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见家长

书名:
贪图美色
作者:
暮雪晴
本章字数:
1785
更新时间:
2022-02-25 14:56:0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可爱的男朋友

曾可爱的男朋友,是个可爱的男朋友。 故事的开始, 她是重点高中的学霸,又风趣又可爱,人人都爱她。 他是重点高中的吊车尾,他爸给学校捐了一栋楼,才有了他的入学名额。 女学霸,书呆子,聪明过人,自恃清高…… 富家子,没头脑,纨绔子弟,游手好闲…… 故事的中间, 他是餐饮集团的太子爷,当着副总,开着豪车,香槟美女,快意人生。 她是学成回国的海归,精英助理,每天工作的第一件事,是要确定副总在工作岗位上。 他们住在一个房子里,睡在一块儿,他们之间有一个叫亚历山大的三岁男孩和一只曾经叫亚历山大的法国斗牛犬。 但是他不相信她会爱他, 她也不相信他会爱她。 故事的后来, 你是年少的喜欢。
已完结,累计61万字 | 最近更新:番外:萧子意尤丽莎

第一章 回国

书名:
可爱的男朋友
作者:
莫问
本章字数:
3643

杨子江沉默的从热闹的海市经过,然后奔流到千古以来的归宿—大海。外滩的人声鼎沸从白天到深夜,晚上十一二点,依旧灯火通明人未央。坐落在江边高楼的玉兰国际休闲会所,落地的窗户将这个城市未睡的风景尽收眼底,屋子里年轻的男男女女欢声笑语,迷离的灯光,摇晃的酒杯,穿着紧身裙风情万种的曼妙女人。

充满着资本主义腐朽的味道。

欧阳余庆看看表,英俊的脸上有着不耐,举着杯去跟邀局的好友告别,“来来来,干了这杯,我得先走了。”

彭越左右各搂着一个美女,喝的脸红脖子粗的,闻言说,“走什么呀,才开场你就要走?”他把怀里的女人推向欧阳余庆,“今日谁有本事能让阳总留下来,有赏。”

女人依偎着欧阳余庆,娇滴滴的说,“阳总干嘛急着要走啊?是酒不好喝,还是我们不好玩?我陪阳总玩点别的好不好?”

欧阳余庆苦笑着摇头,“本来就有事,真得走了,下次我凑局,不醉不归。”

“你什么事啊?”彭越大着舌头追问。

“明天可爱回来,我得去接机。”欧阳余庆见不说个理由真走不了,就实话说。

彭越一下笑出来,笑弯腰的那种,然后敲着吧台举着酒杯对室内的人说,“来来来,都举起杯,咱们阳总的童养媳要回来了,以后海市的花花世界就和咱们阳总无缘了,大家举杯欢送阳总。”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童养媳?”一个嫩模娇笑着说,“彭总和我们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真,真童养媳。”彭越说,“大学霸来着,留学法国的高材生,这不,明天一回来,阳总就要去接机呢。”

欧阳余庆做求饶手势,“我走了,上次你在我那看的那瓶红酒,我回头让人送你办公室去。”

“别急啊,明天我晚上置办一桌给小嫂子接风,一定要来啊。”彭越在身后喊道。

欧阳余庆按了电梯下去,灯红酒绿就关在电梯外,他今天只喝了两杯酒,要是平常,他就照开不误的回去了。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今天那么点背,碰到交警查车,误了明天的接机,就不美了。

可爱本来不想让他去接她,问了好几遍航班号都不给,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想通了,给了他航班号。

四年,总算回来了。扳着手指数一数,这四年也就见了四面,可爱回国一次,他去法国三次。

他讨厌出国。

把钥匙扔给门童,门童知机去叫了代驾司机开了车过来。

欧阳余庆,海市好梦园餐饮集团公司的太子爷,好梦园算是海市本地菜系的餐饮老大,旗下有莲太太传统海菜品牌和大海里新派海菜品牌,老板欧阳远是白手起家,三十岁上才得了一个独子,就是欧阳余庆了,年轻时候忙事业,儿子就被老婆带的有点娇。

好在虽然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本性还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善良孩子。

欧阳远日常口头摔打教训孩子,却也不怎么逼他,心里早想好了,给儿子准备一个职业经理人,都说积善人家,必有余庆,他一辈子也没做过坏事,给孩子取了这个名,给他攒下这么大的家业,以后随他享受也败不了。

欧阳余庆回到家,正巧碰上他爸也才应酬回来,他妈做了解酒护肝的汤给他爸做宵夜。“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既然回来也喝一碗汤再去睡吧,厨房里还有,自己去盛。”佘灿莲看看时间满是惊奇,儿早回来可比老公早回来的几率还小

“明天早上有事要早起,就先回来了。”欧阳余庆看看那汤碗,汤头倒是挺清的,但是不知道老妈试验性的放了什么食材进去,虽然味道不会差到哪去,但是在知道里头的食材后,总会有种三观受到冲击的感觉。

“不喝汤了,我今天也没喝多少酒。”欧阳余庆说。

“坐下。”欧阳远说,“你妈辛苦熬的汤怎么能不喝呢?”

欧阳余庆和佘灿莲看向他,佘灿莲担心的捧着脸,“老公,今天的汤是不是不好喝?不好喝就别喝了,都给儿子喝,你上楼去吃两粒鱼肝油就好了。”

“好喝,你炖的汤怎么会不好喝呢。”欧阳远说,“别看他们小年轻,天天熬夜,喝酒的,护肝是越早越好。”

余灿莲转头对儿子说,“你坐下,我去给你盛汤。”

“谢谢妈。”欧阳余庆说,无奈耸肩,既然有人盛过来那就喝吧。

“今天这么早回来是明天有什么安排吧?”欧阳远问。

“嗯,可爱明天回来,我去接她。”欧阳余庆说。

“真的,那是好事。”欧阳远高兴的说,“就接回家呗,然后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余灿莲凉凉的说,“非亲非故的,以后还是上下级老板下属的关系,也不知道避嫌。”

“再说人家家里也盼着见她呢,几年没回来,也想的慌。接咱们家算怎么回事?”

“话不能这么说。”欧阳远说,“可爱和我们家还是有点渊源,再说多亏她,咱们儿子也混了个名校毕业生的名头,咱们那圈伙伴里都羡慕呢。”

“那也是我儿自己读的书,自己考的试。”余灿莲说。她看着儿子说,“我不知道那曾可爱是给你爸灌了什么迷药,那么喜欢她,我可不喜欢她。”

“可爱人挺好的。”欧阳余庆辩解说。

“我不管她人好不好,反正要当我儿媳妇,我不喜欢。”余灿莲说。

“人家指不定还没瞧上你儿子呢。”欧阳远说。

“甭管是看上了没看上,看对眼了没看对眼,反正我丑话说在前头,她要做我儿媳妇,没门。”余灿莲说。

欧阳余庆仰头把汤一口喝净,“我喝完了,上去睡了。”

巴黎开往海市的航班上,各色各样的外国乘客中,一位面容白皙的华人女性依旧引人夺目,她望向窗外的侧脸是那样忧郁迷人,面容秀丽,气质出众,是被时下喜欢高级脸夸赞的面相。

曾可爱倚在窗边看着外面的云,马上就要见到他了,但是要如何解释?

曾可爱不由叹气,她其实不是喜欢叹气的性格,可是即将发生的事情让她头疼,不知该如何应对,这种不知应对对她而言也是很陌生的体验。

旁边坐着的小男孩看完一集动画片,依依不舍的对她说,“妈妈,看完了。”

“那先休息一下。”曾可爱收起喟叹的心情,低头看着让她苦恼难以解释的源头,面色变的像水一样温柔,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美女,竟然早已经是孩子他妈?“想要喝水吗?”曾可爱柔道。

这是苦恼的源头,也是她幸福的全部来源。

小男孩三岁大,圆头圆脑,头发有一点微翘,白白的,软软的小孩,小奶嗓绵绵的,“妈妈,我想喝果汁可以吗?”

“可以。”曾可爱说,“你自己叫空姐姐姐。”她笑着看儿子按钮召唤空姐,奶声奶气的用法语说漂亮的姐姐,可以给我一杯果汁吗?整个飞机上的空姐都很喜欢这次航程里有这么乖巧的小男孩,称呼他为小天使,不仅送来了果汁,还有一块小蛋糕,亚历山大说了谢谢,等空姐来收拾杯子和碟子的时候也礼貌的说谢谢。

全程都不用曾可爱插嘴帮忙。

吃饱喝足有点犯困,亚历山大就乖乖的依偎在她手边,闭着眼睡觉。

曾可爱给儿子盖上小毯,爱怜的摸着他的小脸。

他的到来是个意外,当时会留下他也是鬼使神差,虽然孕后期也想过后悔,但是儿子降生,再看他从一个小小的肉球变成一个可爱帅气的小男孩,她心里充满着庆幸和感恩。虽然来的时机不对,但是是她的小天使没错。

她从来不后悔自己生下了孩子。

只是孩子不是她一个人的,现在如何和孩子父亲说起他,这才是让她叹气的原因。怀的时候一腔孤勇,没有和任何人说,到了后来,就愈加难以启齿。

这番回国,也准备拖的一时是一时,先把孩子放朋友那,不让他们相见,等日后再慢慢解释。但是欧阳一直在问航班号,从两个月前就开始期待她回国的时候,她也真的不忍说出你别来接机了。

如果不说,恐怕那个傻子,这几天都要在航站楼蹲守。

罢了,左右都是一刀,迎难而上吧。

希望他看到这个孩子,不要惊吓到失态才好。如果他接受不了,还了欧阳叔叔的十年契约,她就带着孩子出国去生活,也不会影响他的生活。

七点五十,飞机准点降落,按照事前的查询,海市今天的温度有点低,需要穿外套,亚历山大还有点困,平常能自己走了,今天扒拉着母亲的肩上,头一偏又睡着了。

经历出关的种种,还有两个大行李箱,曾可爱现在像任何一个独自带着孩子出远门的年轻妈妈一样狼狈,好在一路都有好心人帮忙。

欧阳余庆一大早就醒来了,他原本想亲手制作登机牌的,但是转念一想,他应该能一眼就认出可爱来,所以就只买了一束紫色的桔梗花,穿着白衬衫休闲长裤就去接机了。

他是第一眼就认出曾可爱没错。

但是可爱怀里抱着娃,然后身边一个高帅的外国佬推着车,这是什么情况?可爱在国外谈了朋友生了娃?

欧阳余庆没办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好像一颗心突然坠进无尽深渊,又酸又堵的慌,总之是各种难受,欧阳余庆都恨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来接机。

若不是直面这难堪的场面,他也许能假装表现的好一点,要不然直接转头就走,当路上堵车?

曾可爱左右环顾了一下,然后对身边人说了什么,然后一起朝欧阳余庆走来,欧阳勉强自己挤个笑脸出来,然后就看见可爱对那人道谢,然后摇手告别。

“愣着干什么?赶紧推车走,别挡后面人道了。”曾可爱说。

“他?”欧阳余庆结巴着看着那人的背影问。你男朋友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同一个飞机的,看我不方便,帮我推行李车。”曾可爱说。“怎么了?”

欧阳余庆觉得自己的心又以时速两千的速度从深渊里窜到空中,没忍住松了一口气,把花送出去,“曾可爱同学,欢迎从万恶腐败的资本主义社会回到温暖的社会主义怀抱。”

“你刚想到哪去了?以为那是我男朋友?”曾可爱看他一眼就在知道他刚才在想什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还想,脸怎么这么臭,既然不想来接机,干脆不来就是,摆臭脸干嘛?”

“没有臭脸,保证是欢欣鼓舞的笑脸。”欧阳余庆扯个夸张嘴角对曾可爱说。“普天同庆,要不是机场不让,我还得请一队舞龙舞狮,好好热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