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 9.1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锦筱初 主角: 傅辰 南艺
168.31万字 7.1万次阅读 116.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59.69
    累计字数
  • 31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21章
简介

面对商业矜贵傅辰的疯狂示爱,南艺失了从容,“你真心爱我?” 傅辰修长的手指捻过她的发丝,“和你一起,我身,心愉悦,还不够深爱?” 南艺欣然入了他爱的牢笼。 不成想牢笼之外是他处心积虑的欺骗,他只想借她的肚子生个孩子。 大雪夜,南艺看着身下的血迹凄然冷笑,“傅辰,你的孩子没了。” 而后,她决然离去。 雪夜后,宁城首富傅辰疯魔了。 他遍寻世界只想做宠她,爱她的唯一。 南艺嗤笑,“傅辰,这次我做猎人,你做狗,我牵着你走。” 傅辰宠溺地递上了绳子,“我这辈子都想和你锁死,臣服在你脚下。” 南艺摇头,“不好意思,追我的人多了,我不跟狗处。” 这是一场猎人与猎物之间的围剿和反围剿......

作品荣誉
第1章 男人,你敢碰我?

“唔,好热”

女人一声闷哼,身体传来阵阵热意。

眼里模糊看到一个男人走过来的身影,模糊间她觉得男人身材高大挺拔,宽肩窄腰,十分让她着迷。

她眯着眼,细看之下男人竟是了她爱了四年的男友,韩秋白。

只是恋爱四年,他总是对她礼貌有加却亲密不足,让她一度觉得是不是她自己有问题。

她看到韩秋白的白衬衫离她很近,身上淡淡的雪松稥却不似他以前身上的味道。

她迷蒙之间在想要不要主动一点?让两人的爱情得到一次升华?

她仰起头冲他潋滟一笑,跨坐在男人身上,手上动作急切地解着身下男人的扣子。

“隋小姐这般着急?”

男人喉咙发出一声慵懒的笑,眼底藏着兴味。

“你废话真多。”女人柔软的红唇覆上他的颈,温柔的气息打在上面。

“隋小姐真的不会后悔吗?我可不是这种趁人之危的人。”

男人的大掌轻抚着女人的细腰,话里尽是蛊惑。

“我们两情相悦,我为什么要后悔?”

男人一怔,他轻笑,将手中正在录音的手机随意地扔在床头,他反客为主,“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痴缠间,唯留一室旖旎。

身体燥热消退后,南艺醒了过来,她感觉身体像散架子一般的疼,她一转头竟发现身边睡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慵懒又静谧的睡颜让南艺直觉有些晕眩,刚才和她在一起的不是韩秋白吗?

她呼吸都变轻了许多,努力回想方才发生了什么。

两个小时前,南艺刚下飞机,匆匆跑到洗手间将自己捯饬一番,准备好了这幅鬼怪妆容来替闺蜜隋宁相亲。

只是见到隋宁的相亲对象时,觉得这个男人长得过分好看了!

男人头身比很优越,而且五官立体精致,衣着不俗,举手投足间都是禁欲男神与成功精英的气质。

当时,她还心想国内婚恋相亲内卷也严重,这样的男人都要靠相亲解决终身大事。

相亲时,南艺故意举止粗鄙、言行夸张,想劝退这个精英男,可他没想到这男人口味极重,竟然执意要加她微信。

最后,她被逼无奈使出了杀手锏,将一张海澜庄园一楼客房的房卡拍在了桌子上。

南艺大声说:“大家都是着急结婚的人,就别按这个老套的程序来了,加微信、吃饭,看电影的,那太墨迹了!我们直奔主题,怎么样?”

她心想应该没有男人愿意把随便的女人娶回家,这男人铁定被她吓跑。

男人表情一滞,随即玩味地笑着说:“好。”

然后,她就不太记得之后的事情了,可是她不明白自己为何真的会跟他‘直奔主题’。

难道是她喝的那杯柠檬水有问题?

南艺内心惊惶,表面却佯装平静,她抬起一脚就踹了过去,“敢给我下药?你趁人之危!”

男人醒来,餍足地抬眼,顺势钳住了她踢过来的脚,“你这是对我的表现不满意?”

挣扎的南艺被子滑落现出好春光,男人眼波一滞,嘴角拢了出一丝淡笑。

她赶紧将被子拢了过来,裹严了自己,男人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拿过手机打开音频。

二人的对话与喘息声旋即而出。

这是两人一进房间时,男人就开始录了,她当时那么主动,他自然要防范于未然。

“隋小姐,事前我征求了你的意见,而且是你主动的。”

南艺听到音频里自己说不介意一夜情时,便知道这只算是两人的自愿行为。

她的表情很复杂,在男人眼中她就像一个方才还张牙舞爪的小野兽,在看到牢笼时又无力地收起了可以伤人的小虎牙,软萌到人畜无害。

他心想这小东西还真挺可爱的,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

只是,她怎么长得和他的助理南音那么像。

唯一的区别就是她是南音的高配版,长相更精致,身材也更诱人,即便浓妆夸张,仍难掩风姿。

南艺狠狠地剜了男人一眼,“你赶紧滚,否则我说不定会弄死你……”

这时,她又像一个要觉醒的小野兽了,就是色厉内荏了些。

南艺捞过自己的衣服,发现已经被撕扯坏了,可以预见方才两人的疯狂,她又扯过一条浴巾裹紧了自己溜进了浴室。

男人餍足地看着她走路扭捏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

他头次见和他相亲把自己打扮成这样的女人,关键她一个替人来相亲的冒牌货,演得还挺卖力,只是她不想攀附他的样子着实有趣。

男人随即起身穿戴好,将黑色领带的温莎结打得一丝不苟,一股子禁欲系男神的气质又稳当地立了起来。

忽而,他的眼眸落在了床单那抹花开荼蘼的红色。

南艺在浴室里看到自己满身的吻痕,斑驳,泪止不住地流,用蒸腾的热水洗去了方才的荒唐。

只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实在对不起韩秋白,两人约定好结婚后才在一起的,想到这,她甩了自己两巴掌。

一想到韩秋白这会儿应该还在老宅等她,她揩了把泪,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南艺吹干头发出来时,男人还没走。

“你怎么还不走?”

男人回身见她清水出芙蓉的模样,眼中竟流露出几丝满意,“隋小姐,我们加个微信?”

南艺气急,正想怼他两句。

这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南艺,你给我滚出来,你敢绿老子。”

南艺?

男人微微一怔,抬眼看向南艺。

他腹诽,原来她还真是南音一直定居澳洲的双胞胎姐姐,南艺。

南艺听到熟悉不过的声音,一瞬间她脑子一片空白。

她心跳得飞快,嗓子酸涩,她觉得有些站不稳,就缓缓地倚靠在墙角,细想了一下整件事。

复盘过后,她感觉心口像堵了一团棉花,沉闷又荒凉。

南艺只把自己怎么‘相亲’的事情告诉了隋宁,也只有隋宁知道这个地点,而韩秋白转过头来就‘捉奸’,这应该是两人早就设计好的。

她猜想隋宁一定和韩秋白好了,才这样摆弄她,让她出来背出.轨他人的黑锅。

敲门声,愈来愈急促。

男人倒是一点都不慌,南艺惊诧地盯着他,他似乎又看透了南艺的想法。

“这是来抓你的,我急什么?”

南艺:“......”

南艺回身把洗漱间的花洒再次扭开,转过头对男人说:“你赶紧脱衣服,你光着,还能挡一下。”

她想着伪装出事前的氛围,隋宁他俩心里有疑虑,未必敢进来。

男人表情一顿,随即笑得玩味,“你不是还想睡我?”

南艺懒得理他,跑过来将男人的西装外套扒了下来,然后又扯他的领带,“你可以不在乎,但我可不想当背锅侠。”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他上下其手,眼前的南艺却丝毫不怵他。

他眼中笑意更浓,“我自己来,你这手一碰我,我可又...”

南艺:“......”

男人脱去的上半身衣物,向房门走去。

南艺套上了自己的短裙,见自己衣服坏了,就顺走了男人的白衬衫,躲进了一旁的大衣柜里。

男人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是韩秋白。

这人他认得,启创投资董事长韩起的儿子,小富二代圈里混得不错,很多女孩子追。

“傅总?”

任韩秋白如何也想不到,跟南艺上床的男人竟然是傅辰,瑞驰集团的董事长,一个在商界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韩秋白偏过头看向屋内,却并未发现南艺的身影,而床铺也很整洁,只是洗漱间哗哗的流水声,显然她在浴室内。

傅辰神色清冷,嘴角扯出一丝不屑,“小韩总,找我有事?”

“傅总,我进去看一下,我是来找...我女友的!”

说完,韩秋白抬脚往里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