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王爷每晚要我哄睡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水七 主角: 秦蓁 楼衍
183.74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75章 与你共度 2023-09-02 02:00:1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89.19
    累计字数
  • 74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75章
简介

前世的秦蓁爱萧玦入骨,为他掏心掏肺生儿育女,连带着自己的娘家也被当成他上位的垫脚石。 她一心扑在萧玦的身上,所有的心思都用来讨好萧玦,从无二心。就连他宠幸新入宫的贵妃而冷落了她,她也不去计较,只为了留在他的身边。 可等萧玦地位稳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她满门。在她还身怀六甲之时,将她秦家满门抄斩,父兄的尸体悬于横梁之上。 她终是醒悟,于父兄尸体前,当着萧玦的面一刀抹了脖子。 重来一世,她收起破碎的真心,露出尖利的爪牙,除了要护自己父兄周全之外,她还要让萧玦为前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可未曾想,前世对她虚情假意的萧玦,这一世却突然转了性子,开始对她穷追猛打掏心掏肺? 秦蓁暗想:莫非这小畜生就爱别人不爱他的样子? 只可惜,这一世,我不是来爱你,我是来杀你的!

第1章 灭门

“娘娘,娘娘要去哪儿?”

“皇后娘娘,你如今身怀六甲,不宜走动,还请娘娘静养。”

“陛下有旨,让皇后娘娘安心养胎,无故不得离宫!”

……

“滚开!”秦蓁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推开挡在面前的太监宫女,赤红着眼,厉声道:“今日,我一定要出宫不可,谁敢拦我?”

话落,不顾自己笨重的身子,强行要突破人群往宫外去。

那些宫女太监顾忌她怀孕,不敢下重手。但是他们人多,层层叠叠的拦在秦蓁的面前,将秦蓁团团围住。

秦蓁眼眶极红,被围着出不去,急得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滚开,滚开!”秦蓁红着眼怒吼:“我要出宫,让我出宫!”

但是那些宫女太监只听皇帝的话,半点不肯让步。

秦蓁望着眼前的人群,心头渐渐地涌上一股绝望。

她的父兄还在等着她,而她却被困在这里出不去。

她咬了咬牙,伸手拔下头上的凤钗,恶狠狠地道:“滚开!再不让开,我就……”

“都滚开!”一声厉喝打断了秦蓁的话。

紧接着,一个男人拨开人群,从外面走了进来。

来人一身黑衣,手持长刀,带着满身的戾气大步走到了秦蓁的身边。

他冰冷的目光往人群中一扫,冷声喝了一句:“谁敢对皇后娘娘不敬?”

他一来,那些太监宫女活像是老鼠见了猫,一个个低眉顺眼瑟缩着身子,大气也不敢出。

来人抬手去扶秦蓁手腕,低声道:“微臣送娘娘出宫。”

秦蓁却往后退了一步,戒备地看着来人。

楼衍,萧玦心腹,如今手握天下兵马的大将军。

可在从前,他不过是个太子随从而已。

当年楼衍同萧玦被人追杀至龙虎山脚下,是自己将他们带回了龙虎山,救他们一命。

萧玦过河拆桥,要杀她秦家满门。

那楼衍呢?他是不是和萧玦一样,打算恩将仇报?

他来,是来帮着萧玦拦自己的吗?

毕竟他对萧玦忠心耿耿。

楼衍飞快地扫了眼她手里握着的凤钗,随后闷声说:“娘娘不用怕微臣,微臣不会害你。”

秦蓁根本不信。

楼衍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低声说:“当初在龙虎山,微臣与陛下被人追杀,是娘娘救微臣一命,微臣当还。”

秦蓁神色有了一丝松动,暗想:你总算记得!

她上前一步,一把攥住楼衍的衣袖,声音哽咽地说:“求求你,带我出宫,带我回秦府。”

楼衍沉默地握紧了秦蓁的手腕,带着人快步往外走。

有了楼衍开道,一路之上再无人敢阻拦。

马车之上,楼衍看着秦蓁通红的眼眶,低声说了句:“你别着急,我们快一点,来得及的。”

秦蓁看楼衍一眼,没吭声。

这个楼衍,平日里寡言少语冷冰冰的,活像是个假人,这还是她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话。

只是现在的自己无力回应。

马车一路狂奔,到了地方尚未停稳,秦蓁就跳了下去,楼衍拦都拦不住。

秦蓁脚一沾地,就往秦府狂奔。可刚走几步,秦蓁的脚步就慢了下来。

此时,秦府的大门敞开,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声。越是靠近,空气中的腥甜味儿就越浓。

秦蓁站在秦府大门前,突然间就不敢再继续往前了。

楼衍从后头上来,伸手拉住秦蓁,神色不忍,低声说了一句:“娘娘,别去了。”

他一眼看到这敞开的大门,就知道他们来晚了。

秦蓁深吸一口气,一把推开楼衍,一步一步地往大门走去。

迈过门槛,一脚踏进门内,只听啪的一声,有水打湿了她的鞋袜,溅上了她的小腿。

秦蓁身子一僵,缓缓地低头。

脚下一个水洼,鲜血汇聚而成。此时秦蓁的半个脚背陷在里面,红色正一点点地顺着鞋底爬满她的鞋面。

秦蓁倒吸一口凉气。

任是她早有心理准备,此时也是眼前一黑,身子忍不住的踉跄了一下。

她保持着一脚在门内一脚在门外的姿势没动,然后一点点地抬起头往里面看去,整个院子的情况尽收眼底。

入目一片血红,院子里横七竖八的全是尸体。

有给她奉过茶的侍女,有给她领过路的小厮……一张张熟悉的脸,此时躺在血泊中,死不瞑目。

视线从这些尸体上移开,缓缓抬起,便见前院廊下用麻绳吊着三具尸体。

在看清这三具尸体的一瞬间,秦蓁直接双腿发软往地上跪去。

她的父亲,她的两个兄长,此时就被人吊在廊下。

“娘娘!”

楼衍一步上前,一把捞住秦蓁,那双向来冰冷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担忧。

秦蓁眨了眨眼,感觉双眼一阵剧痛,有什么东西从眼里流了出来。

她只觉得眼前起了一层血雾,世界变成了一片暗红。

楼衍扶着她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她脸颊的液体,是血泪。

楼衍喉咙哽了哽,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大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厉喝:“你们在做什么?”

楼衍转头看向门外,只见一身龙袍的萧玦从禁军后走出,冷冷地看着他们。

楼衍眸光动了一下,没吭声。

皇帝的视线落在秦蓁的脸上,沉默片刻,随后说:“早说过让你安心养胎,你非要闹。”

他迈步过来,伸手将秦蓁从楼衍怀里抱过去,沉声对秦蓁说:“走吧,跟朕回去。”

秦蓁眨了眨眼,隔着一层血雾,定定的看着萧玦的脸。

她秦家,三代为匪。到了她父亲这一代,更是占山为王,实力强到让朝廷都头疼。

而当年的萧玦尚为太子,奉命带兵剿匪,可行至龙虎山山下的时候却在大雪之中迷了路。除此之外,他还遭遇着来自其他兄弟的暗杀。

他带着楼衍一路逃窜,最后倒在雪地里,是自己救了他们一命。

萧玦花言巧语骗得自己的芳心,哄得自己不顾父兄的反对非要与他成亲。可大婚之后,萧玦才表明身份,彼时木已成舟再难转还。

父兄为了自己,接受朝廷招安,让萧玦没费一兵一卒地拿下了龙虎山。

此次大功,让萧玦坐稳了太子之位。

而秦家,则成了他手中最趁手的武器。

可她没想到,萧玦坐稳皇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灭秦家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