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成了摄政王掌心娇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超超有点甜 主角: 顾瑾言 萧昱恒
113.67万字 0.6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55章 结局 2022-11-30 08:10: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3.67
    累计字数
  • 26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55章
简介

顾瑾言重生了,重生第一件事就是退婚,退婚后奸臣爹爹一日一个美男。 第一日 大奸臣:你看这小子怎么样?温文尔雅,给你做夫君正好! 第二日。 大奸臣:这是侍郎家的公子,相貌齐整,出身尚可,勉强给你做夫君! - 当今摄政王萧昱恒,冷漠孤傲,无人敢靠近。 大家都以为,摄政王这辈子也不会和女人挂上钩。 直到---- 有一天夜黑风高,大奸臣把人扛回府。 大奸臣:闺女,这是..... 顾谨言:阿爹,这位真不行。 萧昱恒:这个真可以。

第1章 浴火重生

“阿言,阿言,醒醒。”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瑾言猛的睁开了双眼,只觉得眼前发黑,头昏眼花。

视线逐渐清晰,看清面前的郑氏之后,顾瑾言才感觉处处不对。

“这是那?”

她明明前一刻还在庄子上,替摄政王挡了一箭,晕死过去了,怎会见到郑氏,还是年轻时候的郑氏。

郑氏也愣住了,看到顾瑾言醒了,有些措手不及:“阿言,莫不是糊涂了不成,今儿是侯夫人宴请,你敬了候夫人一杯酒便不胜酒力醉晕过去,阿娘送你来休息。”

闻言,顾瑾言心里一紧。侯夫人宴客?她记得她十四岁的时候侯夫人宴客,她醉酒了,她这是重生回到十四岁了

前世就是这天,她被人陷害,被诬了清白,身败名裂,只能嫁给周怀玉为妾。

为妾以后她自认低人一等不敢争不敢抢,在外行商挣钱,养活了整个安庆伯府。周怀玉的爵位是她的钱财周旋得来的,府上吃穿用度皆是用的她的钱。

她为了周怀玉费心费力,最后病倒。在她病危时,周怀玉娶堂姐为妻,当天,周怀玉和堂姐顾瑾瑜设计她与外男有染,说她败坏家风,将她送入周家的庄子,永世不得出庄。

被送去庄子的前一天,她无意中听到堂姐和郑氏说话,原来,她刚出生就被郑氏调换了身份,她才是侯府嫡女,堂姐才是郑氏的女儿。

她恨啊,被送进庄子以后,她就发誓一定一定要回来复仇,她在庄子偷偷跟师傅学医,想着医好自己毁京都报仇,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回京都,就为了救摄政王被箭射死了

回忆戛然而止,顾瑾言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脸,是痛的,她真的回到了十四岁这年。

郑氏!顾谨瑜!她们害得自己好惨!抢她身份,算计她嫁去做妾,利用完她最后的价值,竟还谋害她的清白。

既重生了,她要血仇血报!

“好了。”郑氏不太耐烦的看着已经清醒过来的她:“阿言,你在这里待着,阿娘去拿醒酒汤。”

醒酒汤?怕不是送她清白的毒药吧?上辈子被算计,这辈子她绝不会被算计了

顾瑾言伸手拿过床前的烛台,对着郑氏便砸了下去,狠狠掐了自己几下,清醒了一些。

将郑氏抬到床榻上,转身要走的时候,一个护卫装扮的男子鬼鬼祟祟进来,头也不回的往床榻上扑。

顾瑾言看着突然进来的男人,就知道是郑氏给她找的“奸夫”,她狠狠给了男人一棍子。

将人搬到床榻上,顾瑾言利落跳上房顶。

此时,顾瑾瑜清丽好听的声音在走廊响起:“就是这间屋子,我亲眼看见谨言和一个男子亲密无间的进去,周少爷一会儿你可得好好教导教导我堂妹,她马上就要嫁入安庆伯府了,做出这样的事情,总是不太好.....”

周怀玉脸色阴沉。

将屋子大门用力踹开。

踏过门槛,周怀玉喊道:“顾瑾言,你不知羞耻,你我马上要成亲了,竟还做出这等红杏出墙的事来,我要退婚。”

顾瑾瑜面上担忧,心里开心极了。

顾瑾言出了这事,周怀玉退婚,她的尚书叔叔再宠着顾瑾言,安庆伯府也只能答应让她为妾。而她天生凰女,侯府嫡出大小姐,京城出众男儿任她挑选,顾瑾言一生也妄想不到的存在。

“顾瑾言整日低着头懦弱胆怯的样子,竟这般水性杨花?真是不可貌相。”有跟来的小姐讽刺道。

户部尚书之女傅清看了一眼里面,疑惑的问道:“顾大小姐确定里面就是二小姐与侍卫?”

“那是我亲堂妹,亲眼看见,怎不能确定?”顾瑾瑜说着便让周怀玉上前。

等把人翻过身。

大家只看见一个身穿大红色衣裙,衣衫有些不整的郑氏。

亲眼所见?

亲眼所见就是自己婶婶和堂妹都分不清?

不过事情好像更复杂了一些.....

户部尚书夫人红杏出墙了,信息量略大了一些。

“顾瑾言这贱人都要成亲了,竟如此不安份,竟让侍卫污了清白,念及她之前为安庆伯府处处周旋的情分,我周怀玉也不是不宽容的人,抬她回去做个妾室还是可以的。”周怀玉还没有回头看清楚床榻上的人,对着众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傅清有些听不下去了,提醒道:“周少爷还是先看回头清楚人再说吧。”

看清楚?

周怀玉一脸疑惑的回头,脸僵在那里:“这......”

床榻上躺着的那里是顾瑾言,那是尚书之妻郑氏!

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让周怀玉脸色苍白,下意识求助的看着顾瑾瑜。

“不可能不可能,堂妹向来被宠坏了,不敢担事便藏在屋子里,让婶娘给她顶包。”顾瑾瑜也慌了,计划里不是这样的。

“堂姐找我?”

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众人望去,顾瑾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走了过来。

周怀玉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顾瑾言,你不是....!”

应该在屋里!

怎么回事!

见周怀玉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顾瑾言还有什么不明白。

她的目光落在周怀玉身上,随后看向同时在震惊中的顾瑾瑜,刹那间,由心底散发的恨意直至胸腔。

若不是她在庄子的时候遇到了师父,谋略武学医术样样精通,重活一世,依然可能让悲剧上演!

克制的握紧拳头,指甲沁入掌心,才获得一丝丝清醒。

忍住恨意,她看了眼还在床榻上尚未清醒的郑氏:“阿娘做出为老不尊的事,这是尚书府家事,应由阿爹来处置,你们几个还不快把人抬回府里。”

顾瑾瑜倒是想帮忙说话,可这证据确凿的事情,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如何辩解。

再说郑氏可是顾瑾言名义上的母亲,她名义上的阿娘可不是郑氏,她犯不上为她说话,连带她这个天命凰女的尊贵也要受她所累。

“误会,都是一场误会。”周怀玉也不算太蠢,连忙给自己找补。

“是误会吗?”顾瑾言在心里冷笑,目光落在周怀玉俊秀的脸上,阿娘总在她耳边说,安庆伯府少爷只是被安庆伯败落所累,他这个人处处都好,她听信谗言,应了阿爹强烈反对的亲事,还没有嫁过去,便替安庆伯府周旋,阿爹一大把一大把给她银子,她一股脑扔进了安庆伯府。

如今这么明显的算计,告诉她是误会?

“方才不是说退亲吗?”顾瑾言生的极美,在怒极的时候,也有些让人目不转睛。

想到方才发生的事情,她的样子不由的让众人有些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