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终幕·起源

书名:
一念觉醒
作者:
胡说
本章字数:
3261
更新时间:
2022-10-31 17:51:21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光明壁垒

名为【深海】的精神网络,链接了五片大洲,人类文明飞快前进,却不知道永夜即将垂临。 超凡觉醒,大厦将倾。 血肉苦弱,何以飞升? 故事从接过一把承载真理的戒尺开始。 顾慎,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年,掀开了这个超凡世界的一角真相,也成为了万千扑火飞蛾中,最大的那一只。 若凛冬将至。 我将逆阶而上,掀翻诸王之宝座,弹碎虚伪之冠冕,毁去不公之权杖。 我将成为人类最后的,光明壁垒。
已完结,累计445万字 | 最近更新:【番外:冰雪消融之日】

第一章 零零幺

书名:
光明壁垒
作者:
会摔跤的熊猫
本章字数:
2578

东洲联邦,青河区。

23点44分。

空空荡荡的轻轨站,顾慎一边飞奔,一边低头瞥了眼手表。

还能赶得上末班车么……他有些担忧,但远方立即响起低鸣。

“轰隆隆——”

幽暗漆黑隧道里,顷刻间撞出万千缕绚烂光弧,最后一班轻轨列车,缓缓降速,平稳停靠在顾慎面前。

看到列车,顾慎刚刚松了口气,紧接着又皱起眉头,屏住呼吸。

厢门打开,一股铁锈气味扑面而来。

他向后退了两步,打量这辆列车,车厢老旧,外表斑驳生锈,窗口旁用白漆拓写了三个工整的数字:

零零幺。

“没记错的话,大藤市……不是早就淘汰了这种列车么?”

“滴滴滴——”

来不及多想了,擦着车厢厢门关闭的最后时刻,顾慎猫腰弹射,有惊无险挤进车厢。

握住扶手,松了口气。

余光不经意间一瞥。

顾慎怔了怔。

平日里这班轻轨发往偏远郊区,末班车往往没有其他人乘坐,只有自己一人,可是今天……

车厢里还有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就坐在自己对面,相隔不过数十公分,杏眼桃腮,长发散落,穿着一件单薄到近乎透明的纯白蕾丝长裙,裸露出粉皙的肩头,大片如雪的肌肤。

那件单薄的裙子很白。

但少女更白,白得有些晃眼。

少女踮着脚尖踩在车厢地面上……膝盖上躺着一本摊开一半的厚重书籍,车厢门开的微风卷起了书页,翻动起一阵哗啦啦如叶落的声音。

这个女孩的身上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独特气质,不像是现实世界中真实存在的人。

看着她,顾慎感觉自己看到了一束光。

安静,柔和,圣洁,空灵。

翻页间隙,少女抬起头。

两人目光相对,顾慎连忙挪开目光,搓着手哈着气,匆忙遮掩自己的失态。

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姑娘?

还有……她穿得这么少,难道不觉得冷么?

……

……

【第二个人……上车了。】

女孩抬头的那一刻,眼中闪过了一缕惊讶,但很快恢复平静。

她合上了书籍,认真打量起这个少年。

这个少年现在缩在列车角落,搓手哈气,自顾自傻笑,似乎并不知道“上车”这件事这意味着什么。

“呜——”

轻轨徐徐发动,电弧迸溅来回冲刷隧道壁面。

这辆列车虽然老旧,但行驶地异常平稳。

窗外电弧弹射的那些声音,在穿透玻璃之后,只剩下喑哑如雨水冲刷的窸窣碎响。

两个人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说话,车厢很是安静。如果一直没有人开口,这班轻轨会穿过幽长隧道,寂静无声地行驶约莫二十分钟,抵达终点站。

但这份寂静,并没有保持太久。

少女先开口了。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3和4之间……存在真实的π吗?”

顾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是在与自己说话么?

他讶异地转头,环顾一圈,看到空空如也的车厢内部,对上了少女认真凝视自己的目光,顾慎伸手指了指自己,少女认真点了点头。

他尴尬笑了笑,对方竟真是在与自己对话。

“3和4之间……存在真实的π吗?”

这算是什么问题?

答案当然是存在。

可是此时,顾慎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

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那个女孩直视自己的清澈瞳孔里,倒映着无比认真的波光,这道眼神让顾慎相信……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女孩伸出一只手,指向顾慎身后。

顾慎回头。

这辆老旧车厢的内部竟然不知何时,被人刻下了斑驳的壁画……隐约可见那是一把老旧的刻度尺,刻度漫长,不知尽头蔓延到何处,但此刻能够清晰看见的,是上面加粗标记的3和4两个数字。

“如果触摸这把尺子……”

少女伸出一只手,隔空触摸尺子,她的声音变得轻了起来,像是一阵风,席卷车厢,有淡淡的哀伤。

“你能否触摸到π?”

顾慎怔了怔。

他忽然明白了这个问题的真正含义,一个无限不循环的数字,一个只存在于理论中的数字。

这个数字的精度是无限的。

而尺子上的精度是有限的。

这把尺子即便放大亿万倍,也永远也不会有一个点,属于精度无限的“π”。

“顾慎……你的答案是什么?”

顾慎有些惘然,她知道自己的名字?

少女伸出的那只手,缓缓摊开,掌心有银色的十字纹路流淌,散发辉光。

看到十字辉光的那一刻,顾慎觉得熟悉而又温暖,像是回到了某场旧梦,他情不自禁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少年伸出手,想要与少女五指相扣。

“……”

看到这个动作,女孩无声的笑了笑。

没有想象中的触碰。

纯白纱裙的少女收手向后退去,一点一点,退到了顾慎视线所及的尽头,少女笑容一点一点消失,最后只剩下凝重和严肃。

“顾慎……”

“……活下去。”

车厢里的风忽而散了。

“轰隆隆隆!”

轻轨驶出隧道——

笼罩在顾慎头顶的光源瞬间破碎。

他陡然觉察到……一切都变了,斑驳的列车在驶出隧道的那一刻,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洗涤冲刷。

轻轨开始震颤,一整节车厢都陷入剧烈震荡中,像是一截弯曲的钢铁蛇身,颠簸起伏,窗外迸溅的电弧在此刻尽数熄灭。

轮毂与铁轨撞击,刺骨入耳的摩擦声绞碎这场美梦。

顾慎毛骨悚然看着眼前的景象。

整节车厢的光线黯淡下来,依旧空空荡荡。

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只不过如今梦境的滤镜变了,明亮车厢变得昏黄,先前那个貌美如花的少女,所坐的位置,也被一位身材高大的黑色礼服女人所取代了。

她戴着宽大到足以遮蔽整张面容的礼帽,双手捧着一沓泛黄老旧的报纸,在支离破碎的灯光中阅读,即便是坐着,也几乎与顾慎个头平齐。

如果站起来……恐怕有两米多吧?

23点59分。

低头瞥了眼时间,顾慎面色有些苍白。

自己可能是遭遇某种常规认知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了……这节车厢虽然灯光昏暗,但依稀可见,座椅扶手都是崭新的,自己先前随处可见的斑驳,铁锈,全都消失不见。

自己其实是在这样的一间列车中,待了15分钟么?

先前那少女所说的每一个字,顾慎都记在脑海里,尤其是最后三个字。

“活下去!”

顾慎有些头皮发麻,他小心翼翼打量着那位沉浸在阅读报纸中的高大女士,心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

就在目光掠去之时。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

那位给人极大压迫感的黑色礼服女子,缓缓抬起了头,顾慎看到黑暗帽檐下,散发出两道幽暗深邃的真实红芒。

“这位先生。”

黑色礼服女人叠起报纸,抬起头来,很有礼貌地低声发问:“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想要请教。”

“您……请讲。”

顾慎捏紧十指,深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自己的回复似乎不重要。

因为这位夫人,在说完自己的话后,便自顾自取出了一把剔骨刀,搁置在膝前报纸上缓慢擦拭,报纸上多了一抹血迹。

然后……她敞开礼服,礼服内襟悬吊着一把银色的戒尺,两根涂抹红色甲油的雪白手指,在尺间3和4的刻度之处,来回摩挲着。

“就在刚刚。”

正襟危坐的高大女人另一只手攥拢剔骨刀,侧着头颅,困惑地问:“我是否……触摸到了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