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我碗里来 9.6
作者: 虞荆向生 主角: 陆如歌 商晏
27.71万字 0.1万次阅读 65.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七十一章 完结 2022-04-14 11:53:5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2.5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1章
简介

陆如歌在二十五岁那一年,经历了一堆连续不断的破事。 先是被人戴了绿帽子,上酒吧喝个酒碰上个缠着她不走的花(霸)美(道)男(总裁)。 陆如歌深知,这个世界上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一定要用钱来解决,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甩出了一张卡,妄图用金钱来解决这段并没有可能继续的关系。 商晏看着眼前那张卡,扭头望了望他那辆正在被交警贴罚单的兰博基尼:“....” 心情有点复杂。 珠宝大亨男主vs翻译官大美人

第一章 好像心动了

“轰——”

舒城四月份的天气如同刚出生着地的婴儿般变幻莫测,像是急着要向大人们展示自己的变脸一样。

几分钟前室外还是艳阳高照,突然间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天地间灰色混为一体,豆大的雨滴砸洒在窗户上,密密麻麻地聚在了一起。

“我的被子还在楼底下晒着呢卧槽!!”

“完了,出门没关窗户,心疼我的褥子。”

“还十分钟就下课了吧?我好像没带伞,你带伞没?”

……

讲桌下的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在课堂上。

而这个房间里,唯一一位授课的英语老师,此时脸上的阴色甚至比窗外的天空更加浓郁,沉的如同要坠下来一样。

就在刚才,第一道大雷响彻云霄之时,陆如歌收到了两条连续发来的,来自于同一个人的短信。

“[图片]”

【陆如歌,这就是你自视清高的后果,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吧!】

陆如歌攥紧了手中的苹果机,一步步的将照片点开,放大。

照片中的男人一身白色酒店睡袍,腰间的系带松松垮垮,眼神宠溺地注视着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女人。

身后的床铺混乱的团在一起,显然是刚征战结束的沙场。

而刚好的是,这一男一女,她都认识。

女的是她的高中同学,那个处处想跟她比,但她又不削于跟此人纠缠的方明夏。

至于男的....

陆如歌苦笑。

那个男的她再熟悉不过了。

谁让他是她相恋六年的男朋友。

两个人从大学走向毕业,他选择了坚持自己的梦想,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娱乐圈里著名的导演兼制作人。

而他的成名作《隽语》,还是靠陆如歌借给他的钱,才能顺利的完成了拍摄,从此以后声名大噪。

“Singing,你是不是不舒服,我们还上课吗?”

一位女同学大胆出声,打断了陆如歌内心手撕渣男暴力场面的幻想。

陆如歌都忘记了自己是在上课。

她研究生毕业后选择了留在舒大教书,专带商务英语这门课。

陆如歌咬了咬嘴唇,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个老师。

一位男同学:“是呀Singing,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呀。”

陆如歌勉强的笑了笑,唇角勾起的弧度微不可见,用英语回答,“没事的,我跟你们一样,也在发愁没有伞的问题”

“没关系!我有!!”

一位胖乎乎的男生挥了挥手中的雨伞,“老师!我不介意您跟我用一把伞!我绝对把您滴水不沾的送上车!!”

“行了行了小胖同学,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体积,就你这样的还跟咱们singing打一把伞,伞能装下你就不错了!”

刚才那位男同学调侃完小胖后回过头,从桌洞里拿出一把伞,“保护Singing人人有责,老师,我也有伞,我送您上车吧,我瘦,绝对淋不着您!”

“老师我也有,您选我吧!”

“哎哎哎干嘛愿选你,你伞小,singing跟我走吧!”

教室里的男生轰隆隆的炸了起来,一瞬间象牙塔的殿堂变成了街尾的菜市场。

陆如歌头痛的捏了捏眉角,“安静——”

她这会没有心思像以前那样和他们开玩笑,只能勉强自己不要将情绪表现的太明显。

“我一会跟别的老师一起走,而且我办公室有伞,你们自己别淋着就行了,注意安全。”

她抬起胳膊看了看手表,“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复习一下今天学习的知识,PPT我等下发到班群里,课后作业上课时已经布置过了,这会功夫你们可以跟小组成员讨论一下,下周这节课要小组上台演讲。”

说完她便坐了下去,电脑的显示屏挡住了她的脸。

讲台下鸦雀无声,过了半分钟才能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开始讨论。

不过讨论内容不是跟课程有关的,而是刚才陆如歌反常的表现。

“Singing怎么啦,感觉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明明刚才还不是这样啊”

“我也觉得,以前Singing很温柔大方的呀,经常和我们开玩笑,还没见她这么严肃过呢”

“哎,可能这就是美女的烦恼吧,我们Singing又美,学历又高,英语说的又那么6,关键还这么年轻,也没比我们大几岁,昨天我还看见有个国贸的即将毕业的大四学长跟Singing表白来着。”

“啊??又来?!结果怎样,成功了吗?”

“成功个屁,这是第一次有人跟我们Singing表白了吗,怎么可能成功!”

“也许她就是在烦恼为什么总有学生跟她表白。”

“.....”

陆如歌两只耳朵嗡嗡作响,手机屏幕黑掉又亮起,来来回回反复了好多次。

妈的,真他妈窝火。

下课后,陆如歌先是回了办公室。

“如歌你怎么啦,怎么魂不守舍的样子?”

明晨一边收拾桌面的东西,一边问陆如歌。

“没事”,陆如歌抬起头,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就是被绿了,一时有点窝火。”

明晨:“???啥玩意?你被绿了??谁啊!?大导演?不是吧我去!”

明晨两只胳膊来回比划,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王辉?大导演!?他....他怎么可能啊,你俩不是特别好吗,都多少年了啊!!”

“是啊,我本来也这么觉得的”,陆如歌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像是做了个什么决定,一键发送。

“但是照片都摆在这儿了,经过我的鉴定,这照片情况属实,这姿势也不是说P就能P的。”

她把手机转了个圈,“嗯,头也没换过,行了,这就是他,没跑了。”

随着她最后一句声音的落下,对方也回了她的微信。

明晨凑过头想看看她刚才在干什么,陆如歌大方的将手机递给她看。

窗口是王辉的,前两条微信是陆如歌发的。

“[图片]”

【拍的不错,就是显腿短,肚子赘肉出来了。】

王辉:【如歌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明晨将他后半句话读了出来,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职业素养。

“那他妈是哪样?他难道要告诉你他俩是在拍封面??那我们是不是得夸夸他太敬业了,爪子都放人家胸上了!”

陆如歌嗤笑,心中早就做好了打算,“要不说呢,算了,就这么着吧,就当我这几年青春喂了狗。”

话即,她挑了个吐着舌头白尾巴的狗的表情包发给了他。

并带上一个字——

【滚。】

截屏,拉黑,滚你妈的蛋。

明晨冲她竖起大拇指,“就得这样,什么玩意,果然这男人有了钱就变坏了,当断则断,跟他费什么话,没关系啊如歌,咱们条件这么好,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他也没有很帅吧?!”

很帅吗?

陆如歌没有概念,毕竟自己只谈过这一个恋爱。

在她的印象中,王辉应该算是好看的,他比她大两届,似乎是传媒学院的院草。

校草另有其人,好像是商学院的,她没关注过,因此也忘了叫什么。

只记得王辉当初追自己追的死去活来,各种浪漫的招式都尝试了一遍,最终以一首原创情歌征服了自己。

“你晚上有事吗?”

陆如歌理了理波浪长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换下了刚才的职业装,换上了一身时装衣裙,起身披上了一件驼色大衣。

明眉黛目,烈焰般的红唇将这只外貌孤冷美艳的妖精魔化地更加妖冶。

明晨:“没呀,咋了?”

“没什么”,陆如歌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暮色,今晚,要不要?”

虽然没了爱情但至少恢复了单身的自由,她可不想像别人一样,被人绿了以后回家抱着枕头痛苦,鬼哭狼嚎地嚷着“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男人算什么,又不是少了他自己不能活。

——

暮色。

二楼的左侧是这家酒吧的vip席位区,视野极佳,能包揽整个夜场,一般来这里消费的,非富即贵,都是家里产矿如流水一般的富家子女。

“不是我说晏哥儿,你说你这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也得痛快痛快吧,你还真把这地方当喝酒的了啊”

光喝酒,不泡妞。

某人的行为可以说是这一群人中的异类典范。

男人长腿交叠在茶几上,手中的酒杯来回摇晃了几下,慢慢地凑到了嘴边,桃花眼微微抿起,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难喝。”

花花大少宋佑铭翻了个白眼,“是是是是,难喝难喝,跟您家那堆动不动就价值连城的酒相比,这玩意喝着是得难喝,不是,我说——”

他推开凑在怀里的陪酒美女,“你丫是不是哪儿有点问题啊,你当我让你来是让你来品酒来啦,要不这么着,一会我把酒吧经理给您叫来,一会散了您还得给这儿的酒打个星您瞅瞅如何?!”

商晏皱了皱眉头,面露不悦。

要不是宋佑铭非拉着他过来,他这会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种场所。

有那个闲工夫,他还不如回家陪陪他们老爷子,听老头儿吹吹牛也比在这儿舒服。

宋佑铭石化在地,一只手使劲地搓了搓脸。

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指了指一位长相还算清纯的小姐。

他掏出一张卡,小声地对她说道,“看见沙发中间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男的了吗,听着,你要是能做到让他亲你一下,不行”,他想了想商晏这个人平日里对异性的态度

“你让他搂你一下,做到了这张卡就归你了。”

女人眼前一亮,“真的假的?就搂一下?你确定?!”

“我确定”,宋佑铭十分肯定地说,“我急需认证一下我这个哥们的性取向到底正不正常,万一他是个gay,那就坏了,我得赶紧跑,省的我有危险。”

女人:“....”

虽说理由有点扯,但她姑且也信了,反正都是为了钱。

女人整了整衣服,特地将本就不太长的裤子又往上提了提,几乎露出了整个大腿根。

她看向卡座中明显与周遭人群不同的商晏。

男人身高目测186,短发凌厉,英眉坚挺,一双狭长的眼睛如同四月里盛开的桃花,瞳目黑白分明,薄唇微抿,此刻正扭着头望着一楼的吧台,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呼了一口气,扭着屁股踏着猫步走向了商晏。

就在她距离男人只剩半米不到的距离的时候。

商晏回过头,眼皮终于抬了一下。

女人的呼吸似乎都停住了。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gay。

也许是她见过的男人太多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商晏的感觉很不一样。

他并不是性取向有问题,而是这个人骨子里就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清高。

换句话说,他只是看不起她们这个地方罢了。

“这位先生——”

“停。”

商晏伸出食指,指向了女人的高跟鞋脚底。

女人不明所以的低下了头,歪着身子看了看自己的鞋子。

“怎...怎么了,我是踩到什么了吗?”

她还没坐下呢。

商晏收回手指,轻轻的摇了摇头,歪头继续看向一楼的吧台,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她。

“离我远点,你踩着我清新的空气了”

“......”

宋佑铭简直崩溃了,立刻大嚷大叫,“我草你他妈不是吧,这才离你多近你就你哎哎哎你看谁呢——”

商晏刚才歪过去的头一直没有转回来,即使在他身边卖力的大嚷大叫也没吸引到此人的视线。

他朝他眼前挥了挥手,“你看谁呢,还是说你脖子扭住了,要不要我给你叫个正骨的?”

商晏没搭理他,继续看向一楼吧台上把酒当水喝的女人。

“我刚才,好像心动了。”

“????”

宋佑铭下意识的夹紧了大腿。

什….什么意思,怎么他一靠近,他就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