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肥妻归来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兜兜缺钱 主角: 陆皓 江楠
125.89万字 3.6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70章 我是她的书迷 2022-12-02 13:42: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5.89
    累计字数
  • 26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70章
简介

中医传承者江楠,被人设计陷害入狱,临死前她才得知,自己在襁褓里就被人狸猫换太子。 重生新婚夜,她选择留在毁容丈夫身边,凭借绝妙医术,还他一张英俊脸,夫妻携手弘扬中医,顺便虐渣撕莲花,夺回属于自己的人生。

作品荣誉
第1章 医死亲生母亲

“爸,好消息,我哥已经把他养母刺激的断了气,按照你的吩咐,会嫁祸于江楠,我哥已报警,她很快就会被抓走了。”

浓妆艳抹的女人,语气满是阴毒,面容扭曲。

一脸猥琐的老头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老子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认儿子了。”

他抚摸着手中的玉坠,“得亏这个玉坠了,不然咱们还真找不到你哥。”

“江楠要是知道她医死的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会是什么表情呢?”

江梅面色狰狞扭曲,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江大明冷哼,“那也是她咎由自取,她十岁那年,我把她送给人贩子拐走,可她自己又找回了家,怪得着我?”

“这一次,她逃不掉了,顾夫人一死,顾家人永远不会知道江楠的身世,她就算不死,也得蹲一辈子监狱。”

江梅一想到,很快就能跟着她哥哥享受荣华富贵,面上一片得逞之色。

“先别得意,去把门关上,她要来找咱们,可不许开门。”

此时,站在门口,将客厅里的对话一字不差听进耳中的江楠,面容冰冷至极,嘴角勾起一抹自嘲。

垂在身侧的手,狠狠的颤抖。

她刚得到消息,她负责治疗的病患顾夫人莫名死亡,她惊觉其中有蹊跷,趁警察还没赶到之前,急匆匆过来找江梅。

她的妹妹江梅最近一年来,一直与顾夫人的儿子出双入对,传说她是顾亚杰在外包的二奶。

她希望江梅能出面周旋了解情况。

没想到,刚到门口,就听到了如此惊天大秘密。

原来这一切……

竟是阴谋。

还有她的身世,果然有蹊跷!

她曾怀疑过自己可能不是江大明和王胜兰的女儿,也曾暗自调查,均没线索。

却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是顾夫人孙婉茹的女儿。

顾亚杰是江大明的儿子?

那这是………

狸猫换太子的戏码?

更令她无法置信的是,顾夫人竟是被顾亚杰刺激致死,还要让她做替罪羊,一箭双雕。

江楠嘴角浸着冷意,意识到,她的背后,有一张巨大的网,向她铺开。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离开这里,想办法反击,可……晚了。

江梅已经发现了她。

江梅看到神色骇人的江楠,暗道不好,朝屋里喊,“爸,江楠都听到了。”

江楠刚要转身,就被江大明和江梅联合扯进了屋,客厅的门,砰一声被关上。

江家父女目光阴森森的看着她。

既然逃不了,索性就跟他们掰扯,她藏在兜里的手,默默的按了三个数字,拨通。

一手不动声色的从包里摸出自己的银针,她看着江大明质问,“顾夫人是我母亲?顾亚杰是你儿子?”

江大明也不再装慈父形象,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生动表现了什么叫坏人变老。

“是又怎样,顾夫人已经死了,明天就会对外宣称,是被你亲手治死的。”

“不过,你也别太愧疚,毕竟当年是她抛弃了你,她现在死在你手上,也算因果报应,你们娘俩,到了地下,再续前缘吧。”

“你们不会得逞的,我相信顾家其他人没那么愚蠢,还有陆皓,他会还我清白。”

江大明不留一丝情面的狂笑,“哈哈,你给顾夫人治病,就是你那个丑八怪对象陆皓引荐的,很快他将经历一场车祸,死心吧,这一次,他不会再像你十岁时那样搭救你了。”

听闻陆皓也在这些吸血鬼的捕杀之列,江楠强忍镇定的情绪,彻底失控,“混蛋,我跟你们拼了!”

她欠陆皓已经够多,谁伤害他,她会拼命。

她疯了一般朝江梅扑过去,手中的银针,戳进了江梅的眼睛。

她几年前经历过一次绑架,因此有个习惯,一旦有事独自出门,都会在身上藏些东西自卫。

“啊!我的眼睛……”

“死丫头,我打死你。”

在江大明扑上来时,江楠的手中的针又疯狂的戳向了他。

江大明瞬间捂着剧痛的眼,撕心裂肺,“畜生,我要打死你。”

江楠看着滚在地上的人,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笑,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联系陆皓,阻止车祸。

在她起身的一瞬,滚在地上的女人,摸索着捞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砸向她的后脑勺………

江楠呆了一秒,直直倒地。

兜里的手机散落,还显示着通话界面……

………

江楠是被热醒的,她难耐的动了动身子,感觉自己似乎置身于一个大蒸笼,热得喘不过气来。

眼前一片漆黑,不知是人间还是地狱。

她摸黑掀开身上盖着的厚重的被子,抬手摸到自己的大腿,掐了一把。

有痛感。

还活着。

她迷茫地伸手去触摸周围的环境,试图搞清楚自己眼下的境况。

手试探着往身侧伸了伸,摸到了什么滚烫又硬邦邦的东西。

类似于………胸肌?

继续往上摸。

咦……

这上下滚动的,好像是男人的喉结?

她身边有男人?

随着她手上的动作,身侧传出一声闷哼。

江楠吓得一个激灵,急忙收回手,慌乱地爬坐了起来。

等她适应了黑暗的环境,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的月光,隐约能看清此刻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场景,好像似曾相识。

她试探着在窗户后面摸了一把,果然,摸到一根灯绳,一拉,垂挂在椽梁下的灯泡亮了。

她晃了晃眼。

屋里的陈设,清晰地出现在她面前。

具有九十年代特色的橘黄色炕柜,四条腿的桌子,炕柜上还贴着喜字。

以及………

炕上熟睡着的半张脸包着纱布,看不清面容的男人。

江楠被眼前这一幕惊的差点呐喊。

这是婚房?

炕上躺着的是陆皓。

她强压震惊,一低头,看到的是自己身上大红色布料衣衫,还有两条柱子一般粗的大腿。

这模样,她不陌生。

她没被那一烟灰缸砸死,回到了九二年五月,跟陆皓的新婚之夜。

江楠跳下炕,看到桌上摆放着两个红色尼龙网袋,网袋里装着印有大红喜字的搪瓷脸盆,有镜子,梳子,鞋油,牙缸子等各种颇具年代感的东西。

她迅速拿起一个背面贴着美女画像的圆形镜子,怼到了自己面前。

镜子里出现一张肥愣愣的大圆脸,头发乱糟糟的,挺埋汰。

这个模样,她可太熟悉了。

二十岁时的自己。

她放下镜子,怀着激动的心情,跑到炕沿前,看着炕上躺着的男人。

她伸出颤抖的小胖手,忍不住去摸熟睡的男人的那半张脸。

手刚触碰到他的脸,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烫?

跟他胸膛一样滚烫。

前世的记忆出现在脑海中,她跟陆皓的新婚夜,陆皓因为烧伤,加上被折腾着结婚,晚上发高烧差点送了命。

江楠顾不得沉浸在重生的喜悦中,赶紧下炕,去给陆皓找药。

桌上放着一个白色小塑料袋,里面装着很多药品,有碘伏,消炎药,还有这个年代最常见的退热神药安乃近,应该是他眼下都需要的药品。

江楠找了个杯子,从大红色的暖壶里倒了杯水,试了温度,拿了消炎药和安乃近,走到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