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爷的心尖小娇妻 9.5
作者: 竹五 主角: 许声声 傅景琛
39.46万字 2.0万次阅读 154.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一百九十二章 琛声番外:大婚 2022-07-14 09:43:3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9.4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91章
简介

许声声替妹妹嫁给传言中又老又丑的傅家太子爷,又签下三个月的婚约。 原以为三个月的婚后生活会如人间炼狱,结果发现老公惊为天人,简直是人类颜值的天花板! 而且还将她捧上天!鉴婊能力十足! 三个月如期而至,许声声拖着自己的行李准备走人,傅爷居然耍赖要延期离婚? 傅景琛:留下来好吗? 许声声:行吧! 看在他如此有诚意的份上,就再干一个月!

第一章 就二十万?

夜色俱乐部。

帝都最奢华的高级私人俱乐部。

许声声低头看着手里的纸条,拉拉肩上工具包的带子。

漂亮的双眸眼里发着光。

好像就是这里。

这种一看就是有钱人才能进入的高档地方,她一个小土包子平时可没什么机会进去。

托这次客户的福,她挺直腰板,把手里的临时会员证给工作人员一看,就被恭敬地请进去。

许声声没有留恋会所的奢华,直奔纸条的房间。

这可是她人生的第一单,客人要的货很多,她必须成功!

电梯直达最高层。

竟然是独户套房!

整层楼只有一间!

许声声眨眨眼,狐疑地看看纸条,是这没错!

她觉得浑身热血沸腾,要是能达成长期合作,小店的生意就不用愁了!

小爪子兴奋地按着门铃。

十五分钟过去,还没人开门……

许声声正要打电话给客户,电梯门开了。

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他绝美的面容,纯黑色的绸缎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浑身带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

许声声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小手激动地攥着工具包。

这身材,这比例……

就是行走的衣服架子啊!

如果他能当模特,暑假作业有救了!

许声声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哥哥,你好,我是许声声,很高兴能为你服务。”

“你放心,我的服务很好,你想要什么风格的都可以,售后也有保证……”

男人低头看着面前的女孩,气质清新脱俗,小脸带点婴儿肥,五官精致立体,脖颈又白又直,让人想要咬上一口,白色的裙子虽然布料廉价,却很有设计感,将女人的身材优点很好地展现出来。

他盯着粉嫩的小嘴一张一合,声音跟百灵鸟似的不显得聒噪。

“哥哥,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许声声见他一声不吭,小爪子在男人面前晃了晃。

助理在一旁看着,擦擦额头不存在的汗。

这声哥哥叫得甜的哦!

肯定又是二少爷送来的女人!

他忍不住又瞥了一眼娇小的许声声。

太禽兽了!

这成年了吗?

大少爷肯定又会把她丢出去!

他看着面前单纯漂亮的女人,有点不忍心。

“咳咳,大少爷,要不要我……”

许声声闻声,这才发现男人身后还有个人,眨眨眼。

男人的光芒太强大的,普通人站在旁边丝毫没有存在感啊!

“不用。”男人抬腿刷房卡,“进来。”

助理听到男人的话,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这是傅景琛,帝都豪门世家的太子爷!

没女友,零绯闻,公认的女人绝缘体。

居然让一个女人进他房间了!

许声声没理会助理五雷轰顶的震惊,甜美一笑,“好的,哥哥!”

说完,身子灵活地从男人的臂弯下钻进去,生怕下一秒男人就后悔了。

实际上,傅景琛确实后悔了。

他双腿交叠,品一口刚倒的红酒。

看着坐在沙发上视线一直往桌上的甜点飘得许声声,修长的手指揉揉眉心。

“今年多大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犹如大提琴。

“22。”

二十二这么嫩?看起来跟十几岁一样。

“哥哥,这是我身份证。”许声声知道他不信,连忙掏出身份证。

这可是大金主,要抱大腿的!

“就算成年了,也不能干这行。”傅景琛晃晃手里的红酒,缓缓说道,声音不容置疑。

“我们这行做大了很赚钱的!”

“是么?那你接这单,赚多少钱?”男人挑挑眉。

许声声欣赏着傅景琛的俊颜,掰掰手指头,“大概是20万。”

“20万你就把第一次卖了?”傅景琛觉得这要是他的亲妹妹,会被气死。

“不是,我妈妈生病了,急需要钱,才不得不出来接单。”

原来是妈妈病了……

傅景琛沉默不语。

许声声见他不说话,气场强大得让人噤声,。

怕到手的单子凉凉,她硬着头皮解释。

“哥哥你放心,我虽然第一次接单,但我经验很好,师父经常夸我呢!我今晚还有下一单呢,质量绝对有保证!”

不过她经常帮妈妈裁衣,设计作业也是年级第一,她有信心拿下这次的单子!

居然还有下一单?

傅景琛听到这话,脸色更难看了。

“哥哥不信的话,我给你验验货?”许声声眨眨眼,对皮相骨相都好的金主,她很有耐心。

傅景琛没说话,夜色的套房装修奢华、浪漫、极有情调,映得女人像是越发诱人。

他本来不喜欢女人近身,那些庸脂俗粉,接近他都是有目的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

像许声声这样赤裸裸图他的女人。

他却莫明想要靠近……

“哥哥,你……”许声声刚要去掏包里的样衣。

却被男人以极其羞耻的姿势压在沙发上,不由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