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番四夏顾

书名:
女帝师
作者:
清茶煮酒
本章字数:
2227
更新时间:
2023-02-01 15:51:31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医妃携崽归来,残王总想父凭女贵

【搞事业+热血升级+爽快复仇+杀伐果断+追妻火葬场】 非宫闱宅斗文,喜欢宅斗的慎入!! 四年前京都惊生一件大丑事:战神东篱王被京城第一丑女舒禾下了药,在左相府的厢房内翻云覆雨。消息一经散播,京都无数妙龄女子以泪洗面,便是修养极好的大家闺秀也忍不住破口大骂老天无眼,怎么就让那如仙人一般的东篱王被那样一个无德又丑陋的恶女染指了? 四年后,二次重生回归。她一手医术,一手杀术,将曾经恨不得凌迟了她的男人迷得神魂颠倒,将曾经那些欺辱过她的人一个一个的踩在脚下。 初见时,她彪悍如斯,削去人头而面不改色。 可当看见她独上城墙,以一己之计谋武略守住城门,退敌数万时,他内心深处,有颗种子在悄然发芽…… 当他对她日久生情,决定要接受她,接受她的孩子时,他得知,她竟然就是四年前的那个女人…… 杀气升腾之下,他捏住了她的脖子,看见了她眼中的失望,他意识到,自己亲手断送了他与她最后的可能。 小依儿:“爹爹,你怎么这么凶啊?叔叔伯伯们都害怕了!” 某人:“爹爹凶吗?没有呀!爹爹是在逗他们玩呢!” “乖,再叫一声爹爹来听听?” 众将士:多谢小郡主“救命”之恩!
连载中,累计39万字 | 最近更新:第164章 我女儿,在哪?!

第1章 谁是主?谁是仆?

书名:
医妃携崽归来,残王总想父凭女贵
作者:
素衣小小
本章字数:
2560

“娘亲,娘亲……”

一道软软糯糯的哭声一阵一阵地飘向舒禾的耳畔,惊恐的呼唤无助又绝望,听得昏昏沉沉中的女人心里一片酸涩焦灼,她想睁开眼,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怎么都控制不了……

“娘亲,你醒醒,你醒醒,依儿怕怕……”

满身泥污的小女孩瘦骨嶙峋,头发凌乱,看不见肉的小脸上充满恐惧和无助,她轻轻摇晃着眼前满脸是血的女人,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染上了几分滞缓。

小女孩的哭喊声听得舒禾心里一阵揪痛,她猛地睁开了眼,眼前闪过一片白雾,逐渐地,除了小女孩哭声之外,一群叽叽喳喳的声音也朝着她的四周汹涌而来。

“你这个贱蹄子!赶紧给我起来,别装死!庄里的活还等着你干呢!”

一个尖厉恶毒的声音在舒禾的头顶上响起,紧接着她就感觉腹部一阵刺痛,被狠狠踢了一脚,没有防备的她感觉内脏都被这一脚踹得移位了!

“不要打我娘亲,夫人,求求您,不要打娘亲,娘亲痛……”

舒禾捂着小腹蜷缩了起来,双眼通红酸涩,也不知是疼的,还是被那小女孩的哭声感染的,她很想爬起来,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还有你这个小贱蹄子!我能容忍你这个不要脸的娘带着你,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可你们怎么回报我的?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敢勾引主家!怎么?是想爬到老娘头上当主子,你好当个贵家小姐吗?!”

可怜那小小的人儿根本听不懂妇人的恶毒之语,只知道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护着那被打得满身是血动弹不得的女人。

“夫人,不要打娘亲了,依儿会干活,依儿给您干活……”

女孩凄惨的哭声传到了院门外,门外驻足了一群围观的人:“这陈婆子又在磋磨人了?”

“可不是,你瞧,将人打得满头血,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可怜那小女孩,看样子才不到三岁吧?身子瘦弱得,连步子都走不稳……”

“这陈婆子心也太狠了些!怎的这么对待一个孩子……”

陈婆子听得外面这些人的议论,当即脸上挂不住了,叉着腰朝后院门外围观的人群喊道,“你们都知道个啥?这小贱蹄子还未成婚就生了个来路不明的小野种,你们以为她是什么清白好人家?”

“生了野种不算,还妄想勾搭我家当家的!!这样不安分的小贱蹄子,给你们家,你们能给她好看?”

妇人说完,她身旁一个穿着明艳厚袄的少女走了出来,一脸不满地附和,“就是!我娘能收留这母女俩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你们竟然还说我娘的坏话!我看你们啊,就是猪油蒙了心,芝麻糊了眼!心盲眼也盲!”

众人瞥了瞥嘴,没再多说话。都知道陈家这母女两个是不好惹的,他们也不愿多管闲事当出头鸟,免得打不着狐狸还惹了一身骚!

“哭什么哭,我家还没死人呢!轮得着你哭丧吗?!”

陈婆子被女孩的哭声扰得心烦不已,下意识地朝小女孩的身体踢了一脚。

小女孩瘦弱的身子本就没什么力气,这一脚更是将她踢出了半米多远。女孩那力竭的身体此时有些僵硬,更是连哭声都不可闻了,原本扑闪扑闪的眼睛现只无力的挣扎着,豆大眼泪一滴滴的向下落……

“娘亲,娘亲……”

“哭哭哭,聒噪的很!再哭,就把你扔进山里喂野狗!!”妇人怒骂着,眼底满是厌弃和不耐烦。

要不是为了这处庄子,她早就将这母女俩给解决了!

舒禾此时的视线变得清晰,映入眼帘的就是小女孩奄奄一息的模样,她内心涌起一股滔天的愤怒与恨意,可无奈她还是无法控制身体,此时,无数记忆涌入脑海,让她的大脑直接停摆……

“哎哟!!”

“你!你怎么对一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门外的人看见这一幕,纷纷被女孩凄惨的样子揪疼了心,毕竟是个几岁的小娃娃,这要是换成自己的孩子,他们可不得心疼死啊!

“你们着什么急?这是我家的庄子,我家的下人,我娘爱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你们这群长舌妇,都给我闭嘴!”

陈小荷尖酸刻薄的样子跟那妇人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不管怎么样,那到底是两条人命,陈婆子,你若真是不喜他们母女俩,打发了便是,何必非要人性命?”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质朴的大娘,她手里挎着篮子,脸上一片不忍之色。

“我爱做什么,便做什么!入了我陈家的门,做了我陈家的奴,命就是我陈家的!我教训自家的奴仆,轮得着你们来指指点点吗?!”

……

门内门外还在吵闹不停,舒禾却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她回来了!

三十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视线落在不远处奄奄一息的小女孩身上,她的眼中一阵颤抖:“依儿!”

她想起身抱起那小女孩,可膝盖一软,又跌倒在了地上,她跌跌撞撞,终于能完全控制身体了,将奄奄一息的女孩抱在了怀里,她的心都要碎了,“小依儿?你醒醒,娘亲来了,娘亲来了!”

小女娃瘦弱的身体轻飘飘的,怕是只有十几斤重。

小依儿被轻轻拍着脸庞,仿佛是感受到了娘亲特有的温度,她努力睁了睁眼。是娘亲!

“娘亲,不哭……”女孩伸手,想替母亲擦掉两颊的血和泪,可手怎么不听使唤呢?好沉呀……

舒禾喉咙酸涩,眼前一片迷雾,她只觉得心很痛,仿佛心脏被人紧紧揪住。这感觉,令她有些透不过气……

“娘亲不哭,依儿不痛……”女孩的声音细若蚊声,说完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小依儿!!”

舒禾内心惊慌无比,心脏猛地一滞,仿佛有个很重要的人要离她而去一般。她慌乱地抓住小依儿的手腕,细细地摸着她的脉象。

“娘,你看,那小蹄子醒了!”

舒禾的声音惊动了陈小荷,她拽了拽陈婆子的衣袖,朝她示意。

陈婆子见舒禾醒了过来,尖厉的三角眼瞬间瞪圆,她快步走到舒禾身旁,眼底布满尖酸,“你这贱蹄子,我就知道你在装死!还不赶紧起来干活?!真当我陈家的饭是白吃的?!”

陈婆子手里拿着一根手腕粗的粗糙木棍,眼见着就要打到舒禾的身上,可下一秒,一只生满冻疮满是裂口的手稳稳地抓住了那根木棍。

“你这贱人,还想……”陈婆子见原本软弱可欺的女人竟敢反抗,横眉一竖,就要再骂,却不经意间对上了一双冰冷凌厉的眸子,那一瞬间,她仿佛看见一头凶狠的猛兽朝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下一秒就要将她吞噬。

“娘,您干嘛呢?”陈小荷见陈婆子呆住了,一向嫉妒舒禾容貌的她又推了推陈婆子,想让她对舒禾下手再重些,最好打死了才好!反正她如今也是个已死的人了,正好让那谎言成为事实!

陈婆子被女儿推回神,这时再看,哪有什么猛兽,根本就是被那女人的眼神给唬住了!她顿时感觉有些挫败,都一年了,怎么还能被她唬住?

“竟然还敢反抗!知不知道‘以下犯上’是什么罪?看我不将你发卖了!连着那个小贱蹄子一起卖了好,省得浪费我陈家的粮食!!”

陈婆子动了动手,想将木棍从她手上抽出,可不想用了几次力都无法动弹,一时间有些惊疑。

可还没等她想太多,只听一道冷如寒冰的声音响起,“你倒是说说,谁是主?谁是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