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大小姐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暖宝 主角: 夏子薇 边疆 严寒
19.97万字 0.1万次阅读 52.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8章 严寒番外(下) 2022-04-02 19:30:5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128.33
    累计字数
  • 1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8章
简介

我叫夏子薇,是一个被拐走七年的女孩。 七年后,我被接回了曾经夏家。 夏家已有了另一位千金小姐,夏悠。 夏悠的青梅竹马,也是我喜欢的少年。 多年以后,边疆嗤笑地提醒我:夏子薇,这个世上没其他男人值得你喜欢了么?

第1章 夏悠比我大一岁,是夏家最惹人疼爱的大小姐

我叫夏子薇,这名字念着跟《XX格格》里的一位民间格格相似,我不知道给我取名的夏盛泉是抱着什么心思把这个名字按在我头顶上,就像我一直弄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稀罕我这个亲生女儿。对了,还没有跟大家说,我的遭遇也跟那格格有一定重合性,3岁的时候由于不够机灵被某人犯拐卖,给一对不孕不育的夫妻当了7年闺女,等警察同志找到我,并带我回到夏家时,夏盛泉已经重新领养了一位女娃,取名夏悠,夏悠比我大一岁,是夏家最惹人疼爱的千金大小姐。

而我在夏家呆了数年,在这漂亮的大房子里明白了两件事。

一是,夏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夏盛泉的宠爱。

二是,我夏子薇即使花费九牛二虎之力却得到夏盛泉一番训教。

我15岁那年读高二,和严寒一个班。而从小和严寒一块长大的夏悠却去了文科班,不是她不想跟严寒腻在一块,只是因为从高一入学开始,她理科成绩从来没有及格过,相比她的历史政治,简直是太丢了夏盛泉的脸面。

夏盛泉那段时间也急过,聘请了数理化数位名师家教给夏悠轮流补习,但是在文艺体美格外争气的夏悠就像扶不起的阿斗,夏盛泉的苦心除了害得他的宝贝女儿挂了一个星期的营养点滴,数理化的成绩还是没有提高一点儿。夏盛泉虽然怒其不争,但是对夏悠的疼爱还是有增无减,要不也不会在夏悠升高二那年,大摆筵席庆祝夏悠钢琴过了十级。

夏悠要去文科班的那天趴在我怀里大哭了起来,我不想她哭脏我的新校服,连忙安慰说:“你别伤心啊,严寒学理,你学文,文理合璧,金童玉女啊。”听了我的话,夏悠破涕而笑,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小薇,你真会安慰人。”

升入高二,我意外和严寒成了同桌,我对这点很郁闷,因为毫无疑问,我成为了夏悠传递消息给严寒的信鸽。

不过有次严寒却无意跟我提到说是他主动要求老师跟我坐的。我问他为什么,他是这样回答的:“你是夏叔叔的女儿,我有义务照顾你。”

我不服气了:“现在是你照顾我,还是我在照顾你们啊?啊?”

严寒一脸严肃地看了我一眼,用略带成熟的少年音对我说:“以后别多管闲事啊。”

我拿出一本习题册哗啦啦地开始做题,边做边说:“你以为我乐意啊。”

严寒缄口不语。

-

高二刚开学那阵,有次我去上厕所的途中听到两则八卦消息,一是江陵从韩国整容回来了,二是严寒和江陵好上了。

听到前面的消息,我不厚道地开心了一下,当然开心不是江陵变漂亮,而是全校都知道她整容了,即使没整容,大家也都认为她整容了。

至于听到第二个消息,我郁闷了。

打开女厕所外面的水龙头,听着哗啦啦的水流声,看着窗户外面瓦蓝瓦蓝的天空,胸口升起的一道郁气不知道怎么释放出去。

教室距离厕所有一定的距离,但是我没想到会在半路遇到严寒。

秋老虎过去,气温乍冷,严寒长衣长裤的模样显得身型颀长。

因为我和严寒还算有那么点交情,即使刚刚对他的郁气还没有散去,但是也不至于照面不打招呼。

“严同学,这是要往哪里溜达去啊。”

严寒对我这种不知道从哪部电视剧学来的腔调一直很反感,皱了两下眉头,回答说:“男厕所。”

我连忙给他让路:“你快去吧,不打扰你方便了。”

严寒瞅了我一眼,点点头,然后从我身边越走。他从我身边越过的时候,隐约间飘来一股淡淡的肥皂香。

很好闻的味道。

回到教室,边疆又过来向我借笔。

我狠狠地剐了他一眼:“你能不能给我消停点啊,一个学期下来,为了您边疆同志,我需要多准备一捆笔啊。”

边疆对我的话不以为然,在我前面的位子坐了下来,玩弄着自己这双骨节分明的手:“夏子微,你别那么小家子气啊,不就是一支笔么,至于跟我斗气不,回头我买一捆给你成不,现在行行好,借我一支?”

我从抽屉拿出一支原子笔递给他,在要递到边疆手里的时候突然停下来,凑上脑袋问他:“江陵真的跑到韩国整容了?”

边疆一双上挑的凤眼蕴着笑意:“你关心这个干什么?”

我笑了两下,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壳:“想问问她费用的问题。”

边疆狐疑地看着我,然后感慨似的说了句:“其实我也就不明白了,明明有中上的水准,非要把自己往国色天香那里靠,结果把自己变成了庸人之姿。”

我张了张嘴:“听你这口气,江陵同学是整容失败了?”

边疆对我这句话不满意了:“怎么听你这口气,很幸灾乐祸啊。”

“你别那么想我啊,我再不济也不至于那么不堪啊,大家同学一场,我惋惜她还来不及呢。”

边疆哼了声,从我手中夺过原子笔,留下一句“女人真是可怕的动物”后,将笔放在我身后的座位,然后长扬而去,走出了教室。

我扭过头,对着他吼了句:“回头别忘了给我买一支笔去啊。”

-

第三节课是我最讨厌的英语,英语老师是一个地中海的老牌子教师,姓王,单名一个飞字,念起来,这个名字女性而贵气。因为我们班是重点班,学校最好的师资都往高三(9)班塞。所以这样说来,王老师也算是名师一名,讲课思路清楚,外加每五分钟可以来句冷幽默,时而还会给我们讲点异国趣事,无论哪点,都可以证明他是个不错的老师。

但是名牌老师已经拯救不了我的英语成绩。这样说吧,我的英语就跟夏悠的数理化一样不争气,常常在及格边缘线徘徊。严寒说了能不能考上A大,我英语必须有一个质的飞跃。这话我懂,但是我从小就接受山沟沟的教育,即使我是当地小学普通话最标准的,但是在夏悠已经能够利用英语做基本对话的时候,我还只会阿喔俄,也不知道阿喔俄变成大写后,就要换一个读音,要念成ABC。

多年后,虽然我英语不止有一个质的飞跃时,在娱乐八卦里看到某教主将“not at all”唱成“闹太套”的时候还特别理解,如果当年我来唱,还不知道唱成什么套呢。

-

严寒去了趟厕所后,便没有赶回来上英语课,对于作风严谨的他,很少犯迟早错误。我问了问坐在我身后的边疆:“今天男厕所很拥挤吗?”

边疆转着从我这里拿走的原子笔,头也不抬一下:“没啊,挺空的,一人一个坑。”

这时,王飞叫了我的名字,并用英语问我严寒去哪里了。他大概也刚发现他的得意门生没有出现在他的课堂上,所以询问我来着,并阻止我扭过头和边疆说话。

我说用中文回答:“厕所吧。”

王飞脸色一沉,然后继续讲课。

英语课上完,严寒从教室外面走进来,屁股还没有坐落椅子的时候,我就问他:“去哪里了,忘记带纸还是纸巾不够用?”

严寒瞪了我一眼,然后告诉我说他是被班主任叫去了。

班主任姓姜,人很好,我们都亲切地唤他老姜。我问严寒:“让你准备今年的全国数学竞赛?”

严寒眼尾轻抬,摇了摇头说:“是关于早恋问题。”

有点被我猜中,我拍了下他的肩膀:“我理解少年怀情,有点风花雪月的念头也是正常的,不过你怎么就中意上江陵了呢,夏悠如果知道这事,非要出什么意外不可。”

严寒不悦地说:“谁说我中意江陵了?”

我说:“我们班去厕所经过的五班,六班,七班,八班都在谣传呢。”

严寒从抽屉里拿出下节课要上的物理课本,两道好看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义正严词地跟我说:“你知道是谣传就好。”

虽然大家传闻江陵回来了,但是今天上学到现在,我还没有看见过她。我猜想她应该是接受不了强大的舆论压力,哭哭啼啼地跑回家了。因为看不见江陵整容后的面貌,我只能在脑海意淫一番,结果越想越欢乐,头一次那么想见到江陵同学。

我把这事跟严寒说了下,他骂我无聊,为了证明我并不无聊,我拿出一张英语试卷做选择题,一口气做了二十题。对答案的时候发现只错了四题,我开心坏了,不过开心的情绪维持到放学下课后,夏悠过来找严寒。

夏悠今天穿了件英伦风的格子裙,加上长发飘飘的样子惹得众人纷纷侧目。夏悠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美人胚子,不然夏盛泉也没有本事能在孤儿院里一眼挑中她。

有一次我厚颜无耻地问过边疆,我跟夏悠到底谁更美点。边疆那段时间正在迷上武侠,将金庸的小说都翻乱了,思忖了下说:“一个静若幽兰,一个灿若玫瑰。”

边疆这话对我挺受用的,我笑道:“这不是金庸评价周芷若和赵敏的么,所以边公子还是挺看得起小女子的?”

边疆扯笑,眼里有丝戏谑:“夏悠静若幽兰不假,至于你的灿若玫瑰,纯属逗你玩的。”

夏悠过来是和严寒一起结伴回家,严家跟夏家住的近,两幢别墅之间只隔着一座假山,假山上引流而上的溪泉常年叮咚叮咚地响。

“今天的功课怎么样?”严寒笑望着夏悠。

“还好吧。”夏悠今天的神情有点郁郁不欢,我猜想她应该也听到了严寒和江陵的传闻,不过夏悠应该要比我还要郁闷几分,因为江陵正是她最好的闺蜜。

“怎么了?”严寒看见夏悠这副表情,关心地问道。

夏悠没说什么,然后转身走出了教室。

严寒望着我:“她怎么了?”

“鬼知道。”我拿了本英语读物放进包里,悠悠道:“别愣着,快去追吧。”

“你收拾好东西就回家,别在路上溜达,注意安全,知道么,别让夏叔叔担心。”严寒留下一大堆话,便去追着夏悠出门了。

“别让夏叔叔担心。”我在心里重复了下这句话,心口像是被什么砸出了一个窟窿,然后冷风什么的拼命地往里面灌,将里面吹得七零八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