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仙门都求我去种田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作者: 瑰夏 主角: 陈苗苗 墨玄明
88.58万字 1.7万次阅读 36.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26章 黄泉之门 2022-10-07 01:04: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88.58
    累计字数
  • 20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26章
简介

赏金猎人陈苗苗意外穿越了,此地天才多如狗,大能遍地走,可偏偏她穿越的是个无法修炼的小傻子?! 身无分文的陈苗苗茫然四顾,最终只能乖乖干起老本行杀人,啊不对,是种田! 啥?龙尾草一草难求?我家后院遍地都是,我拿来喂小猪。 啥?紫灵芝价值万金?我家小猪一拱一个准,炖汤刚好。 啥?百星太岁可起死回生?作小零嘴吃妙极。 陈苗苗名声大噪,身边的“尾巴”越来越多,还有一个精致漂亮的小光头抱着她的腿喊娘亲。 就离谱!!!

作品荣誉
第1章 穿成了小可怜?

噬魂江。

“陈苗苗,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又蠢又丑,偏偏你爹还恬不知耻给你找一段这样的好姻缘!你不看看你自己,你配吗?!”

“……”

“去阴曹地府找你爹吧,陈苗苗。”

“……”

“丢下去!”

……

陈苗苗被丢入了奔涌的噬魂江,灌顶的水浪如同万万厉鬼,咆哮着将她淹没。

她以为自己会被暗流挤破五脏六腑,但疼痛感非但没袭来,她还做了一个非常荒诞旖旎的梦。

梦中的她仿佛失去了理智,死死压着一个无法动弹的男子,她所做的一切都叫人脸红耳赤、心跳加速,而男子也从最初的无力反抗逐渐变成主动,梦中的温度截然攀升。

有交缠,有挣扎,更有无法遏制的颤栗。

她记得,那是一双略带薄茧的、修长有力的大手,禁锢着她,强迫她深深沉沦于暗海。

窒息的眩晕感几乎能击穿陈苗苗的灵魂,以至于她竭力睁开眼,也看不清对方的容颜,唯有那双泓邃无垠的眼,美得惊心动魄。

“你是谁!”

对方厉声质问,除了愤怒还有恼意,仿佛被狠狠羞辱了一般。

她张了张嘴,溢出唇瓣的话语破碎零星,连她自己听了都窘迫不已,对方果然也听红了眼。

“你……不知羞耻!”

他气急败坏地低吼。

是啊,太羞耻了!

怎么能做这样荒谬色气的梦?!

神情扭曲的陈苗苗一边吐槽,一边咕噜噜爬起来,暗忖自己一定是工作太累才会做这般莫名其妙,反正钱也赚够了,差不多就退休了吧!

买它十亩八亩地,开展她心心念念一辈子的事业,种种菜,养养鸡,不也挺好的么?

陈苗苗正美滋滋地想着,一股刺痛如同洪流涌入她的脑海,不属于她的记忆强势又霸道地融入她的灵魂。

被殴打、被嘲讽、被辱骂、被下药、身败名裂后被丢下滚滚江流之中……这是极为凄苦的、无助的短暂一生,它属于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少女。

少女如同寒夜里的白露,不曾见过朝日烈阳绚烂晴空,便已陨落,而她则穿越到了少女的身上。

陈苗苗看着眼前这双布满江沙泥泞的小手,脑袋嗡嗡发疼。

她终于记起来了,在最后一次任务中,她被“猎物”用计炸了个粉身碎骨,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她竟在异世界重生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陈苗苗很快就消化了原主的记忆,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傻子”,生活简单得很。

正是因为简单,也愈发凸显了她所承受的、纯粹的恶。

在这个实力唯尊的修真世界里,原主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注定被欺压、被鄙夷。

而苦难不仅来自于外界,还有如同蚂蟥般吸着她的血,鸠占鹊巢的所谓亲人们,忘恩负义无耻卑劣的“未来婆家”,甚至还有奴大欺主的仆人。

仿佛弱小就是原罪,就注定该死!

将记忆“消化”完毕,陈苗苗久久不能平静,她将手覆盖在身前,幽幽道:“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谁?!”

陈苗苗猛地抬头,目光如冷箭,直视江滩之外那高耸入云的苍劲巨树。

树冠浓密,江风猎猎,分明什么都看不真切,但直觉告诉陈苗苗,有什么恐怖的存在正蛰伏在其中……

“滚出来!”

陈苗苗冷喝。

暗中之人听罢,缓缓踏步而出。

陈苗苗死死盯着对方,神情却从警惕逐渐变得呆滞,甚至最后还悄悄咽了咽口水。

乖乖,她是不是看到神仙了?!

来人身形挺拔冷峻,从容的姿态若晕染的水墨画卷,面上带着半张精致的鎏金面具,露出的肌肤如雪如霜,唇若渥丹。

整个人就好似从空中倾泻而下的银色月辉,雅到了极致,亦寒到了骨髓。

他静静凝视陈苗苗,不言不语,眼神幽暗晦涩,复杂难辨,看得陈苗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丁点儿爱美之心也当即烟消云散。

她甚至以为自己是什么超级渣女负心人,占了眼前人的便宜又把人抛弃了,否则他为何这样看她?!

陈苗苗接连后退几步,确定以及肯定原主的记忆中没有这个人,而自己就更不可能见过他。

她从来都是洁身自好的新世纪好青年,最多就是做了一个带点颜色的梦,可和你丫的也没关系啊,陈苗苗便壮着胆子喊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人啊!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了!”

陈苗苗刚从地上爬起来,江滩上满是烂泥,所以她除了手上有泥垢,小脸蛋也花里胡哨的,浑身上下几乎没一处干净,反倒衬得一双凤眸愈发亮而有神,熠熠生辉。

而今恶狠狠瞪着自己,就像一头虚张声势的凶兽幼崽。

又奶又凶。

墨玄明神色复杂:“……”

长久的沉默过后,他终于开口,声如其人,如冰如玉,冷冽寒凉,却准确喊出了她的名字。

“陈苗苗。”

三个字,暗藏着咬牙切齿的嗜血味道。

陈苗苗:“!!!”

陈苗苗前世是赏金猎人,干的是在刀尖舔血的活计,对“杀气、怨气”之类的情绪最为敏感了,这个男人对她有“杀念”?!

乖乖!

感情她不是他的负心人,更不是他的渣女,而是他的猎物!

这人是陈家人派来的吗?

没想到原主都被陈家人抛尸噬魂江,他们还不放过她!

陈苗苗眼珠子一转,果断决定装傻,反正原主就是个傻子,这人也看不出啥,等他放松警惕了她再逃跑便是。

“嘿嘿嘿……”陈苗苗憨憨一笑,歪着脑袋,故意掐着嗓音道,“啊?小哥哥你是谁啊,你认识人家吗?人家迷路了,想回家呀……”

然而陈苗苗一装傻,此人非但没有放松警惕,神色还从冷傲染上了寒霜,愈发凛冽。

他嘴角轻勾,嘲讽之意满满,像是早就看穿了陈苗苗的小把戏。

“呵呵。”

陈苗苗:“……”

不好,他知道她在装,遇到硬骨头了。

陈苗苗看了看身后的噬魂江,果断朝着江流的方向狂奔而去,准备水遁。

墨玄明哪能让她跑了?

他脚下一点便凌空飞掠到了江面之上,而夺命狂奔的陈苗苗则自动飞到了他的掌心,如同小猫咪般被他凭空捏着后颈拎在了半空中。

陈苗苗:“???”这个动作就特喵离谱,她不要面子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