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霸道老板成为我的男友 9.4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暖宝 主角: 林子夜 顾北辰 莫扬
20.75万字 0.1万次阅读 56.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4章 顾梓楚的番外 2022-03-28 17:36:3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128.33
    累计字数
  • 1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4章
简介

当她活得最窝囊的时候,三年前遗弃她的初恋男友回来了,接着又出现一个莫名的优质男人,对她说,“我们交往吧。” 和初恋复合? 还是接受这个霸道男人的强硬表白? 林子夜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直到男人愤怒地将她抵在沙发,倾身上前:“还挑?你当菜市场买菜啊!” 林子夜:“……” 他跟她说,以后的时光一定比以前的好。因为以后的时光,是他和她的时光。 时光深处,正是幽幽子夜间。

第1章 林子夜发现今天她输得好惨,不管是面子上还

一阵眩晃,林子夜已经被沙发上的男的拉进了怀里,脑袋就像今天早上刚掉进水槽的诺基亚7500,瞬间死机。但身体细胞里的烈女因子却像火山爆发一样,强烈涌现了出来。还没等她自己意识到,林子夜已经涮的一声从那男人怀里挣扎出来,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色……”狼字还没出口,觉得现在又不是在公车上,也不是在小巷里,色狼两字有点不宜喊出。

“非……礼。”一张脸涨的通红,终于找了一个较为文雅的词,虽然够酸腐。

“非礼?”顾北辰将非礼两字嚼了一边,嘴一勾,低低地笑了声。低沉的笑声在这弥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性感。

林子夜感觉自己现在的脸烫的可以煎鸡蛋了。整了整情绪,抬头注视着眼前的男人,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的脸看不真切,身形很修长,懒洋洋的躺靠在真皮沙发上,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扣着旁边的茶几,一副闲逸盎然的样子,像是等待林子夜作解释。连嫖客都嫖成这样,林子夜心里不由一阵鄙视。用程瑾的话来说,就是“妖男一出,谁与争锋”。

“对不起,我不是这里的公关小姐,我只是这里的服务员。”子夜深深吸了口气,用自己最镇定的语气说道。今晚刚来上班的时候,陈姐就要她去给一个钻石级包厢里的一位客人送酒,并再三叮嘱她要她小心应付,说是个不能得罪的主。

“呵呵……”顾北辰缓缓起身,踱步到一整张脸都写满防备两字的女人跟前,伸手猛地将她拉进自己的胸前,“说说,要多少?”笑意盈盈的脸,淡淡的语气,就像跟自己多年的妻子讨论一件刚买新衣服的价格一样。顿了顿,“你倒比一些女人聪明,玩欲擒故纵呢?

原来,他以为自己在玩欲擒故纵啊。林子夜突然觉得挺伤情的,本来就知道在这地方没什么清纯可以装,倒不是她林子夜多么希望自己在这灯红酒绿之地扮演一位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佳人,她也不稀罕。当初说服自己来这工作,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份工作,工作的实质无份贵贱,用自己的劳动换来金钱不是件可耻的事,她林子夜依旧可以像以前一样骄傲的活着。但现在的情形,她的骄傲被折损了。

“对不起,我没那意向。”

“你可以考虑一下,我可以给不错的价格哦。”轻轻撩起子夜额前散落的刘海,动作亲昵地如此顺其自然。调戏!□裸的调戏!根据对男人的划分,调戏也可以分为好几个档次,如果对象是个长相猥琐的男人,调戏就属于性侵犯的范畴,但如果对象是个美男级的人物,调戏可能就会升级为一场浪漫邂逅了。当然在现在这种环境,子夜还没有如此深的道行,能将调戏释诠为浪漫的邂逅,更没有调戏回去的万种风情。

“我是正经的……”心一急,话就乱说了。

“我又没说你不正经,解释什么。”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连,手指却不安分地在林子夜如陶瓷般细滑的脸庞拭过。

“他妈的!”子夜也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脏话,愣了下。但说出来的脏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而且骂人跟解手一样,如果一开闸,就很难中途来个急刹车。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高人,不是人体的泌尿系统除了问题,就是该人的内力精纯雄厚。可惜林子夜身体健康,内力也不够深厚,等第一句脏话一出,第二句话也就不自觉的出来了,“桃花男!”

男人不以为然,无所谓的笑了笑。子夜感觉被刺伤了,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人吗?脑子里此时又浮现出了白毛女被黄世仁侮辱调戏的场景,顿时感同身受,恼羞成怒。

“靠!老娘就是不卖身,你能怎样?”用力推开眼前这该死的男人,狠狠瞪了他一眼,感觉还不够出气,又上前拽住了他的衣领,“再一次告诉你,老娘我不卖身,老娘我是个烈女!”

“好,我知道你是个烈女了,现在可以放手了没。”顾北辰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正拽着自己衣领的女人。眼里的笑意更浓了,没想到这么纤瘦的身体爆发力还不是一般的强,真是个有趣的人。

“哦。”悻悻然地放了手,子夜暗暗懊恼自己以前是不是黑帮情仇的电影看多了,咋就轻易入戏了呢?

“对不起,我激动了。”

“没事,烈女应该这样的。”

“……”

从包厢里出来,子夜偷偷去这里女服务专用厕所占了个坑。这是她来这工作一个星期发现偷懒的好地方,方便又实在,而且既是不幸抓住了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走出去。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人有三急,岂会有罪?

“好的,好的……没问题……您说行就行了……”

狗腿味十足的声音从隔壁坑位传来。陈姐本粗犷的女中音非要加工成妙龄少女银铃般音质,让身在隔壁的子夜不禁打了个冷颤。连忙收拾一下,假装镇定的走了出去。

“子夜啊,等等我啊。”

又是一阵冷颤,心里愤愤道,你丫是透视眼么?这都能被你知道?想归想,还是对在里面正在努力的陈姐“哦”了声表示她在外面等她,感觉不好,又加了句,“快点啊。”

镜子里面的人皮肤白净如雪,一张标准的鹅蛋脸,身形高挑纤细。立在洗浴盆前面,看着镜子里熟悉的自己,林子夜突然有种恍然如是的感觉。有时候生活就像个摇摆手机,就那么一摇一晃,音乐就会转变,从这首跳到了另一首。那她林子夜的生活是不是也在这轻轻一摇一晃间,从轻快《蓝色多瑙河》变成了哀伤的《二泉映月》了呢?

陈姐一出来,就一个劲的朝林子夜笑,笑得比那向日葵还灿烂。

“小夜啊,今天你可以下班了。”说完,又给子夜送来一个太阳花式笑脸。

下班?林子夜心里咯噔了一下,她要不要将“下班”理解为“你被炒了”?原来在厕所偷个小懒的代价是如此残忍的。老天有时候是不是也太长眼了,前一分钟刚做的坏事,就来报应了。

“那个……陈姐……我……”

“小夜做事辛苦,放你假是应该的。”陈容看子夜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了然的朝她笑笑,“不扣钱,不会扣钱的。”说完,就热情的拉着子夜的手一路送出了门口,拦下了一两计程车,将子夜塞了进去。

等林子夜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出租车上飞尘而去了。回头看玻璃外不远处的陈姐还朝着自己挥手再见。深深感慨一声,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

“小姐,去哪。”

去哪?本来打算工作完直接去人医老爸那守夜,现在自己还穿着如此暴露的工作服,浓妆艳抹的,如果这样去给那位古董老爸瞧见了,肾衰竭可能就变成肾枯竭了。林子夜自嘲一声,“去A大吧!”

窗外城市正闹腾,五彩斑斓的招牌灯,闪烁迷离。一张“庆六一,大酬宾”的大型海报映入眼里。林子夜突然想到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家里的小尤丽还算个未成年,应该发个短信祝他节日快乐。正想摸出手机的时候,又想起自己的手机在今天跟小尤丽打电话的时候已不幸掉进了水槽里,当场“死翘翘”。心疼的她恨不得跟着它去了。

到学校的时候,子夜已经睡着了,被司机无情的叫醒,心疼地掏出一张20给司机。揉了揉脸,下了车。白天忙于奔学校和医院,晚上还要去那醉纸迷金的地方服务大众,林子夜的睡眠时间比已经大大缩水了一倍多。所以她异常珍惜一切能睡觉的机会,一逮着机会,就能睡。三个月前还肆意挥霍日子的她现在正努力学会计算日子,怎样吃便宜的食物能带来更多的能量和营养,怎样才能挤出更多的时间去医院看林父和回家打理小尤丽。怎样才能让自己不生病,不花钱。人的潜能往往在濒临绝境的时候得到极大地挖掘,林子夜也就在这短短三个月里发现自己变得很小强,一点也不输于韩剧里那些坚强苦情派女主。

A大的鸳鸯一般都是在晚上9点半出洞的。月上柳梢头,人约九点后。而今晚月黑风高,凉风习习,又逢六一佳节,正是两小情侣你侬我侬,相偎相依的良辰时日。

在林子夜从校门回宿舍的路上,这边的树下,那边的草丛间到处坐落着对对情侣。娇笑声调笑声,声声入耳。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A大的兔可是爱吃的紧呐!

但是林子夜没想到今晚会碰到莫扬,本就挺倒霉的一天,子夜没闲情会想到还有更倒霉的事。和初恋情人偶然相碰本来就是比较纠结的戏码,更何况对方正携手佳人。真是一场糟糕的邂逅。

“子夜。”莫扬清冷的声音在子夜的耳边响起。征了一下,林子夜不由懊恼起来,叫她干嘛啊。问她晚饭吃了没,今天股票涨了没,还是祝她六一快乐?

“林子夜,你在皇城酒吧工作啊!”顾苏芸扫了眼林子夜穿在身上的皇城工作服,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说道。

此动听的声音为什么说总如此不动听的话。

子夜无意看了眼脸色已经变黑的莫扬,朝顾苏芸淡淡的笑了笑,“是啊,怎么了。”

“子夜,真的吗?”莫扬感觉胸口这里突然闷得可怕。

“你当我是神经病啊,无聊到去租一套皇城的衣服穿穿,还出来兜个风。”

“也对,皇城可是名贵子弟云集的地方,现在很多女大学生都打那主意……”

“苏芸。”莫扬冷冷地打断了顾苏芸的话,脸色有些苍白,眼睛却一直停在林子夜的脸。

子夜被莫样看得不自然地侧了下脸,在心里苦笑一声,便直径从莫扬的身边走了过去,擦肩而过的时候,子夜心里一沉,假装镇定,却还是慌了脚步,七厘米的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显得格外凌乱而苍突。原来这么多年了,还是无法做到一笑而过。

女人都是好比的动物,尤其是跟一个男人相关从而联系在一起的女人。没钱的就跟人家比貌,没貌的就比才,没才的还有个气势可以比。林子夜发现今天她输得好惨,不管是面子上还是里子上。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