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80,开局火场救妻
连载中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乡村生活
作者: 阿魚 主角: 阮奇,韩妤
8.39万字 0.062万次阅读 0.5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0章 罗果夫的小九九 2022-10-07 10:00:00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8.39
    累计字数
  • 2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0章
简介

“阮奇,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嫁给你……如果有下辈子,希望上天别让我遇见你这个丧门星!” 阮奇重生1980年,眼前是一片火海,即将吞噬他楚楚动人的老婆。 梦开始的地方,青牛村,水产大队。

第1章 老婆,我不会让你出事!

“老公,救救我,我不想死……”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里面带着深深的绝望。

阮奇一睁眼,一片红光映入眼帘,炽热的气流灼得他浑身发烫。

身下微微摇晃,还能听到潺潺的船头激水之声,他应该在一条船上。

极尽奢华的怀石料理,香气四溢的马爹利洋酒,志得意满的生意伙伴,漫天飞舞的大额支票……这些都不见了,是怎么回事?

他坐起身来,脑袋嗡地一声炸开。

四周为什么都是火?

狭长墙壁上的斗笠、蓑衣,已经撕去八张的1980年挂历画,装满鱼的竹筐,都将要被烈焰吞噬成灰烬!

在他身边,一个年轻女人身穿白色碎花上衣,长发及腰,冰肌玉骨,一张无瑕的脸庞分外娇艳。她的眼睛很漂亮,像两汪山涧的清泉,但其间却有泪痕。

阮奇的眼睛猛地睁大!

这是他的老婆韩妤!

四十年前,阮奇因为一场医疗事故被白马市中心医院开除,从此自暴自弃,不光抽烟、酗酒、打老婆,还沾上了赌博的恶习。

为了还赌债,就连家里的房子都被债主拿了去,他只能带着老婆搬到渔船上住。可就算这样,还是不够。

丧心病狂的债主为了恐吓他,竟然对着他们栖身的木船放火。在熊熊烈火之中,韩妤吸入过量有毒气体,不幸殒命!

“阮奇,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嫁给你……如果有下辈子,希望上天别让我遇见你这个丧门星!”

这是他记忆里,韩妤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一直压在他心上,让他喘不过气。哪怕他浪子回头,离乡打拼,在世纪之交成为一位亿万富翁,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也从来没有快乐过。

如今,他竟然重生了!

重生回了老婆被害死的那一夜!

他猛地向前一扑,把韩妤紧紧抱在怀里:“老婆,我好想你!”

要是搁在平时,对阮奇失望透顶的韩妤一定会拼命反抗,但此刻她早已心慌意乱,哽咽着说:“呜呜呜……老公……我怕……我不想死在这里……”

看着一脸委屈的韩妤,阮奇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刮子。

自己上辈子真不是男人!

“小妤,你别怕!”他一脸坚定地说,“就算豁出我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你出事!”

他明白,自己和韩妤虽然被烈火包围,但只要能从船里出去,跳进湖里,就能得救!

想到这里,他先示意韩妤趴下,然后轻轻嘱咐道:“你先趴在这里,不要走动!”

一氧化碳比空气轻,会聚集在上方,只要趴在低处,中毒的可能性会小很多。

但总趴着也不是事,关键问题还是要从火焰的包围里开辟一条逃生通道。

舱门是火焰最大的地方,肯定不成。

那就只能走窗户了!

可是这条船里并没有能拿来砸窗户栅栏的东西啊?

火势愈发大了起来,火星子噼里啪啦地到处飞,浓烟把阮奇熏得直流眼泪。

“事到如此,只能拼死一搏了!”阮奇把心一横,做出了决定。

他抡起拳头,对准燃烧着的窗户围栏打了上去!

一拳,一拳,又一拳。

他的手被烫出大大小小的血泡,他的皮肤被烤出令人窒息的焦臭气味,但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只管一下一下地砸着窗户。

趴在地上的韩妤看着状似疯癫的阮奇,又流下了眼泪。

要不是因为那个年代离婚会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她早就不和这个男人过了。

这个男人平时对她没有一句嘘寒问暖,没有做过一次家务,给她的只有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和野兽般的欲望发泄,她心里明白,他的心里早就没有她了。

但现在……他为什么要拼了命地救自己?

喀喇喇!

随着一声巨响,窗户终于破了个大洞!

“快出去,没有时间了!”阮奇抱起韩妤走到窗边,“不要害怕,咱们是渔家儿女,都会游泳的!”

“那你怎么——”韩妤还没说完,就被从窗户推了出去。

当她落入冰凉的湖水,浑身一阵战栗。她赶紧稳稳心神,探出头寻找阮奇的身影。

但眼前所看到的景象,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船上的火愈发大了起来,刚刚被打破的窗户又被厚厚的火焰糊上了。

渐渐地,船沉了下去。

“阮奇!老公,老公!”韩妤撕心裂肺地大叫。

但这些呼唤,阮奇已经听不到了。

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漂散到水中,染在了他压在床底的那本《青囊回春》上。

一个苍老的声音悠悠响起:

“吾乃神医华佗,欲授汝毕生之术。既系仙传,为行方便,救死扶伤,切勿索钱!”

一股暖流从四肢流向阮奇的心脉,让他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风平浪静的湖上突然起火,自然逃不过村民们的眼睛。

在这个寻常的夜里,青牛村水产大队沸腾了。

几个水性好的青年自告奋勇潜入水中救人,但火势实在是太大,最终只把哭成泪人的韩妤背上了岸。

岸上,一堆叽叽喳喳的吃瓜群众早就准备好了花生瓜子八宝粥,啤酒饮料矿泉水。

他们看透了阮奇那副扶不上墙的烂泥样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同情他。

就连他岳母韩大娘,也只是心疼地抱着自己的女儿,安慰道:“丫头,这男人是个祸害,他死了,咱娘俩也就熬出头了!跟娘回去,咱们娘俩再也不分开了……”

“咳咳!”她的儿媳妇黄慧假装咳嗽了两声,“娘,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不兴什么人都往回领啊!虎子他要养活我们娘俩,也得养活你,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黄慧的泼辣在整个青牛村都是有名的,因此虽然她袖手旁观挤兑小姑子,却也没有人敢吭声。

“那总不能叫小妤睡外面吧?”韩大娘央求道,“先领回去住几天,好么?”

黄慧虽然心里不满,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直接发作,便狠狠瞪了她们一眼,转身回去了。

韩大娘叹了口气,也搀起哭到岔气的韩妤,蹒跚地往儿子家走去。

“嚯!韩家的闺女真是有情有意啊,她男人那么对她,现在还哭成这样!”

“说不定啊,就是老天爷可怜她,才把她那个烂赌鬼丈夫收去的!”

死者家属都走了,再留着也没啥意思,村民们又嚼了几句舌头,三三两两地散了。

只剩下一个满脸麻子的男人站在水边,直勾勾地盯着平静的湖面。

他叫张大牙,正是阮奇欠下赌债的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