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妃难求 9.5
作者: 夕耳 主角: 顾风华 叶炎柒
51.16万字 1.3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37章:江湖(番外) 2022-06-19 08:00:2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1.1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37章
简介

没落武将千金顾风华,被指婚给无权无势的残疾七王爷。 新婚之夜,宾客散尽,只剩顾风华和七王爷。 顾风华:“你若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把你打残!” 七王爷:“我已经残了。” 顾风华发现这婚也没那么可怕,依然吃吃喝喝玩玩,并暗中收集消息,探查暗算顾家的黑手。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指向了自己那残疾的夫君......

第1章:梦魇

西北荒漠,落日徐徐。

顾风华跋涉到一片沙丘上四下眺望。霎时,她听到呐喊厮杀声从远处传来,还有丝丝缕缕的血腥味被风裹了过来。

那是两军交战的阵仗。

顾风华一惊,连忙朝战场狂奔。

待爬上另一座近一点的沙丘,她看见不远处满地都是折损的兵器,以及战马的、士兵的尸首。

抬头望向前方厮杀的阵营,她一眼就看到父亲骑着战马与敌军酣战。

这时,一支冷箭“嗖”地从父亲背后射来。

顾风华惊慌失措地朝父亲大喊:“爹爹,躲开!”

然而,父亲并没有听到她的呼喊。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冷箭直接贯穿父亲的左肩胛,随即父亲掉落战马。

顾风华疯了一样往战场方向跑,可似乎无论她怎么跑,都只能在一座座沙丘中奔走,无法冲上战场......

轰隆隆,轰隆隆。

顾风华猛然被雷声惊醒,蓦地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身处西北战场,而是坐在一个破庙中。

她起身拍了拍衣裳,暗道:“又是这个梦,背后放冷箭的人,究竟是谁?”

梦里所见,是梦,也不是梦。

七年前,顾风华镇守西北的父亲战死,阿娘也烈性殉情。

将军战死本是荣光,然而事后顾家才得知,这战死有蹊跷——一支冷箭从顾将军的背后而入,而背后是我军阵营。

两年多前,顾风华偷听了祖母和师傅的谈话,方知晓内情。

原来顾家的境地竟如此艰难,自己放肆的人生不过是亲人在负重前行。

那一刻,她像被闪电击中一般,心脏如擂鼓咚咚作响,紧接着怒火攻心,一头栽倒在地上。

醒过来后,她怨,她怒,她恨,泪也流到干涸。

都说人的成长是漫长年岁的累积,但顾风华的成长却在一夜之间完成。

顾家人护着大炎,却被大炎人所害,这世道究竟怎么了?

这大炎,还值得我顾家拿命来守吗?

然而,她终究是将门子女,纵使身为家中最小的女儿,长辈并没有刻意灌输过多的家国情怀,但家风却是一脉相承的。

国要守,仇也要报,顾家人可以战死沙场,但绝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宵小之徒的手里。

于是,她隐姓埋名加入镇西军,暗中寻找父亲之死的真相。

两年了,梦魇仍在,答案未知。

眼见着雷声大,雨点小,风华不作细想,快步走出破庙,翻身上马,策马而驰。

原本回京的脚程是掐准了的,恰好能在城郊与祖母汇合,可夜里忽地下起了暴雨,电闪雷鸣惊得得马儿乱跑一气,迫使她不得不进入荒庙遮雨。

怎地就靠着墙竟睡了半宿,还入了梦魇?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看这天色已是误了此前传给祖母的时辰,还得跑快些!

风华在心里嘀咕,生出了些许焦躁,随即便高高地扬起马鞭,使劲甩在马儿身上。

骏马霎时在林间飞驰起来,马蹄踏得泥泞乱飞,踩到深一点的泥坑,泥巴甚至直接飞溅到她的脸上。

不消一会功夫,那张白皙的脸上便挂满了东一块西一块的污泞,也不知是汗水、雨水还是泥水。

而这逆风狂奔的人全然顾不上伸手擦一把,只紧紧皱着眉头,双手用力握着缰绳,心里暗道:“决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打镇西军而来。”

**

此时的京城骤雨初歇,人声鼎沸,雕车络绎不绝。

对于京中人来说,这是一个极为平常的阴天。只是头夜的暴雨把街道浇得有些泥泞,惹得人们抱怨几句。

几辆有些狼狈的马车驶入了京城。因着马车装扮不打眼,也没什么阵仗,没人想到这竟是将门顾家举家回京的队伍。

“风华还有多久到京?”马车里,顾老太君略微疲惫地问道。

“老太君,按脚程原本半个时辰前就该到了,只是昨儿的暴雨估摸会耽误一些功夫。”一位小姐打扮的少女毕恭毕敬地回答。

顾老太君微微皱眉,念叨:“万望一切顺利。”

“老太君,且宽心。”

马车直接驶到顾府大门,顾府管家早早就带着一行人在门口候着了:“恭迎老太君,恭迎小姐。”

少女用纱巾蒙上半边脸,率先跳下马车,随后搀扶老太君下车入府。

顾府是先帝四十多年前赏的,所处位置略偏,不像如今的新贵府邸都在京城繁华之处,因此众人入了顾府也没闹出什么动静。

又或者说,京中大部分人都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毕竟,顾家没落了。

在全民皆武的五十年前,顾老将军和老太君少年时期征战十年,带领镇西军助先帝打了胜仗,稳定了大炎国的根基,可谓是风头无二。

只是再风光也就十几二十年的光景。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当今皇帝重文抑武,大局谋定后渐渐开始收拢兵权。

顾家二老见状卸甲,将镇西军交给独子,带着两个孙辈去江南养老,远离了京城这个是非之地,风光也渐渐熄了。

老的小的在江南原本挺惬意的,可七年前,年富力强的顾将军战死,情深义重的顾夫人殉情。消息传回江南,原本就一身战伤的顾老将军气急攻心,没捱多久也跟着去了。

此后,陛下令十五岁的顾小将军接替父亲驻守西北,江南顾府就只剩下顾老太君和孙女风华。

如今顾家归京,是因着陛下指了顾家这唯一的孙女为七王妃。

将门王妃本是大忌,但朝中人皆知,以荣华令顾家家眷回京,实则为质,且七王爷生来有疾,又无母族,这不过是帝王家归拢兵权的一步棋,总归是破盖配破锅,不足挂齿。

入府后,老太君进里屋闭目养神。

其实风华未归,老太君面上平静,心里却打着小鼓,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果不其然,一个多时辰后,一个“喜讯”传入顾府:“老太君,宫人传信,赐婚圣旨半个时辰后送至顾府。”

老太君猛然睁眼,急切地问:“风华有信儿吗?”

马车上做小姐打扮的少女换回了侍女装扮,焦急地答道:“城外接应尚无回应,小姐准是被暴雨耽搁了。”

老太君沉思了一会,下令:“着人往西北方向跑一程,务必接到小姐。”

“是!”

“我再小憩一会,毕竟我老了,想必圣上不会怪罪。”老太君决定倚老卖老,为风华争取多一些时间。

半个时辰后,圣旨进府。

老太君不慌不忙地唤人梳妆换衣,随后拄着拐杖急匆匆地走到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