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大佬他沦陷了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顾小易 主角: 聿执 许言倾
157.52万字 6.5万次阅读 246.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98章 给她吃了什么药? 2023-02-06 19:11: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10.67
    累计字数
  • 129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00章
简介

为了给妹妹治病,她委身于一个陌生男人。 一年后,和新任男友的朋友聚会中,她被那个男人压在洗手间的墙上。  他手指勾开她的裤沿,“一年前的那张床上,你喊了68声我的名字。” 有痛苦难耐的,有疯狂求饶的。 “您认错人了,我从未见过您。” 许言倾仓皇而逃,回到包厢,却被男友拉到了男人的跟前,“能救你妹妹的那种药,只有聿小爷才有。” 她放下身段,戚戚哀求:“小爷,求您。” 聿执将香烟往嘴里一塞,牙齿咬着尾端,冷面冷心,眼神却缠裹住她,拉她沦陷回那晚的疯狂中。 烟灰钻进她低垂的领子里,许言倾烫得一哆嗦,却被聿执攥住了手,拉近。 “药,我有的是,你拿什么换?”

作品荣誉
第1章 我凭什么帮你?

“让我看看,该长的地儿是不是都长好了?”

许言倾被一双手臂按压在坚硬的墙面上。“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肩膀削瘦,因为无力的挣扎,滑出一道深刻的骨窝,许言倾有些绝望地闭眼,一年没见,她以为聿执不会记得她。

聿执一字一顿说道,“一年前的那张床上,我在上你的时候数过,你喊了68声我的名字。”

有痛苦难耐,有疯狂求饶的。

许言倾仿佛外衣被人一把剥开,那晚的羞辱正按着她的脑袋,像是将她按进了滚烫的沸水中一样。

她肯定是不能认下的。

“我从未见过您。”

哪怕是一面,都没有过。

聿执凑近她的脸侧,犀利的目光描绘着她的五官,许言倾的视线不由跌入了男人的眸中。

聿执眼睛里清冷,七情六欲都装不进去。

“看来是我认错了?”

许言倾迫不及待点头,“是。”

聿执一手掐着她的细腰,手指勾住她的牛仔裤,但是没有拉扯的动作。

许言倾耳边那道绵长的呼吸,荡起了她乌黑的发丝。

男人最终放手。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包厢,宋晋走过来拉住许言倾的手,“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女朋友。”

聿执在沙发上端坐下来,长腿交叠,看到许言倾甩开了宋晋的手。

“你别瞎说。”

宋晋搂过许言倾的肩膀,将她带到了聿执的面前。

“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小爷,能救你妹妹的那种药,他有。”

许言倾全身紧绷,震惊之下,她看向聿执的眼睛里出现了模糊的身影。

那位聿小爷夹着烟的手放向脸侧,他骨相一绝,哪哪都漂亮。

有人倾过身要给聿执点烟,他将手放到了腿上。

宋晋见状,忙将手里的打火机塞给许言倾,“愣着干什么,给小爷点烟。”

许言倾攥紧打火机,宋晋还在边上怂恿。

“聿小爷一定会帮我们这个忙的,到时候你妹妹就有救了。”

这句话成功将许言倾推到了聿执的面前,她弯下腰去,聿执将香烟往嘴里一塞,牙齿咬着尾端。

打火机刚要碰到烟头,聿执却一把拿掉了香烟。

“你要什么药?”

许言倾差点被来不及收回的火烫到手。

“保心安宁。”

聿执的目光堪堪扫过她,看向了她身后的男人,“宋晋,这药还没上市,我给不了。”

宋晋冲他眨眼,“我今儿可是特地带着女朋友来见你们的,给点面子。”

许言倾还维持着弯腰的动作,聿执往后靠向沙发,他的上半身被许言倾挡着,形成了别人眼中的盲区。

他面上冷色如冰雕一般,抬眸看她。

“我跟她无亲无故,她也不认识我,我凭什么帮她?”

许言倾拿着打火机的手僵住。

“就当帮我!今儿这事要成了,她就答应当我女朋友了。”

聿执眼神毫不避讳地打量着许言倾,一如他周身的气势,充满着侵犯感。

聿执冲她摇了下头。

许言倾没有别的法子,妹妹的病拖不得了,常医生看她实在可怜,才告诉她保心安宁这药可以救命。

可难就难在,药还没上市,它被捏在聿执的手里。

“聿小爷,这药多少钱,我向您买。”

许言倾朝他再度走近些,腿已经碰到了沙发,她给他点了烟。

男人轻吸了一口,眼睛被烟熏得迷离。

好欲。

就像一年的那晚一样,脸上、身上都透着满满的欲。

“这药,不卖。”

聿执的口气,多多少少有着事不关己。

许言倾也执拗,“多少钱都行。”

男人嘴角拂开,“不多,五十万就好。”

他欣赏着许言倾瞬间惨白的脸色,这个数字挺敏感吧,他就知道她忘不掉的。

宋晋冲上来,“我给,不就五十万吗?”

许言倾满是难堪,她埋在心底深处的痛、羞辱、无力,此时此刻都被聿执野蛮地拖拽了出来。

她转身挡住了宋晋,“这事跟你无关。”

“怎么无关?你是我女朋友……”

许言倾将他推回去几步,他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宋晋,我自己会解决的。”

她眼波澄净,安抚了宋晋两声,这才回到聿执跟前。

“小爷,您高抬贵手……”

聿执隐在一片昏暗的灯光中,整个人看着冷飕飕的。

他不看许言倾,也不同她说话,拿她当空气。

许言倾只好努力地弯下腰,“我先要几盒行不行?”

聿执抿了口香烟,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烟身上弹了下,许言倾想去拿烟灰缸,但是来不及了。

带着温度的烟灰钻进了她低垂的领子里,她被烫得直起身来,下意识用手去掸着胸前。

“怎么了?”宋晋焦急上前。

“没事,”许言倾勉强挤出抹笑,“有个小虫子……”

宋晋脸上有了不悦,可到底不敢得罪聿执,“不就是拿些药吗?又不是值钱玩意,这个忙都不肯帮?”

聿执声音沉窒,目光重落回许言倾脸上,“规矩不能破。”

几人算是不欢而散。

宋晋拉着失魂落魄的许言倾上车,“真不是东西,冷血无情……”

他瞥到许言倾的脸色不好看,“你别放在心上,他就是这样的人,骨头里流淌着一半兽血。别急,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宋晋发动了车子,许言倾兜里的手机振动两下。

她掏出来看眼,上面显示了一条信息。

“过来。”

许言倾眼瞳收紧,望向身边正在开车的男人。

宋晋长得很好,家境也好,可她配吗?

他要知道她跟聿执睡过,他怕是嫌弃她都来不及。

“我想自己走会。”

“别啊,大晚上的遇见色狼怎么办?”

许言倾却是坚持,“回去太早也没用,看着我妹妹那副样子,我难受。”

宋晋叹了口气,“那行,到家了给我发个消息。”

“嗯。”

车子靠边停下来,许言倾目送男人离开后,这才用手机回了条消息,“地址。”

她在夜风里站了十几分钟,等来了聿执的车。

许言倾拉开车门往里坐,“聿小爷。”

有风跟着挤了进来,稀薄中带了一丝夜色的粘稠。

聿执倚在那,肩宽腿长,一看到许言倾,就想到了她不可思议的香软。

“我忘了,你叫什么?”

“许言倾。”

“许、言、倾。”

他嘴里回味,像要将这几个字生咽下去,呵出轻轻的嘲讽。“今晚,你又准备爬我的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