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小时光 9.7
作者: 周灿 主角: 宋又有 顾逢
26.45万字 0.2万次阅读 77.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8章 番外 ·我们的十年 2022-03-28 15:45: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6.4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8章
简介

【青春校园成长+三兄一妹的团宠式甜蜜生活】 宋又有出生的九零年代,她是家属楼里唯一的女孩,于是所有的男孩都理所当然的让着她,她要什么便有什么。 唯有顾逢。 他不明白,他爸为什么每次回来都要格外拿零用钱给宋又有? 他不明白,宋又有哪点儿像是需要大家让着的小姑娘了? 他不明白,他爸怎么就安排好宋又有做他未来的媳妇儿了? 六岁的顾逢可生气了,谁长大了要娶一个这么野的媳妇儿啊? 于是为了以后不娶宋又有,他拼了命的跟她作对,殊不知他说的每句话,后来都打在了他的脸上。 十六岁的顾逢:“宋又有,就算你是一头白眼狼,你也只能祸害我,不能去祸害别人知道吗?”

第1章 我顾逢就是死,长大了也不可能娶她

宋又有出生的九十年代,整栋楼里就她一个女孩,同龄男孩都被要求让着她,至于为什么要让着她,大家也不知道,反正每个人的回答都是“我妈教的”。

可跟她同岁的顾逢不明白,让就让呗,为什么他爸每次从沿海回来,还要格外拿零用钱给宋又有呢?

这瞅她是个闺女,也不至于稀罕成这样吧?“爸,我不是你亲生的吧?”他问得非常委婉,就差加一句,宋又有才是吧。

“胡说啥呢。”老顾狠狠拍了他一下,他们这栋楼是某国企单位的家属楼。老顾辞了铁饭碗,去沿海经商,逢年过节回来一次,家里的两母子全靠街坊邻居照顾,而宋又有的母亲对顾逢一家人最是掏心,家里但凡吃点肉都不忘给两母子分一半,“再说了,你把你的钱分给你小媳妇儿点怎么了?”

彼时的宋又有六岁,天天顶着一张晒得黑黢黢的脸,跟他们追猫打狗,下河摸虾,放眼整个一年级就找不出第二个比她更黑的女生,顾逢一想到自己的人生尽头站着这么个人,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拼尽全力反对这门“亲事”。

于是,他从暗戳戳的跟宋又有抢东西,变成明目张胆扯人的头发,在家里用手柄打游戏的时候,只要和宋又有组队,他也从来不管她的死活,巴不得她早点出局。久而久之,就连宋又有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顾逢不喜欢她,甚至是很讨厌她。

“宋又有,你哪里得罪顾逢了?”宋又有的母亲知道自己女儿在这一片出了名的混世魔王,仗着楼里的孩子让着她,平时没少出去欺负人,“你是不是把人顾逢给打了?”

九岁的宋又有正系着红领巾在厨房里盛饭,一听这话顿时就来气了,“妈,天地良心,我打得过他吗?”

“你比人高出半个头,怎么就打不过了?”

“我怎么就打得过了?”宋又有在外面挨了欺负,从来没到家长面前告过状,都是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所以在她妈心中落下一个“只有她欺负别人的印象”。她一想起顾逢上次抢游戏手柄,把她按在地上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顿时委屈地嚎啕大哭,“我从来就没碰过他,都是他欺负我!”

她妈也很莫名其妙,就随口的一句话,怎么还哭上了?

顾逢刚好过来借酱油,一见宋又有脸都憋红了,整个人就傻了,隔着门前的纱帘直愣愣地盯着她,“阿,阿姨,我来借酱油。”

“是小逢啊。”她妈看了一眼宋又有,示意她别哭了,手忙脚乱打开门让他进来,然而他还没进门,正在气头上的宋又有已经用尽全力把他推了出去。

末了,还不忘把酱油顺给他,“你走,你赶紧走,我讨厌你,哇——”

这哭声可谓是惊天动地,住在楼上的赵俊和楼下的魏欢都穿着一个大裤衩就跑来看热闹,“干啥,顾哥,你把我款姐给打哭了啊。”

“我没打她。”顾逢拿着一瓶半开的酱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你就打了!”宋又有这一嗓门那叫一个大,引得周围的人都探出头来看,看看是谁有脾气把宋家的混世魔王打成这样。

刚从单位下班的老宋,美滋滋提着刚买的熟菜走到单元楼门口,就听见宋又有的哭声,脸色大变,一个劲往上冲:“谁欺负我家闺女了?”

搁普通姑娘早就扑进老父亲的怀里声泪俱下,但宋又有很有大姐风范的做了一个“你别管”的手势,就拽着顾逢的手腕,进了顾逢家的客厅,指着被他掀翻的案发现场,“就这,你把我摁在地上打的。”

赵俊和魏欢也跟着跑进来看热闹。

“我没打你,我只是抓着你手,不让你掐我而已。”顾逢校服的袖臂上还挂着两道杠的中队长牌子,红领巾系得整整齐齐,显得特别正派,衬得宋又有特别的无理取闹:“而且你不也踹了我几脚吗?”

“我没踹!”一听他还想倒打一耙,小姑娘哭得直抽,一双眼睛又红又亮,顾逢连连认错,“好好好,你没踹。”

“你打我。”宋又有重申一遍。

“我打了,我打了。”顾逢怕了,正巧面前的电视机里冒出一句“好男不跟女斗”对他非常具有引导作用,主动伸出手臂,“你打回来,行吧?”

“什么叫行吧?跟你还委屈了似的。”宋又有刚缓和下去的嗓门猛地又嚎起来。

“顾逢,你真的打又有了?”他妈炒菜的空挡,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温声训斥道:“你怎么能打女孩子呢?”

得,宋又有还没完,他妈又来了。

他解释不清,单独拉着宋又有到他自己的卧室,掀起袖子,露出一节白皙的手臂,“来,打。”

顾逢很白,晒了太阳也不见黑,而且唇红齿白,睫毛很长,一双眼角微微下垂,稍微垂眸就会营造出一种无辜的纯白感,让宋又有多多少少有些于心不忍,可真要就这么放过他,下次想打回来,可就难了。

“我能存着,下次打吗?”宋又有一边抽抽一边问。

顾逢一愣,这打人还有存着的?当他这儿银行呢?“宋又有,你要打就打,不打就拉到,反正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你这么凶干什么?”宋又有又要哭了。

得,现在又变成他凶她了。

顾逢彻底被她哭服了,声音也不自觉软了下来,“那你想怎么样?”

“我就想下次打。”

“行,下次打,你别哭了。”

“行。”宋又有跟演员似的,说完这句话立刻就不哭了,抓着他的衣服在自己脸上擦了一把,“我回去了。”

顾逢:“……”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敢招惹过宋又有,干什么都让着她,宋又有也发现了,于是有人抢她东西,她就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看着顾逢,顾逢一想起被她哭声支配的恐惧,立刻举手投降:“我给你买新的,别哭。”

于是,整栋楼最不惯着宋又有的人,成了助纣为虐的那一个。

整个小学时代,宋又有可谓是所向披靡,无人能与之匹敌。可好景不长,上初中后,两人又不对付了。顾逢常年稳坐全年级第一的宝座,而宋又有次次垫底,跟魏欢在倒数第一、二的名次上你追我赶,碰谁上都要问上他俩两句:“你俩又考倒数第几啊?”

宋又有在团宠的位置上一落千丈。

“顾逢,你能不考那么好吗?”宋又有没招了,拉着魏欢“讨伐”顾逢,“你照顾一下我俩的感受行吗?”

她就不明白了,大家学得一样的,玩得也一样的,怎么每次考试下来差距就这么大呢?“就我跟你俩这差距,我能体会到你俩什么感受吗?”顾逢非常真诚的发出疑问,感受这东西得先理解,才能照顾吧?

“哇,”魏欢由衷的发出赞叹,“顾哥,你好厉害啊。”

“还行吧。”

“厉害个屁!”宋又有恨铁不成钢推了魏欢一把:“你到底帮谁呢?”

“我当然帮你啊!”魏欢说:“可顾逢说的也有道理,人是全年级第一,跟你这个全年级倒数第一,能有啥共鸣啊?”

宋又有炸了,“你怎么每次都胳膊肘往外拐啊,说的跟你不是倒数第一似的。”

魏欢说:“我倒数第二。”

靠。

没等“讨伐”顾逢,她和魏欢两个“盟友”倒是先掐起来了。

“屁,你上次就差我一分。”

魏欢不服:“那我上上次还多你两分呢。”

顾逢一听没他的事,转身走了。

宋又有气得跳脚,罢了!求人不如求己!然而她无论多么努力,成绩都在中下游徘徊。

顾逢顿时对她又多了几分居高临下的怜悯,毕竟那么简单的题落到她手里居然都能做出地狱级别的效果,也是没谁了。

中考的时候,他正巧坐在宋又有前面的位置,故意侧身让出一半试卷给她抄,然而宋又有以为他想嘲讽她,一脚踹在他的板凳上,顾逢重心不稳,连人带椅一起摔在地上,成为整所学校经久不衰的美谈。

两个人提起对方都恨得牙痒痒。

而最遭罪的就是他们两个共同的朋友赵俊和魏欢,什么事都得听两遍,还得两边都不得罪,久而久之,两个人也是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绝技。

“顾逢当时不是想嘲讽老子,就是想诬陷老子作弊!”中考结束不久,宋又有就拽着赵俊和魏欢在小区门口的火锅店吃诉苦,两个人顾着吃,光点头,实在不行的时候,就加几句“过分了”、“他不理解”、“啧啧啧”,反正不站在她的主观层面说顾逢一句不好。

过两天,两人又坐在同样的位置,吃的满头大汗的听着顾逢又把这件事说了一遍:“老子看她可怜,冒着考零分的风险让她抄,结果狗咬吕洞宾,直接给老子踹地上,我还要不要脸了?”

两个人继续点头,“过分了。”

“她什么意思啊,老子就不会对她好是吧?”

“她不理解。”赵俊一边附和,一边摇了摇手边的易拉罐:“顾二,哥能再来瓶雪碧吗?”

“喝,点两瓶。”顾逢根本就顾不上吃东西,单手撑着大腿,拿起桌上的半瓶可乐猛灌一口,“而且你们没看见她踹了我之后的表情,那叫一个为民除害的大义凛然。”

赵俊从锅里捞起一把牛肉,用筷子一起捋进碗里:“啧啧啧。”

魏欢抽空听了一耳朵,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连这第二瓶雪碧都喊得恰逢其时。

“我倒要看看她能考多好。”顾逢说。

魏欢没心没肺,“宋又有也这么说的。”

“她说什么了?”一听宋又有还敢在背后恶人先告状,顾逢更加来气:“她还有脸生气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