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后发现老公是大佬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初景 主角: 乔知意 时泾州
120.11万字 7.9万次阅读 12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40章 不麻烦小意 2022-12-10 08:02:3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0.11
    累计字数
  • 26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40章
简介

乔知意替堂姐嫁给容貌尽毁的时家大少,当晚就叫他一声“老公”。 看到那张见不得人的真容,见识了他阴戾的性格,她后悔了。 这老公,她要不起。 偏偏男人一根筋想在她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不爱她,还就是不放手。 “时先生,强扭的瓜不甜。” “无妨,解渴就行。” 后来,时泾州想吃又甜又解渴的瓜。

作品荣誉
第1章 初见,新婚老公太丑了

“小意,当年时家帮过你叔叔,半年前说要跟我们结成亲家,你叔也是答应了的。时家大少人长相英俊帅气,家世又好。你姐也是没那个命,在临进门病成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好。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姐妹俩有七八分像,名字也是一字之差。你要是答应了,你就是我们家的二女儿。”

蒋文英红着眼眶苦口婆心,“我也知道这是为难你,可是真的没有办法。咱们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要是出尔反尔,时家肯定会报复的。你叔叔的事业没了还能再来,可是你妈做手术的钱,小昀出国留学的钱,怎么办?”

“小意,婶婶求你,答应我,好不好?”蒋文英哽咽落泪。

乔知意是感激叔叔婶婶一家人的,当年父亲生病离世,母亲一个人带着她和弟弟,要不是叔叔一家帮衬,日子不知道有多艰辛。

她出国学医,也是叔叔拿的钱。

半年前,母亲又查出了脑子里长了一个肿瘤,需要很大一笔手术费。

也多亏了婶婶跑上跑下的给母亲找医院,联系专家,打点一切。

做人要感恩,都到这份上了,她要是无动于衷,就太没良心了。

反正嫁谁都是嫁,再者,婶婶不会害她的。

乔知意犹豫之后点头,“好,我答应。”

……

偌大的别墅没有一丁点结婚的喜气,黑白灰为主调的房子里冷冰冰的,她都怀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没有婚礼,没有誓言,没有亲朋好友,甚至,没有新郎。

管家带着乔知意上了三楼,站在门口,“少夫人,少爷在里面等你。别让他等久了。”

乔知意很紧张,嫁给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这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决定。

在管家的注视下,她颤抖的推开了门。

什么也没看清,就被一股力道扯到床上,来不及惊呼,她的喉咙被掐住,窒息感让她无比恐慌。

她瞪大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抹幽寒的光凝视着她,要将她拉入深渊。

她不想死!

情急之下,她拍着男人有力的手臂,从夹缝中发出一点声音,“老……老公……”

乔知意艰难的喊他。

希望这个称呼能让他顾及一下他们现在的关系。

时泾州听到这一声“老公”,手劲顿了一下,“你叫我什么?”

低哑的嗓音仿佛来自地狱,乔知意大气不敢出,胸口急促起伏。

她对这个人仅有的一点信息就是各方面条件都无可挑剔的优秀。

依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被骗了。

“我……是你的妻子,你是我的……老公。”她喘息着,说着违心的话,只求先保住性命。

“呵,蠢货。”

男人扼制在她喉咙的手松开了,转而抓住她的手举过头顶,黑暗里他清楚的看到女人眼里的恐慌和害怕,又要强装镇定。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能装到什么时候。

“啪嗒”一声,漆黑的房间瞬间通亮,在灯亮的瞬间乔知意下意识的闭了眼。

“睁眼!”

命令的口吻让她条件反射听从,睁眼的那一刻,乔知意受到了惊吓。

视觉冲击而来的生理反应是尖叫,她死死的咬着嘴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整张脸凹凸不平,肉粉色上有一些大小不一的颗粒和长短不一的疤痕,像是破掉的娃娃被针线东拼西凑缝补起来的,直至喉结上面一点。

那双眼睛阴森可怕,能够将人吞噬。

他和婶婶说的完全不一样!

这哪里是人,明明就是个鬼。

时泾州嘴角一咧,那张脸更显狰狞,“现在,我还是你老公吗?”

女人都是虚伪的。

这个女人也不例外。

瞧她那吓得惨白的脸,但凡有可能,她也会跑。

关了灯敢叫他老公,开了灯……

“老公。”

乔知意发出微弱的声音,她怕。

越怕越要识趣。

他这么凶狠,若是反抗,真不知道会不会被他掐死。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

时泾州眯着眼,她明明怕得要死,声音都是颤抖的,竟然还硬着头皮敢这么喊他。

有意思!

“那我要行使老公的权力了。”时泾州俯身下去。

乔知意马上闭上眼睛,她没有办法直视这张脸。

答应了婶婶替堂姐嫁进时家,就想过会发生什么。

嫁谁都是嫁,灯一关,眼睛一闭,反正就那么回事,她无所谓。

如果没看到这张脸,她也认了。

在知道他长什么样的情况下,她无法做到视若无睹,坐实夫妻之实。

不求貌似潘安,只求五官端正,再不济,只要是一张好脸她就接受了。

现在脑子里,全是那张丑陋不堪的脸。

她的胃在翻滚,想吐。

时泾州看到她紧闭的眼睛在抖动,全身绷紧,冷笑一声,“既然没胆子,还敢替嫁?”

乔知意心里“咯噔”一下,他竟然知道!

他的容貌带来的冲击超过了他发现替嫁一事。

现在怎么办?

乔知意睁开眼睛,现在是担惊受怕。婶婶说过,时家在江市是能只手遮天的,惹恼了时家人,下场会很惨。

“我,我不是替嫁。”乔知意强忍着视觉上的不适,硬着头皮说:“我是乔家的二小姐,乔知意。”

侄女也是女儿,也算不上欺骗。

虽然整件事情都透着诡异,但事已至此,她也不能让这个男人迁怒于叔叔一家。

“二小姐?”男人睨着她,讥讽道:“呵,乔胜利还真是聪明。”

乔知意心头慌得很,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没事,她今晚只是踩着吉时先进门,没登记结婚,等她找到机会了,回去问问婶婶到底是怎么回事。

“祥叔!”男人松开她,喊了一声。

管家推开门,看到他们的姿势有几分意外。

“少爷。”

“结婚证呢?”时泾州松开乔知意,一脸戏虐。

“在这。”管家手捧着两个红得刺眼的本本恭敬的递给时泾州。

时泾州接过来翻看,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的疤随之牵动,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小脸惨白,神情呆滞的女人,愈发阴森诡异。

“乔……知……意……我的新娘。”他抬起乔知意的头,把结婚证展示在她面前,“你,没退路了。”

乔知意神色恍惚的看着结婚证上的内容,这会儿是真的心如死灰了。

婶婶也没有给她反悔的机会。

钢印戳上,她就是他的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