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大结局,禅位!

书名:
三国第一狠人
作者:
东一方
本章字数:
2929
更新时间:
2023-07-13 15:50:11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三国大无赖

穿越成了三姓家奴、三国灭爸吕布吕奉先?马中赤兔,人中吕布;方天画戟,专捅寡……少……义父! 貂蝉:将军不要啊…… 王允:这是傻憨憨吕布?全身都是心眼子,说好的有勇无谋呢? 董卓:奉先我儿为何捅我? 蔡文姬:我觉得温侯在骗我,可是我没有证据…… 诸葛亮: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个崛起的三国大无赖,最终灭董卓,平袁绍,败曹操,成为三国最大的霸主! 从此刻开始,战场,由我一人主宰!
连载中,累计75万字 | 最近更新:第三百五十二章 逃亡之路

第一章 先拿貂蝉一血

书名:
三国大无赖
作者:
多情应笑我
本章字数:
2573

初平三年,长安。

吕布看着铜镜中那张熟悉又陌生的硬朗面孔久久不语。

自己明明是个冶金工程的工科狗,毕业后到了某钢厂任职,怎么一场感冒就把自己送到了东汉末年?

而且还穿越到了颇有争议的吕布吕奉先身上!

马中赤兔,人中吕布,方天画戟,专捅寡……少……义父!

这具身体目测有两米来高,二百来斤,真正的身高马大,力气也大,其他地方也大,倒是捅什么都有资本。

作为三国乱世战力天花板一般的存在,吕布的武力是毋庸置疑的。

一年前还在虎牢关上演了一场“三英战吕布”,吕布一人单挑刘备、关羽、张飞三人也不落下风。

可或许是技能点全点在了武力上,吕布原主的智商实在堪忧。

再加上被人忽悠了几句就杀了义父并州刺史丁原而改投了董卓,因此获得了“三姓家奴”的荣誉称号。

后又被王允施连环计,以貂蝉为饵诱使吕布杀了第二任义父董卓,喜提“灭爸”的美名……

现在丁原已死,三姓家奴的称号是甩不掉了,至于董卓……还是要捅!

乱世出枭雄,看来三国鼎立的局面可以改一改了!

“主公!”一个男声打断了吕布的思绪。

回头一看,正是自己麾下部将高顺。

高顺为人清白有威严,少言语,不饮酒,不受馈赠,治军严谨,是个难得的将才。

高顺以前和吕布是丁原的部下,对吕布尊重佩服,后来兵败和吕布、陈宫一起被曹操所杀,忠诚至死不渝,是难得的对吕布最忠心的下属。

只可惜吕布后来听不进高顺的忠言逆耳,反而被他说烦了,并没有重用他。

这一世吕布可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孝父(高顺的字),你来了。”吕布点了点头。

“今日王司徒约你去他府中饮酒,可需要顺同主公一同前往?”高顺问道。

吕布轻笑道:“不必了!”

高顺犹豫了一下又说道:“主公,王允私下里对相国颇有微词,还是小心为妙。”

吕布哈哈狞笑:“孝父有心了,不过王允老儿我还未曾放在心里!在长安城中他能奈我何?”

高顺就不再言语了,狂妄自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很吕布!

吕布却心知肚明,司徒府中一场好戏正等着自己呢!

“孝父,有件要紧事,只是说来话长,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等我回来要同你商议。”

高顺点了点头:“随时听从主公吩咐!”

吕布也不再啰嗦,换了一身锦衣,腰胯宝剑,骑上赤兔马往王允府去了。

来至门上通报,不一会儿王允亲自迎了出来。

王允年近六十,头发胡须早已花白,面容清瘦却显得精神矍铄。

吕布忙紧走两步说道:“吕布不过相府一将,司徒是朝廷重臣,怎敢让大人亲迎?折煞奉先了!”

王允笑呵呵的拱手说道:“当今天下别无英雄,唯有将军耳!我非敬将军之职,而是敬将军之才!都亭侯,快往里面请!”

于是引着吕布来到后堂,又请吕布上座,命人端上美酒佳肴。

王允殷勤劝酒,又是称赞吕布又是称赞董卓。

听得吕布差点没尴尬得把袜子扣烂了,却还得装作很受用哈哈狞笑喝酒。

酒至半酣,王允挥退了伺候的人:“把孩儿叫来!”

不一会儿,一个华服盛装的少女双手捧着一个锦盒冉冉走了进来,行同扶柳,翩若惊鸿,朝吕布和王允盈盈下拜。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吕布还是惊呆了,这貂蝉也太好看了吧?

我的貂蝉在这里!

难怪一个小小的貂蝉能让吕布和董卓两个老色批反目!

拿下,必须拿下!

王允偷眼观察,见吕布如此神情心中得意,嗽了一声说道:

“我儿,这便是你仰慕已久的盖世英雄,飞将吕布吕奉先了!”

貂蝉又是屈膝一礼,柔声道:“久闻将军威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宇非凡。”

声若莺啼,偷眼看了吕布一眼,见吕布正色眯眯的看着自己忙又低下头去,美眸中波光流转尽显羞涩。

吕布这才回过神来,忙还礼道:“小姐不必多礼。”

又问王允道:“不知这位是何人啊?”

王允笑道:“小女貂蝉是也。蒙将军错爱,允倍感亲近,且小女也久仰将军大名,故而令其与将军一见。女儿,你给将军做的金冠还不快快奉上!”

貂蝉忙将手中锦盒打开,从里面捧出一个镶嵌明珠数颗的金冠来。

而吕布的目光却被那双白皙如玉的柔荑上。

“好,好!想不到小姐还有这般巧手!布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吕布双手接过,顺便在貂蝉的小手上捏了一把。

貂蝉半羞半嗔的朝吕布抛了个媚眼佯装不知。

王允却早将一切尽收眼底。

又让貂蝉在一旁坐了给吕布敬酒。

几杯酒下肚,见时机成熟了王允便说道:“小女今年二八年纪,一心只想嫁给盖世英雄。

我欲将她送与将军为妾,不知将军肯纳否?”

吕布喜道:“司徒公此话当真?”

王允笑道:“淑女当配英雄,英雄莫如将军,还恐小女无才,不合尊意,怎得说是虚言呢?”

吕布倒身下拜道:“果承司徒公见赐,恩德无量,誓当图报!”

王允哈哈一笑说道:“如此我择一吉日,将小女连同妆奁一起送至府上。”

吕布欢喜不禁,貂蝉也是一脸娇羞。

又吃了几杯酒,王允便说道:“本欲留将军止宿,恐太师见疑。

老夫年迈不胜酒力,已经醉了,不能陪贵客,还望将军恕罪。”

又对貂蝉说道:“我儿,你替我好好陪将军吃几杯!”

说着往里边去了。

貂蝉又给吕布斟了一杯酒,柔声说道:“将军,何不试试金冠合不合适?”

说着将吕布带着的旧冠摘下。

吕布却是胳膊稍稍一用力便将貂蝉揽在了怀里。

软玉温香,让吕布不由得一震。

“将军,你……你要做什么?”貂蝉一脸的惊恐。

她没想到吕布竟然如此急色,这还在酒席上呢,王允刚一走就动手动脚?

“你说我想做什么?美人儿!吕布从没见过你这样国色天香人儿,哪里还能等得!”

同时心中冷笑:想套路我?不拿出点实在好处怎么行?

吕布可不想光得个口头的许诺,然后等着王允再把貂蝉送到董卓府上!

这个一血必须得自己拿!

他可不想吕布变绿布!

至于年纪什么的,十六岁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小了!

吕布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反正自己不拿也白白便宜了别人!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拿来吧你!

吕布一面淫笑说着手就不老实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只有十六岁,可是一直在王允府上锦衣玉食又长期练舞蹈的貂蝉身材还是发育得很到位了!

“将军,这……这不合礼法……等……等司徒大人将我送到你府上……”

貂蝉抓住吕布的一双大手哀求道。

吕布却说道:“王司徒已经把你送给我了,你早晚都是我的人!

怎么,难道方才你们说仰慕我的话,都是假的不成?

是你不愿意跟着我,还是王司徒他不是诚心实意的把你许配给我?”

貂蝉听了心中一惊,唯恐此时拒绝了吕布惹恼了他,坏了王允的连环计。

只好弱弱的说道:“将军不要误会,貂蝉只是……只是觉得这里太……请将军往妾身房中一叙……”

“请小姐引路!”

吕布直接抱着貂蝉就站了起来,顺着貂蝉指引往闺房走去。

洞房美景画良辰,我见犹怜绝代人。

俏枕依来春色撩,新裳褪去欲情焚。

落红点点白单艳,娇喘吁吁蜜意深。

水乳交融天地老,刚柔并济道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