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不狠三爷不稳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都市奇幻
作者: 珠宝月 主角: 沐九彤 邢顾墨
83.61万字 0.2万次阅读 14.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06章 完美大结局 2022-08-25 00:11:2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55.12
    累计字数
  • 101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06章
简介

听说她未婚夫有钱有势,却是残废,不能人道。 沐九彤打开维度之眼看到的却是完美无缺的邢三爷。 扮猪吃老虎? 全能小姐姐表示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反套路。 三爷霸道说:“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小姐姐腹诽:没病装病,是想让我把你变成真太监?

第1章 阴险加无耻

“砰!”

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响起。

沐九彤坐的出租车被一辆大卡车撞得连续翻滚三次后砸在马路牙子上。

一霎那,她神情恍惚,头上有液体快速流下来,她伸手摸了摸,满手的鲜血,触目惊心。

茫然地看向前排司机,司机脑袋瓜裂开了,鲜血迸射四周,死得不能再死。

“为什么又是车祸?”沐九彤喃喃道。

浑身被辗轧一般的疼痛瞬间扩散到她的四肢百骸,她剧烈地咳嗽起来,但咳出来的鲜血好像不要钱地往外喷。

“到底是谁?”沐九彤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两年后。

“嘿,植物人配残废,还真是天生一对!”一个男人讥笑的声音传入了沐九彤的耳朵里。

“不过看你长这么漂亮,本帅哥就勉为其难贡献几个亿,让你能为三叔传宗接代。”

沐九彤蹙眉,她睁不开眼睛,突然感觉脸上多了一只大手,开始慢慢地抚摸她的脸,然后是脖子,还在往下中…

她内心一急,猛地睁开双眼。

而以此同时,她身上的衣服也被扯开了,凉风让她浑身瞬间起了鸡皮疙瘩。

微微抬头,就见一个年轻男人正低下头去,准备对她欲行不轨……

邢睿看到沐九彤雪白细腻,犹如剥壳鸡蛋般光滑的皮肤,觉得热血沸腾了。

“三叔,是爷爷逼我的,你可别怪我这个侄子给你戴绿帽哦,嘿嘿嘿……”

只是当他刚要触碰沐九彤肌肤的时候,突然身下一阵剧痛,随即整个人就被从床上摔了下去。

‘砰’的一声,脑袋又撞在床头柜上,痛上加痛。

沐九彤立刻坐起来环顾四周,这是一间装修男性化的房间,很豪华又很陌生,她不知道是哪里。

车祸后她并没死,而是做了两年的植物人。

但她做植物人和别人不一样。

车祸时,鲜血浸染了她脖子上的一颗猫眼石,随即她就进入了一种神奇的状态。

脑子里开始接受上古太医门的传承,身体慢慢修复,并且开启了维度之眼。

“植物人都下得了手,邢家真的让人大开眼见。”

沐九彤弄明白眼前的情况,瞬间怒火中烧,下床就对着已经痛到嗷叫的邢睿一顿猛揍。

可怜的邢四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揍得直接晕死过去,脑子里还在怀疑为何植物人刚醒来就这么猛?这不科学啊!

沐九彤发泄一通后放手,开始冷静下来。

她和帝都邢家有婚约,是外公订下的,只是刚才听邢睿的话,他是代替他三叔的?

不对啊,之前她记得就是这个邢睿和她的婚约,怎么变成他三叔了?

众所周知,邢三爷邢顾墨是残废,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

沐九彤冷笑,看来自己变成植物人,配不上邢睿这个健全的四少爷,只能配残废邢三爷了。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植物人配残废她都认了,可为何还要邢睿来帮忙传宗接代?

这是要一女配两男?

这么变态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们有没有考虑过她植物人的感受?

真是岂有此理!

突然,房门口响起急促杂乱的声音,好像是轮子滚动声,随即房门被大力推开。

沐九彤看到一个男人冲了进来,然后这人看到床前站着的沐九彤时,像紧急刹车一般停住了。

沐九彤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也瞬间愣住了。

一个字:帅!

面容白皙,五官深刻,一双星眸暗如星辰,鼻子高卧挺拔,薄唇微微抿着,看上去在生气。

一件黑色翻领的毛衣,更显得整个人气场冷酷强大,犹如冷线条雕刻出来的神抵,给人一种莫名压迫感。

“邢三爷?”沐九彤很快认出了眼前的男子,“你,你不是残废吗?”

沐九彤震惊坏了,因为此刻的邢顾墨明明是站着的。

说好的残废,一辈子坐轮椅呢?

邢顾墨表情冷到吓人,一句话没说,直接转身,沐九彤以为他要走,结果又看到他坐在了门口的轮椅上,自己滚着轮子进来了。

!!!这算残废?

自己是不是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

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沐九彤已经演了好几场内心戏了,不知道如何应对此刻的场面。

男人的面色太难看了,已经黑如锅底。

不对,他生什么气?该生气的不是自己吗?

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叫他侄子来qj她,难道是看到没成功,所以生气?

轮椅直接滚到昏迷的邢睿面前,然后沐九彤就看到他伸出一条大长腿来,对着邢睿的裤裆就是三脚。

干净利落,可怜的邢睿在昏迷中都痛得卷了身体。

沐九彤有点看不懂了,难道不是他叫邢睿来的?

“过来。”冷冰冰的目光盯着她,口吻是命令式的。

沐九彤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过到是走了过去。

“蹲下。”又是命令式。

沐九彤小脸上开始不爽,你一个假残废,就不能站起来说话吗?

“我腿疼。”

沐九彤看看他微微蹙起的俊眉,心想是不是因为刚才太紧张自己了,所以不顾一切冲进来,其实他还是个残废?

“能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吗?植物人你也娶吗?还有你明明不是残废。”沐九彤蹲了下来。

只是马上她后悔了,因为她的脖子已经被一只大手直接掐住了,眼前是男人放大的俊脸。

但此刻这张俊脸上的凶狠表情犹如阎王一样,冷若冰霜的目光好像实质性的冰渣一样刺着沐九彤的双眼。

“今天的事若敢说出去一个字,你和你外婆都会没命。”冷酷的威胁让沐九彤怒火丛生,好个阴险加无耻啊!

真以为我植物人两年好欺负啊!

脖子上的大手松开了,但突然轮到邢顾墨一声闷哼。

“我最讨厌被人威胁。”沐九彤的声音也冷了下来,只要她的手再用力,这男人只怕就不是男人了。

邢顾墨俊脸爆红,额头汗水立刻沁出来,一双黑眸里犹如暴风雨席卷。

“不好意思,男性功能我早废了,不然也轮不到邢睿在这里。”男人说话咬牙切齿。

一双大手已经包住了沐九彤的脑袋双侧,似乎一用力,这小脑袋瓜子就会掐爆。

沐九彤一愣,草!(一种植物),大意了!

立刻缩回做恶的手,变成双手投降状。

沐九彤只能露出讨好的笑容,贱贱地道:“邢顾墨,不,邢三爷,误会啊,你的病我能治,保证让你雄风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