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权臣 8.6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蜂蜜柚子 主角: 韩墨 折有容
242.44万字 0.2万次阅读 29.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66章 真,假 2023-05-25 18:16: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831.04
    累计字数
  • 124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66章
简介

“陛下,把这碗药喝了,您该上路了!” “朕,朕……”

作品荣誉
第1章 韩墨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呵......”

听着炭盆里竹筒爆裂发出的噼啪声,韩墨苦笑着紧了紧身上那件明显有些不合身还有些斑秃的狐裘。

“二哥儿,你的病还没大好,这爆竹也听完了,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屋吧!要是老爷知道我让你到外面来,恐怕我又得吃挂落了!”

小丫鬟春桃一脸的哀求。

“阿——嚏——”

“不打紧的,他远在孟州又如何会知晓这边的事情?”

元月的晚上,汴梁城的天气格外的寒冷,这让大病初愈的韩墨忍不住再次打了个喷嚏。

“二哥儿你这么说话,被徐管家听到了,恐怕又要罚你了!”

春桃悄悄地看了看四周,小声的对韩墨说道。

“你这操心的命啊,以后还真不知道便宜了哪家的小子!”

韩墨笑着捏了捏春桃那张冻得有些发红的脸。

“二哥儿,你是不要我了吗?”

原本是句玩笑话,却不想春桃的眼泪居然一下子流了出来。

“哪有就不要你了?大年节下的,你可别哭鼻子!”

韩墨赶忙上前安慰起了小丫头。

“那你又说什么便宜哪家小子?”

小丫头一边说话,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你总归是要嫁人的吧?”

韩墨一阵的苦笑。

“我不要嫁人!”

小丫头说话之间已经哭的梨花带雨。

“好好好,以后都不许嫁人,就跟在我身边打混!”

韩墨一阵的头疼,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麻烦。

三个月前,他还是个业内知名的射箭教练,可是因为一场空难,他迷迷糊糊的就来到了这里。

三个月的时间他博览群书,各方印证,他终于搞清楚了,自己现在居然真的穿越了。

而且,来到了所有穿越人士的最佳目的地。

大宋朝!

也不知道是他穿越的姿势不对,还是他的人品有点问题。

现在居然已经是宣和二年了......

距离靖康之变,也就仅仅只剩下了不到五年的功夫。

天崩地裂,亘古未有的耻辱啊!

更离谱的是,他现在就在一切屈辱历史的起点,开封汴梁城。

他父亲韩睿只是韩家的远亲,靠着相州韩家的出身混了一个孟州司法参军的职务。

育有两子三女,只是韩墨的母亲本就是妾室,生下韩嫣大出血去世之后,他们兄妹两个自然成了人家正室的眼中钉。

眼看着两个孩子可怜,韩睿只能把两个孩子送到了族叔,驸马都尉韩嘉彦的府上养着。

原是想让他进入太学读书,以后要是能混个官身,也算不枉韩氏子孙的身份。

只是,这寄人篱下的生活又怎么会好过呢?

再加上韩墨的这位前身本就天生神力又好勇斗狠,身为韩家子弟,可是却不喜读书。

就因为这个,让他和其他的同辈显得格格不入。

为了让他和韩嫣能好过些,韩嘉彦也只能让他们兄妹两个搬到了城外的田庄生活,顺便还给他找了个先生教他拳脚。

开始的时候,偶尔还会特意来看看他们,只不过随着年岁渐长,整个人的精神也不大好,韩墨的好日子也就到了头。

韩嘉彦许久不来,这府中的下人们,自然一个个的更不拿他当回事。

自暴自弃的他,慢慢的也开始自甘堕落了起来,整日里就跟着一群汴梁城里的泼皮厮混。

以至于三个月前,他不知道在哪里喝了个不省人事,回来便染上了风寒,再之后,韩墨便到了这里。

“春桃,咱们屋里为何只剩下一个炭盆了?这大冷天的,你就不能多点几个?”

走进了里间之后,韩墨不由得再次一皱眉,这屋里感觉比外面还冷了。

“你病的这些天,府里给的银丝碳用完了,普通的碎碳烟火气太大,张管事那边说想要多一份,还得给他补三吊钱的差价,你且忍忍,等明日我到集上买去,三吊钱能买一车了!”

“我说咱们现在有这么穷吗?为了三吊钱都得受冻了吗?”

韩墨皱着眉,再次捂紧了他身上的狐裘。

“徐管家说,除了第一次张老先生来的时候府里会帐,这剩下的费用都要从你的月钱里扣,这些药材不是一般的贵,一副药就得五贯钱,为了这个,恐怕咱们今年都得小心花销了。”

春桃是母亲当年买下来给韩墨的小丫头,只比他小两岁,和其他人不同。

她的卖身契就在韩墨的手里,可以说,韩墨才是她唯一的主人。

当然了,因为这个,她在府中也不会有别的活计,自然也不会有额外的月钱。

韩墨的老娘去世了,她就只能和韩墨兄妹相依为命了。

除了是韩墨他们兄妹俩的贴身丫鬟之外,自然也兼职了韩墨的贴身厨子、贴身管家、贴身账房,等等,等等......

韩墨一阵的苦笑,这年才刚过了不到一个时辰,现在自己居然已经要节衣缩食了。

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混的实在是忒惨了一点吧!

这三个月的时间,韩墨的身体一直时好时坏,他也一直在惦记着想找到回去的办法,无暇顾及身边事。

可现在看来,这回去不回去的不着急,他要是再不想想办法,恐怕自己都要开始饥寒交迫了。

自己堂堂的一个男子汉,让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替自己操心赚钱,他是真的坐不住了。

“咱们现在手里还有多少钱?”

来到了炭盆边上,迎着明暗不定的炭火,韩墨若有所思的问道。

“二哥儿你问这个做什么?夫人留下的那些钱,是留给您迎娶折家小姐用的……”

小丫头一脸紧张的看着韩墨,韩墨整个人一愣,这丫头这是什么表情。

不过,随即脑子里就冒出了之前的韩墨想尽办法偷钱、骗钱的片段,还有小丫头熬夜做绣工卖钱的片段。

韩墨不禁哑然失笑,自己这个前身还真是死的不冤啊!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居然还每天不求上进,出入烟花之地,也难怪他半夜喝多了醉倒在野地里。

估计,这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吧!

既然自己来了,也该让这个照顾了自己这具身体七八年的小丫头好好的享享福了。

“自然是做生意赚钱了,不然,就靠着这府里的这点月钱,咱们这一个月还能三天吃一次肉吗?”

韩墨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这种苦日子,他可是好久没过过了。

“那你想做什么生意呢?”

小丫头考虑了很久,然后,小心的看着韩墨。

“还没想好,等明日到外面去转转再说吧!”

韩墨犹豫了一下,然后认真的说道。

“那你问什么钱啊......”

春桃小声的嘀咕道。

“那我总得知道咱们有多少本钱,然后,才能根据本钱来决定,咱们做什么生意吧?”

听着小丫头的嘀咕声,韩墨差点没笑出声来。

“嗯......”

小丫头轻嗯了一声,然后直接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想了想之后,再次扳回去了一根。

看着韩墨那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过了片刻之后,有些肉疼的,再次把扳回去的那根手指又立了回来。

“三十贯吗?”

韩墨轻声的重复了一遍,眼神再次看向了盆中的炭火。

主仆二人都没了说话的兴致,就坐在炭盆的边缘,一人想着心事,一人拿着手里的竹绷子默默的绣着绣品。

“二哥,你睡了吗?我给你带了两个大鸡腿可好吃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再次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女孩的声音。

韩墨一愣,随即,脸上的笑容再次绽放了。

前世的他孤苦无依,现在忽然多出了这么两个小妹妹需要保护,似乎,留在这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明暗不定的炭火旁,闻着那熟悉的鸡腿的香味,韩墨默默的发誓:

我亲爱的大宋朝的韭菜们,小爷来了,洗干净你们的钱袋子,等着小爷来收割吧!

PS:宋代的哥儿,郎,都是用来称呼年轻男子的,到后来,哥儿,就已经变成了一种俗称,不再特指男女,这个可以看下红楼梦里,王熙凤甚至被称为凤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