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医品娇妃 9.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从欢 主角: 宋嫣然 苏钰
87.7万字 8.3万次阅读 83.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35章 番外终 2022-09-12 01:09: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91.74
    累计字数
  • 49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35章
简介

前世宋嫣然被偏心的父亲害得声名狼藉、母亲惨死、外祖一家被诬而亡。 重生归来,她满心只有复仇:“呵,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直到她招惹上那个冷面戾王:“就……爱情事业双管齐下也不是不行。” ……   遇见宋嫣然之前的苏钰,征战疆场、横扫八荒,“本王要的,是这锦绣江山!”   遇见宋嫣然之后的苏钰:“媳妇,要抱。”

作品荣誉
第1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六月的日光温暖明媚,鎏金般的日光散落在少女脸上,晃的她微微敛起眉眼。

是她的幻觉吗,她竟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她被囚禁在终年阴冷的水牢里,寒意刺骨,不见天日。

后突生宫变,她与长姐宋安然同归于尽,死在纷飞的大雪中,为何她反是觉得如此温暖?

难道是因为大仇得报,她死的安详?

“嫣然,嫣然,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呀?”耳边的声声呼唤让宋嫣然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对面站着一身穿紫色绫罗锦裙的少女,发髻上插着数支名贵的珠钗步摇,少女生得一张瘦瘦的瓜子脸,大眼睛,不笑时略显刻薄。

这张脸她自然记得,这是她前世的好友,也是亲手将她推向绝路的人。

只她怎么如此年轻,看着竟似刚及笄的模样?

日光刺眼,她抬手欲遮,赫然发现那双被拔光指甲,在脏水里泡得腐烂的手竟如此光滑细嫩。

小小的一双手,被养的犹如凝脂,没有岁月摧残的痕迹,她又不可置信的摸向自己的脸,肌肤光洁,没有凹凸不平的伤口……

“镜子!镜子呢?”她开口唤道,婢女阿芙忙从怀中掏出铜镜,双手呈递给宋嫣然。

镜中的少女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生得娇花一般,明艳秀致。

宋嫣然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眸中瞬间凝起水雾,泫然欲滴。

不是做梦,她回来了,回到一切悲惨尚未发生之时……

“小姐!您怎么了?您可别吓奴婢呀!”

阿芙急切的声音显得有些聒噪,宋嫣然却弯唇一笑,握住了阿芙的手,目光炯炯的看着她,“阿芙,我没事,我很好。”

阿芙歪了歪头,有些不解,小姐的眼神怎么好像在看着一个久别重逢之人?

她又哪里知道在那个炼狱般的前世,她与宋嫣然早就阴阳两隔。

“嫣然,还还好吧?”沈蓉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扬唇笑望着她。

宋嫣然眼睫微颤,垂下了眸子,前世她便是被这样的笑脸迷惑,真心相待,可最后得到的却只有伤害与背叛。

“没什么,就是有些头晕,我想回去了。”她着急去见阿娘。

“别呀!今日天气多好,最适合游湖啦,我们就再玩一会儿嘛!”沈蓉挽着宋嫣然的手臂,娇声说道。

她的触碰让宋嫣然只觉一阵恶心,她正欲抽回手臂,脑中却恍有惊雷乍响。

“你说什么?游湖?”

沈蓉没听出宋嫣然语气中的冷意,仍旧笑颜如花,颔首道:“对呀,前些日子大哥哥为我买了艘画舫,我还没上去游玩过呢,今日我们一同去嘛!”

沈蓉笑望着她,宋嫣然最好说话,只要她多央求两遍,宋嫣然便什么都会答应。

果然,宋嫣然颤了颤眼帘,粉樱般的唇轻轻抿起,垂首点了点头,轻声道:“好啊,那便一同去吧。”

既然上辈子她的噩梦是从这游湖起始的,那这辈子便让她从此改变这一切。

前世游湖她不慎落水,被永昌侯府的世子爷沈流所救,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有了肌肤之亲,父亲做主让她嫁给沈流。

她不愿看母亲为难,只得应下。

她虽不爱沈流,但念着他对她有救命之恩,还是决定与他相敬如宾。

沈流也是个正人君子,没有强迫于她,两人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她本是感激的,可后来才知沈流有龙阳之好,本就不喜欢女人。

甚至就连她落水也并非意外,这一切本就是为她精心打造的局。

父亲娶她母亲为继室,为的不过是外祖金家的钱财,为了能让他与亡妻的爱女宋安然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以永昌侯府为网禁锢她,借此将外祖一家绑在昭王这条船上,助她的大姐姐,昭王侧妃宋安然扶摇九天。

而昭王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为金家扣上了乱臣贼子的帽子,锦衣卫屠了金氏满门,至此长安再无金氏一族。

永昌侯府本要将她暗中处死,可她的好姐夫昭王早已垂涎她的美色,命人暗中将她送进宫里,却被宋安然抢先拦下,毁了她的脸和手,又将她囚禁在水牢之中。

而她的好友沈蓉就那般冷漠轻蔑看着她,对她说,她的身体里流着商人低贱的血脉,怎配与她这般的勋贵子孙为友。

要怪只能怪她不自量力,没摆正自己的身份。

想到此处,宋嫣然唇角轻扬,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嫣然,我们走吧。”沈蓉挽起宋嫣然的手,发现她的手竟像冰一般冷,一丝温度也无。

沈蓉下意识要抽离手掌,却被宋嫣然紧紧回握,她嫣然一笑,明媚得犹如院中的牡丹,美艳独绝,声音轻若微风,“蓉儿,我们走吧。”

上一世她只拉下了宋安然,但这还远远不够,永昌侯府,昭王,还有她那个凉薄的父亲,这些人一个也别想跑!

见宋嫣然笑得一如往日般烂漫天真,沈蓉也不再多虑,与她挽着手共同踏上了画舫。

说是画舫,实则只算一条稍大些的小船,在见惯好东西的宋嫣然眼中着实算不上什么。

金家是越国首富,做为金家唯一的外孙女,宋嫣然的吃穿用度甚至不比公主郡主差上半分。

而永昌侯府这般的功勋人家却往往只有一个空架子,脸面全靠硬撑,心里一边鄙夷商人卑微,但从她这里哄骗好东西时却一点都不含糊。

“嫣然,你觉得我这画舫如何?”

宋嫣然掩下眸光,颔首柔声道:“我觉很好啊。”

沈蓉却撅起了嘴,有些寞落的道:“但终究还是你的画舫华丽,毕竟除了你还有谁能拿宝石做珠帘了,我这画舫看着便空空荡荡的。”

“那有什么,你若喜欢,改日我命人将那珠帘给你送来。”

“当真?”沈蓉惊喜问道。

宋嫣然点点头,笑意融融,“我何时骗过你,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蓉儿也一样不会骗我欺我,对不对?”

沈蓉嘴角笑意僵了僵,眼中飞快的掠过一抹心虚,轻咳两声,挽着宋嫣然的手臂,拉她走至船舷处欣赏湖景,道:“那是自然,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嘛!”

宋嫣然笑笑,垂首,眸中一片冷意。

突然,画舫似是触到了石头,船身猛地一晃。

阿芙和沈蓉的婢女青儿刚稳住身子,便连忙过来保护自家小姐。

摇晃之中青儿不慎崴脚将阿芙扑倒,而沈蓉也被晃的直直扑向宋嫣然。

宋嫣然瞳孔猛缩,记忆如潮水般袭来,上一世便是如此!

恨意翻涌而上,她目光不移的看着沈蓉朝自己扑来,杏眸光晕凝结成霜,一片冰冷。

就在沈蓉即将碰到她的刹那,她忽的侧开身子,单手抓着船舷,脚步虚晃下似被船身晃到了沈蓉身后,伸出另一只手在沈蓉的腰间悄然用力。

“扑通!”

熟悉的落水声响起,但这一次不再是她!

“有人落水了!”

沈蓉刚掉进湖里,不远处的岸边便传来呼叫声,紧接着便又有落水声传来。

宋嫣然唇角漫起一抹冷笑,沈流救人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

沈流纵身跃入湖中,捞起水中的少女后便要折身游回岸边。

宋嫣然只笑自己前世真是傻的可以,这么拙劣的把戏竟都看不出。

若沈流真心救她,大可以命画舫放下绳梯,又怎会将她带到众目睽睽之下,任由她丢了名声。

青儿回过神来,顿时慌了,爬起来便要喊,宋嫣然却走到她身后,在她颈后轻轻拂过。

她漠然的看着青儿瘫软倒地,将手中的珠花重新插入鬓中。

被沈流冷落在后院的那些年里,她钻研医术度日,不想今日却派上了用场。

“小姐,她……”阿芙怔愣的看着青儿,眼中满是愕然。

宋嫣然扫了青儿一眼,弯唇道:“无事,只是暂时晕过去了。”

今日是她回赠给沈蓉的第一份大礼,岂能让人破坏。

远远可见岸边立着几个年轻公子,沈流一手环着沈蓉的腰肢,一手不停划水,将她带到岸边。

沈蓉被呛了水,此时眼前模糊一片,耳朵里也哗啦作响,只知道如抓着救命稻草一般的攀附着身边的人。

沈蓉衣衫浸湿,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脸侧,沈流将她抱到岸边,沈蓉剧烈的咳嗦起来。

沈流压下心中的厌恶,蹲下身,柔声问道:“宋小姐,您还好吧?”

“宋小姐?”有一年轻公子惊讶道:“莫非是宋大学士府上的小姐?”

沈流有些痛惜的点点头,“听大妹妹说今日要与宋三小姐一起游画舫……”

几人的目光瞬间黏了过去。

宋三小姐的美貌在长安城中绝对可算上数,如今她年岁还小,待过几年怕是“第一美人”的名号也能摘得。

夏日炎热,少女们都穿着轻纱薄裙,薄纱被水打湿紧紧贴合在少女的身上,将少女妙曼的身材彰显淋漓。

更不要说少女裸露在外的手臂脖颈,细嫩白皙,望得人心火难耐。

为了这桩局沈流特请了这些纨绔子弟来家中,不消几日这件艳事便足以传遍整个长安,不怕金氏和宋嫣然不就范。

看着少女玲珑曼妙的身子,沈流眼里却只有嫌恶。

娶妻也好,这样父亲便也不会再盯着他,他出去寻欢倒也更为方便。

忽听几道脚步声远远传来,沈流舒了口气,蓉儿来了这桩戏便由她继续演下去吧。

他抬起头,却顿时怔愣在原地,几个目光玩味的纨绔子也顺势望去。

只见一个身着月色长裙,外罩水红色长衫的少女远远走来,如一团海棠花般盛绽在他们眼前。

少女长发如墨,发髻上插着一支海棠步摇,明媚耀眼。

“那不是宋三小姐吗?”有人率先惊呼出声,又垂首望向湿漉漉的少女,“那这是……”

沈流瞳孔一缩,心道不妙,正欲开口遮掩,却听宋嫣然哭诉出声,“蓉儿,你怎么样了?”

沈流本想把沈蓉说成是婢女蒙混过去,宋嫣然这一声啜泣却彻底乱了他的计划。

宋嫣然心急如焚,她顾不上众人的视线,忙蹲在沈蓉身前,将散落的长发为她掖入耳后,将她的小脸清晰的暴露在众人面前。

她目光盈盈含泪,捧着沈蓉的脸,在她耳边吐气如兰,每一个字眼都如沁霜雪般冰冷,“蓉儿,我来了。”

上一世承蒙照顾,这一世换她来好好照顾他们吧……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