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岁靠躺赢权倾朝野 9.2
作者: 月光酒 主角: 苏北宁 洛慕川
84.5万字 0.7万次阅读 52.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后记之苏羽篇 2022-03-04 14:56:2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9.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5章
简介

【强强+爽文+甜宠搞笑+穿越+女扮男装】 一朝穿越,苏北宁成了南临国权倾朝野的大太监。 拒绝洗白,她立志认认真真当奸佞,勤勤恳恳混日子。 日常拍拍马屁,没事气气政敌,在阴谋诡计前上演智商碾压。 可谁知却一不小心权倾朝野,就连名声都越来越好。 好不容易她女儿身份暴露,背上了欺君大罪。 被长期碾压的反派们奔走相告:“苏北宁终于要玩完了!” 可是,下一刻就看到他们那位容颜绝世的新帝将人抵在宫墙边上,可怜巴巴的开口:“宁宁,我还缺个皇后。” 苏北宁抬腿就是一脚:“洛慕川,你丫的装小奶狗是装上瘾了是吧!” 假绝色可怜小奶狗,真又凶又狠大灰狼洛慕川:“汪!” 只要宁宁别走,奶狗就奶狗! 高兴不过三秒的反派们:“好不容易等来的欺君大罪……怎么就这么没了呢!”

第一章:飞驰而来的臭鸡蛋

南临皇城,北安侯府。

一道青色的身影正蹑手蹑脚,鬼鬼祟祟的……爬上了自家的墙头。

“你确定这院墙外面真的没人吧?”

苏北宁有些不放心的看向身边同样爬上来的太监连易。

“主子放心,奴才都已经查探过了,肯定没……”

话还没说完,下一刻,一颗不知从何处飞来的臭鸡蛋就正中连易的面门。

“快来,人在这里!”

苏北宁心头一惊,拽着被臭懵了的连易,麻溜的从墙头又翻了回去。

二人刚落地,铺天盖地的烂菜叶子和臭鸡蛋就争相飞过墙头,砸进了院子里面。

今天,本来应该是苏北宁大学毕业后,去新公司报道,正式成为社畜的日子。

可现在,她却在南临国皇城最臭名昭著的宦官府邸里,躲在墙边,看着不断从墙外扔进来的烂菜叶子和臭鸡蛋们,连气都不敢喘——因为真的太臭了!

是的,她穿越了。

穿越成了和她同名的权倾朝野的大太监、南临皇帝亲封的北安侯。

据说原主心狠手辣,蒙蔽圣上,残害忠良,在朝臣和百姓之间可谓是臭名昭著。只不过因着皇上的宠信,根本无人敢得罪。

但自从入夏以来,南临国久雨成灾,连月不晴。

皇城之中传言四起,皆道是因为宦官弄权当道,为上天不容,才会降下灾祸示警,一时之间,民怨沸腾,矛头直指苏北宁。

七天前,原主从皇宫回府之时,被人当街辱骂是奸佞,而且混乱之中,还被砸伤了头,昏迷不醒。

偏偏从原主苏北宁被打伤之后,南临国的大雨竟然真的收住了,一下子,苏北宁不容于上天的消息传的也越发厉害。百姓骂声连天,就连素来宠信苏北宁的南临皇帝也顾及民心,不好干预此事。

皇帝不管,加上不少朝臣们推波助澜,百姓们闹得越发厉害。

三天前,当苏北宁睁开眼睛时,她就已经背上了这硕大的黑锅,被堵在了北安侯府里。

“主子,这些刁民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是胆大包天!”抹掉脸上的臭鸡蛋液,连易气愤不已。

苏北宁闻着从连易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默默后退了一步。

“要不,你先去洗个脸?”

说话间,又有一颗臭鸡蛋从墙头飞来,正好摔在了苏北宁的脚边。

嘴角一抽,苏北宁摇了摇头。

“算了,不洗也行,估计过不了多久,整个侯府就都要臭了。”

“主子!”连易心里气的直想跺脚,“您为何要心慈手软,就应该严惩这些闹事的人,您是堂堂的北安侯,怎么能够让这些刁民给欺负了!”

自从醒来之后,主子怎么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苏北宁无奈地撇了撇嘴,是啊,堂堂的北安侯,可若没有了皇帝的宠信,在那些百姓眼里面,她也不过是个奸佞太监。

哦,不对,实际上,她连太监都不是。

因为原主根本是个女的!

虽然她还不知道原主到底为何会入宫当太监,又是如何瞒住的女儿身,但她的的确确是个女的。

这件事情要是揭开了的话,估计可就不是被扔几颗臭鸡蛋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儿,苏北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一刻,臭的面部一阵抽搐。

“不行了,这侯府实在待不下去了,还是要去皇宫躲躲。”

毕竟,这些人就算有再多的臭鸡蛋,也不敢往皇宫里砸不是。

连易苦着一张脸,“可是这些人都堵在门口,咱们也没办法出去啊。”

苏北宁沉默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看着连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一柱香后,紧闭的北安侯府府门突然打开,一个用披风和帷帽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冲出了侯府,突破了重围。

与此同时,侯府里面还传来了一声“侯爷千万小心”!

百姓们瞬间精神大振,拿着“武器”围追堵截。

而等到人都被引走之后,苏北宁才小心的从侯府之中出来,上了后门赶来接应的马车直奔皇宫。

原主被皇帝封为北安侯后,在皇城之中赐了府邸,但除了北安侯府之外,在皇宫之中自然也有住处。

到了宫门口,虽然皇城之中闹的民怨沸腾,但守卫的御林军忌惮苏北宁,自然还是恭敬的放行。

入了宫门,走在宫道之上,苏北宁有一种重获新生之感,这宫中的空气,新鲜的感人啊!

“主子!”

苏北宁一口气还没吸完,就听到了宫门口方向,传来了连易的声音。

紧接着,就看到连易朝着她狂奔而来,浑身上下的衣袍透露出别样的湿润质感,仿佛一个忠心耿耿的……巨型移动臭鸡蛋!

“咳咳,咳咳……”一口气就这么呛在了嗓子里面,苏北宁一阵咳嗽。

而就在这么一个刚刚表完忠心,立完功,连易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他……左脚踩右脚,摔了!

砰的一声,连易以五体投地之势朝着苏北宁砸了过来。幸好苏北宁眼疾手快,扶住了他,当然,结果就是……糊了一手臭鸡蛋液。

“哎呦喂,这不是苏公公吗,你们主仆二人,怎么弄的这么狼狈!”

尖细刺耳的声音传来,苏北宁寻声看了过去。

对方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藏青色太监服越发称的脸白如鬼,一对吊梢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主子,这是吴天寿吴公公,和您素来不对付。”连易连忙压低声音提醒道。

自从主子醒过来之后,也不知为何,似乎好多事情都不知道了。这吴天寿是宫中的太监总管,和主子虽然职责不同,可一直处处嫉恨主子,主子之前还吃过他几次暗亏呢!

苏北宁皱了皱眉,“你……”

吴天寿冷哼了一声,“怎么,苏公公还真的是被砸坏了脑子,连咱家都不认识了?”

苏北宁摇了摇头,目光复杂的看着吴天寿,“不是,你……脸上的粉没抹匀。”

吴天寿脸色一变,匆忙抬手又抹了抹,手掌过处,脸上敷的粉飞扬。

苏北宁着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当然了,她也没打算忍。

其实太监抹粉也不算是什么稀奇事,吴天寿又极重容貌,每天出门前,描眉画眼,涂脂抹粉,几乎要来个全套,只不过这张脸实在没什么可取之处,加上技术不行,简直越化越灾难。

放下手,看着苏北宁那张不沾脂粉,但仍旧好看的让人嫉妒的脸,吴天寿咬紧牙关,啐了一口。

“呸,苏北宁,你别得意,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北安侯吗!”

“自然不是。”苏北宁摇头叹气,“今天的我,是比昨天更加俊俏的北安侯。”

“你……”吴天寿气的一噎,但很快,又冷笑连连,“苏北宁,咱家可不想和你废话,走吧,皇上要见你。”

苏北宁入宫了倒好,省的他出去寻了!

皇帝要见她?苏北宁心头咯噔了一声,现在民怨沸腾,闹成这个样子,再加上这位吴公公这模样,只怕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过,既然皇帝要见她,她自然也不能出去。

只是看着手上的鸡蛋液,苏北宁看向连易,“你带帕子了吗?”

连易摇了摇头,“没有。”

“侯爷用这块吧。”

一道极好听的声音传来,如月夜清歌,与此同时,一块白色的帕子,从苏北宁后方递到了她面前。

接过帕子,苏北宁扭头看了过去,一个谢字还未说出口,整个人便愣住了。

白衣墨发,飘然出尘,一张脸似天神造就,挑不出一丝瑕疵,眸光浮动间,绝美惑人,却又挑不出一丝女气。就连左眼眼尾处,那一枚极淡的小痣,在这张脸上,似乎都有了勾魂摄魄的功效……

“你,你是?”

皇宫之中竟然有这么绝美的人,不会……是老皇帝从哪里抢来的男宠吧?

因着苏北宁这陌生的反应,洛慕川微微一愣。

下一刻,唇角勾起,灿然一笑,艳若桃李:“他们都说,本皇子是……侯爷的对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