无点墨,哼。”

姜老汉黑着脸,愤愤的骂到。

此刻的宋振宇并不知道姜老汉口中的一贫如洗胸无点墨是什么意思,只是腆着脸傻傻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老姜叔,咱可是说好了,我给你送来一千只野兔子,你就让我娶小雨过门,咱说话可要算话啊,再说,我和小雨青梅竹马……”

砰,姜老汉狠狠地关上了院落的柴门,让宋振宇后面的话活生生的又咽回了肚子里。

趴在柴门上,宋振宇看着姜老汉那愤恨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突然院子里两道倩影深深地吸引了宋振宇的眼球,不错,那正是姜老汉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姜颖,小女儿姜小雨!

姜小雨从小和宋振宇一起长大,算得上青梅竹马,也算得上郎有情妾有意了。

小丫头虽然才十八岁,可是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到了圆润的翘臀上,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含情脉脉,胸前风光虽说不上壮观,可也圆润饱满,初见规模,两条笔直的玉腿看的宋振宇久久挪不开眼睛。

姜颖是姜小雨的姐姐,比姜小雨大两岁,宋振宇一直叫他颖姐,姜颖虽然才二十岁,可是她已经把女人身体的凹凸有致丰盈性感表现到了极致,尤其是胸前风光,比起妹妹姜小雨的青涩,那可真是波涛汹涌,呼之欲出啊。不知道让村里多少少年郎走路撞树,心猿意马!

宋振宇呸呸两声,暗骂自己登徒子,追求着漂亮迷人的姜小雨,这会却还欣赏着人家体态丰盈的姐姐。

“小雨,聘礼!”

宋振宇朝着院子大吼了一嗓子,然后抡起手中的两只野兔子就扔了进去,闹得姜小雨一个大红脸。

“兔子今晚赶紧吃掉,明天我还会送来的!”

宋振宇深情的和姜小雨对视了一眼,然后迈着大步离开了姜老汉家。

走在回家的路上,宋振宇心里非常的压抑,想起自己已经年逾七旬的爷爷每天都还要照看自己这个大小伙子,心里就非常的惭愧。

宋振宇的父亲原本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猎人,这也是宋振宇每次进山都不会空手而归的原因,虎父无犬子嘛,可是他的父亲在一次进山打猎却再也没有回来,不用猜想,肯定进了山中猛兽肚子了。

他的母亲沉浸在丈夫离去的悲伤中不能自拔,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也撒手离去了。

从那以后一个原本还算幸福的家就剩下宋振宇和他年迈的爷爷了,日子也日渐困苦起来……

想着自己穷困的家庭,想着自己年迈的爷爷,想着自己碌碌无为的人生,宋振宇第一次感到了深深地无可奈何。

有时候他真想抛开村子那不知道真假的村规诅咒,离开这里,离开这里或许能有一线生机把,离开这里或许会多一点希望吧。

脑海中突然又闯进了姜小雨那俏丽的脸庞,含情脉脉的眼睛,还有那句“大宇哥我等你,大宇哥我一辈子都等你……”

“大宇啊,你是咱们家唯一的希望,你可一定要快快长大,好好长大,长成一个像样的汉子……”爷爷那张慈祥的面孔也紧随而至。

宋振宇又妥协了,是的,让他抛开小雨,抛开爷爷独自离开村子,他做不到。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宋振宇回到了他那个有三间石屋的家,院子里爷爷依然一边抽着自制的烟卷儿,一边等着他回来!

草草吃了几口爷爷做的糙米拌饭,宋振宇回到了自己的石屋里,躺在自己的石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努力打够一千只野兔子是他唯一的希望,唯一能做的事情。

哎……长长的叹了口气,身体的乏累和精神的疲惫让他很快就沉沉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