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且慢 9.6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作者: 久别重逢 主角: 浮光 陆离
36.8万字 0.6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7章 我有所求 2022-05-31 15:53: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6.8
    累计字数
  • 8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7章
简介

仙界人人在传浮光上神喜怒无常手段狠辣 好不容易红鸾星动还被甩弃,暗暗笑话她注定孤苦一生 谁知某天上神带回来一个玉树临风小奶狗 还有人看到小奶狗被上神强拉进小黑屋,皆摇头叹息世风日下啊...... 只有被吃干抹净的浮光暗暗叫苦,这哪里是什么小奶狗!!!

第1章 神尊的失败情劫

腊月最后一场风雪刚入夜就吹开了栖凤宫的朱门,珠帘微颤,猝不及防吹散了浓重的血腥味。

一碗清水,两滴互不相容的血迹将帝后这一生情分推向绝境。

“朕有哪点儿对不住你,为何要如此羞辱朕?”

皇帝博阳红着眼冲到床前,一把揪住女人单薄的衣领,分明已奄奄一息,可那眼里却充满不屑和冷漠。

错的人是她,为什么还不肯低头求饶?

“浮光,我与你青梅竹马,一路扶持到如今,登基后六宫空置七年之久,何至于你要亲手毁了你我?”

“此刻与我论情分不觉得可笑吗?”皇后气息虚弱,下巴微扬,“你为太子时受先皇排斥,是我父亲折损一半势力给你铺平前途,你初时登基,亲王联合边疆造反,是我带兵镇压四方,你听信谗言,姑息养奸,太庙祭祖落入陷阱,是我用血肉之躯带你逃出生天...我落了病根,高烧不退时你正陪着贵妃逗猫,我怀胎六月被暗算险些小产,而你...依旧陪着你的贵妃挑选胭脂...一点点撕毁一切的人是你!”

博阳被她看得发虚,一声声质问如箭穿心,满腹怨怒竟无处安放,只能猝然移目。

她脸上毫无生气的笑容如涟漪层层剥开,推开还攥着自己衣领的双手,将这二十几年蠢透了的感情一并舍弃。

“你于天下无功,于朝臣无恩,于发妻无情,被栾清风肮脏手段耍得团团转,不配为君!”

“住口!放...放肆!”博阳一瞬间呼吸停滞,畏惧感将他束缚,门外脚步声渐近,不等她再用力,他已仓皇松了手。

“姐姐真是一如既往的大胆,皇上可是九五之尊,您有再大功劳也不能这般不敬。”

这声音娇柔缠绵,伴随着侍女鱼贯而入,烛光映出贵妃栾清风雍容娇俏的脸。

皇后从没把这狐媚放在眼里,逼她至此的不是贵妃的狡诈,而是枕边人的薄情猜忌。

身伤何惧,心灰,方至意冷。

博阳甩手起身,落荒般匆匆走到栾贵妃身边,才又端起九五至尊的架子。

栾贵妃担忧地将皇帝打量一遍,心疼地揉了揉被皇后抠红的手背,杏眼瞧见那碗清水,复又笑道,“别为不值当的人气坏了身子,皇后做出这等丑事,您还能隐忍不发,真是难为了。”

“爱妃来得正好,她执迷不悟,朕不想再见她了。”

“陛下放心,薛统领此刻已经肃清了御林军,皇后娘娘的亲信都被斩杀在午门外了。”

皇后静静看着面前男女,分明是清亮明媚的眼眸,却犹如掀起翻江倒海的肃杀,令人不寒而栗。

“咳咳。”她捂胸轻咳,喉咙的腥甜被强行咽回去,“栾清风,你且好好养着这条贱命。”

“您还是多想想自己吧,嫔妾的安危就不劳您费心了。”栾清风后背发凉,面上不露痕迹,她挥手示意奴婢将孩子抱到了跟前,小心翼翼接过还在熟睡中的婴儿,皇后从容的神色终于破裂,随着她的每个动作紧张到难以呼吸。

“虽是早产,看着却比足月的娃儿还要白胖,可惜不是龙种。”

博阳闻言,手握成拳,怨恨地瞪了皇后一眼。

“你胆敢动他!”

“娘娘别急,再不好也是您生的孩子,嫔妾自然不配。”说完,她将孩子抱到博阳面前,“您顾念情分留着皇后,理所当然,可这孽种...”

博阳满心厌恶不愿多看,栾清风却仿佛没看到一般,又说,“如今宫里流言四起,假手他人难保还有皇后娘娘的亲信,您可万不能一辈子都被人戳脊梁骨。不如,陛下亲自处置吧。”

好狠毒的心思!

皇后很想立刻杀了这个女人,将孩子护好,可她身中剧毒,四肢都已僵硬,一口气不知能撑到何时,从未有过的绝望痛苦将她吞噬得皮毛不剩。

博阳看到皇后先前还对自己冷漠绝情,现在对这个孩子却满眼担忧,顿时怒火冲天,一把揪住婴儿包被举过了头顶。

“不要!”

皇帝怔然,她一生飒爽卓然,如骄阳高照,再耀眼的人靠近她都会被掩了光芒,“朕忍你一人独大,包揽军权,忍你狠辣嫉妒,残害宫人...种种所为都忍了,该还的恩...朕都还完了!”

所有经年锻造出来的不动声色与内敛气势都在这一刻崩塌,她不再是万人敬仰,庇护百姓的皇后,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一切,“求求你,这是我们的孩...”

悬空的晃动惊醒了熟睡中的婴儿,啼哭声才刚刚发出,便被落地的声响掩盖。

“啊!”

她撕裂灵魂般的哭喊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汩汩鲜血,浇熄了眼里倔强而微弱的光。

博阳挥袍而走,再也没看她一眼。

潇潇风雪,吹灭窗前烛火,栾清风笑得灿烂张扬,她居高临下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女人,她终于得偿所愿,摧毁了皇后眼里的神采。

“皇后,你看不惯我的奸诈手段,而我偏偏就冲着你的霁月风光。娘娘慧勇无双,即便我们造了人证物证,前朝还有大臣替你说话,就连陛下都忘不了你所做的一切。可您忘了,陛下终归是个男人,您什么都好,就是没情趣啊。”

血从唇齿间渗出,濡湿了衣衫,像晕在荒原的花,“忘恩负义,刚愎自用本就是他一贯作风,你算什么东西?我只恨瞎了眼,信了他这样的人,错付一生...我与他,恩断义绝,与你...”她冷冷挑眉,“这仇...生死必报!

栾清风被吓到,杏眼满是不安和狰狞,“死到临头还胡言乱语。你活着斗不过我,死了还有什么本事!我一把火烧了这儿,明日就昭告天下,皇后娘娘畏罪自尽了。”

浮光抿唇,最终看着不远处死寂无声的婴儿,不甘心地闭了眼。

火光冲天,映红了门前被白雪压弯的桃枝,偌大的皇宫竟无人敢为皇后落泪。

与此同时,三十三重天,无色天,芳菲殿,浮光神尊历劫结束,元神归位。

玲珑榻上的人缓缓睁开眼,大梦初醒,抬指接住划过脸颊的一滴温热,晶莹剔透,她眉心微动,周身蓬勃的神力如箭在弦上,她太久没动杀念了。

好极了,一世威名败给了两个渣。

倏然,心脉处传来的绞痛令她神色一紧,默默将神力运行一周,脸色越来越差。果然,非但没达到稳固神力的预期效果,还被害得元神有损,累累血债又添一笔。

“请神尊安,您回来了。”

早就等在殿外的月老硬着头皮走进来,脸上肌肉笑得发抖。

浮光正压着满腹怒火,纤指一勾揪着那花白胡须往身前一拉,沉声道,“你还敢来?话本子写多了狗血到本尊头上了?”

月老料到难逃一劫,但显然还是低估了神尊可怕的威压,此时心魂俱颤,“神尊息怒!小老儿岂敢?此事有意外,您...先松松手容我说完,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