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我在贾府带妹修仙 9.4
作者: 月下果子酒 主角: 贾环
79.39万字 0.1万次阅读 14.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88章 表明 2022-05-05 21:30: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86.8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88章
简介

穿越红楼成人嫌狗厌的环三爷,贾环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接受这个新的身份。 可就在他刚准备凭借自己对红楼历史的了解,改变命运,当当文抄公,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时…… 这修士灵气是什么鬼?这里不是红楼梦吗?怎么大家都开始修仙了?难道我以前看的红楼是盗版? 贾环不禁怀疑人生,还好作为穿越者,他也拥有金手指。 不就是修仙吗?我也会!

第1章  这特么真是红楼?!

大雍朝,京都贾府。

贾环躺在山坡上,愣愣的看着天。

掰着手指头算算,这已经是他过来的第三天了。

穿越,不是什么新鲜的词了。

关键别人穿越是因为醉酒,猝死什么的,他就很奇葩了,睡的好好的,做了一个梦,梦里出现个老头。

颇有点神仙中人的意思,上来就来了句,“承吾之道,继吾之愿。”

气势恢宏,着实将贾环震撼了。

接着老头的手掌就盖在了他头上,很有那么点传功的意思。

可惜,老头没能传成,一道门,跟孙悟空的如意金棍棒一样,突然出现,然后大!大!大!!

哐的砸了下来,将老头给整个拍散了,也把他给拍……穿越了。

是的,穿的就是这么随意。

而且还让他从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穿成了一个七岁多的小男孩。

从这几日原身母亲的话语中,贾环已经知道,自己是来哪了。

他被砸进红楼梦里了,成了贾政的儿子,贾宝玉同父异母的弟弟,贾环。

对此,贾环内心是拒绝的。

读过红楼的都知道,贾环那是人憎狗厌啊。

死的莫名其妙也就算了,就不能给他安排个好点的身份。

像贾宝玉这种的,贾环就挺乐意的,再不济,贾兰也行啊。

你不能因为我原身叫贾环,就给我整进贾环的身体里啊,我可以改名的,咱们商量商量啊,贾环内心狂喊。

奈何没个鸟用。

“这环三爷看来是真傻了,这几日不是睡觉,就是呆坐着,再不然就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能不傻吗,连烧了两日不退,还能捡回条命就不错了。”

“也是可怜的,本就不招人喜欢,这下,越发没人愿意同他玩了。”

突然的穿越,让贾环很难马上适应自己的新身份,所以这几日显得有些浑浑噩噩。

恰巧前身在他穿越前,连发了几天高烧,所以他如此表现,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被烧傻了。

“这会儿什么时辰了?”

告别过去,迎接新生,有些饿了的贾环扬声朝还在背后窃窃私语的小丫头们问了一句。

小丫头们见贾环问话,瞬间作鸟散,也没人答他。

摇了摇头,贾环就朝着住处走去。

贾府上下都是一双富贵眼,他一个庶子,又不得贾府高层的重视,自然没几个人愿意理他。

“三叔。”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贾环回头,就见一个约莫五岁身着蓝色锦衣的男孩子。

从年龄来推断,这应该就是贾兰了。

“你今日好些了吗?”贾兰到贾环跟前,带着关切道。

“还能喘气,问题不大。”贾环随口答了一句。

贾兰一噎,他听人说,贾环给烧傻了,这看着是有点不对头。

“你这是做什么去了?满头大汗的。”

贾兰在红楼书里的形象,虽年纪小,却是极沉稳的,是以贾环好奇问道。

听贾环问起这个,贾兰明显高兴起来,雀跃道:“三叔,我感受到灵气了。”

“灵气?啥玩意。”贾环一脸懵逼。

接下来在贾兰的述说里,贾环脸部表情变换不停,连贾兰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我穿的这个地方真的是红楼吗?!

红楼有灵气,修士这些玩意?

这书我明明翻阅过数遍,咋就变样了。

难不成他一直看的是盗版?

人物明明是没错的,剧情走向也是书中写的一样,但这设定却是不同了。

原本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现在嘛,修士的含金量可比读书人高不知道多少。

这个世界叫玄天大陆,天地间充斥着灵气,将灵气纳入进体内,便是成为修士的第一步。

但这一步,直接将百分之九十的人,阻隔在外面。

因为绝大多数人感受不到灵气,感受不到,也就无法将灵气纳入体内,自然也就与修士无缘了。

一旦年满十岁,还未感受到灵气,那就基本没戏了。

年岁越大,身体杂质越多,经脉堵塞,就像瓶子里塞满了泥,密封加盖,即便灵气包围你,也进不去分毫。

很不幸,贾环也没感受到那个什么狗屁灵气。

他如今已经七岁了,按照资质划分,五岁之前极佳,六岁之前上等,七岁之前中等,至于七岁之后,那自然就是资质差的一类了。

贾环跳脚了,这次是真跳脚了,梦里被拍死他忍了,狗憎人嫌他也忍了。

但你踏马啥优势都不给我,让我拿什么翻身!

对了,那扇门呢?给我滚出来,老子要回去!

都七岁多了,还没感受到灵气,这还玩个什么!

人家开局在罗马,我特么开局就被按在地上摩擦。

你逗我玩呢!!

贾环心态崩了,他不是接受不了这个世界有灵气,相反,他还隐隐激动,没想到练气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但现在告诉他,这一切跟他毛关系都没有,压根就不带他玩,这谁还能忍?

“这环三爷看来不仅傻了,还疯了。”

几个小丫头路过,瞧了一眼指着天破口大骂的贾环,眼里带了一丝同情。

把平生所有的词汇用完了,贾环停了下来。

不是他不能再战,喉咙冒烟了。

罢了,也许这就是命,一个平庸至极的人,竟然妄想能与众不同,登高望顶,贾环嗤笑了一声,简直异想天开。

从太阳所处的位置看,该是午时了,回去晚了,饭菜凉了,可就只能吃冷的了。

他和赵姨娘住的那个小破院可没有厨房给他热菜。

一想到赵姨娘,贾环就有点牙疼,这是红楼里唯一被丑化到底的角色,作死本领一绝,言语粗俗,又爱搬弄是非,喜欢打小算盘。

关键她头脑简单,也算计不到谁,回回都徒惹人笑话。

摊上这么一个娘,贾环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他那个世界的亲娘,在他两岁的时候就走了,越是没得到过的东西,就越是渴望。

像母爱,就是贾环深埋在内心深处的渴望。

赵姨娘纵有千般不好,但她疼贾环的心是真的。

犹记得他刚醒来那会,对上的就是赵姨娘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眼睛。

见他醒了,赵姨娘喜的不知如何是好,诸天神佛拜了一遍又一遍,这让贾环心里颇为动容。

“环哥儿病的快死了,你就来瞧过一遭,现在他人都傻了,你惺惺作态什么。”

“反正你心里也只有那头,巴不得我和环哥儿死了才干净。”

“我告诉你,环哥儿要是好不了了,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这又是和谁闹腾上了,远远的听到赵姨娘的破口大骂声,贾环深觉脑仁疼。

赵姨娘别的不行,但那张嘴是真的能说,尤其是骂人的词压根不带重复的。

“姨娘,东西我搁桌上了,等环儿回来,你让他吃了。”探春气色萎靡,说不出来的疲惫,也懒得跟赵姨娘多说什么。

自个的娘,自个清楚,交流不通,只会凭白让自己气闷。

说完,探春转身就走,这会,贾环也走进了院子里。

看着迎面走来的小姑娘,贾环挑了挑眉,好一个美人坯子。

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

这要长成了,绝对是倾国倾城级别的。

探春跟赵姨娘刚说的话,贾环也听到了几句,作为红楼资深迷,哪会还猜不到探春的身份。

“环哥儿?”

探春见贾环愣愣的看着她,叫了一声,心里叹息,环哥儿竟是真个给烧傻了。

若她没有强行冲脉,昏迷了几日,早早去求了太太,许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了。

如今只希望那丸药能起作用,让贾环恢复清明了。

“三姐姐。”

回过神来,贾环笑着唤了一声,既然已经决定融入这个世界,少不得就要以贾环的身份生活下去。

以自己二十来岁的年纪,叫一个八岁小姑娘姐姐,别说,还真有点别扭。

但有啥办法,这地方有灵气、修士,不能以常理度之,万一让他们发现这具身体换了人,一把火给他烧死,岂不凉凉。

探春点了点头,看贾环现在的样子又不像是傻了,张了张嘴,探春本想说些什么,又感觉无从问起,他们姐弟一向不亲近。

既然没什么话要说的,两人自然不会再干站着,你往这头,我往那头。

就在与探春擦肩而过的时候,贾环脑袋里猛的一声轰鸣,一道古朴,厚重,散发着威严的门在他脑海里猛的升起。

这是?!

那道把自己拍穿越的门!搞半天,它一直在他脑子里。

地动山摇般的,门缓缓朝里打开,与其同时,一种从灵魂深处透出的剧痛,让贾环捂着脑袋,在地上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