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问青 9.3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林淮岑 主角: 叶问青 窦淮叶
24.5万字 0.2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4章 我的美丽乡村 2022-03-01 00:14: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4.5
    累计字数
  • 3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4章
简介

关于乡村振兴、基层治理的长篇小说。 主要描写了网络作家窦淮叶考研失利回到家乡,偶然发现暗恋的学长叶问青是非遗继承人,对方放弃高薪工作返乡创办“黄麻纸造纸坊”,并致力于宣传古法造纸技艺。她深受触动,并决心帮助叶问青一起宣传。 从初次申报非遗失败,到最后荣登央视采访……通过二人经历各种事件的态度,深刻反映了中国人民艰苦奋斗、不抛弃不放弃的工匠精神。

第1章 黄麻纸造纸坊

湿度急剧变化形成了云的锐利边界,上边垒着一层较高的云,仿佛远方升起了一层层的海水与浪花。

窦淮叶跟随文联的人一块儿出去采风,却在半道与人走散,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她一点儿不着急,反而沿着小路四处闲逛。

这里的树未经人修枝,枝叶高过了屋顶,顶端的花有些沉重,压弯了枝头。

有几个嬢嬢在树下支起了方桌,打川内特有的细长叶子牌。

窦淮叶在旁边看了会儿,还是琢磨不透其玩法,索性跑到一边去撸猫玩。

几只三色小猫蜷在一丛花下打盹儿,刚挨上,圆滚滚的肚子发出“呼噜”的声响。不远处的黄刺玫上有东西振动双翅,细细看去,原来是一只红玫瑰绡眼蝶,半透明的棕色逐渐变浅,下翅粉红如脂粉,如春山流光。

“可算是找到你了!”

窦淮叶刚转过身,就被大汗淋漓的姜可抓住了手腕。

她不由失笑,“至于吗?”

姜可没好气道:“谁让你不服从组织安排,这一眨眼的功夫就跑不见了,让我一顿找……”

抱怨归抱怨,姜可还是担心她会走丢。

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走,周主席他们都在黄麻纸造纸坊那里,我们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拍张大合影。”姜可拉着窦淮叶就走,半点儿没犹豫。

窦淮叶瞥了眼小花猫,说道:“你们拍了就行了,非得等我。”

“就你话多,这都是照着规矩来的。”

水桐乡的黄麻纸造纸坊是位大学生返乡创业的产物,似乎并没有多少人来,这次还是文联组织一些文艺工作者来这里体验一下如何制作黄麻纸。

窦淮叶对于黄麻纸的了解,仅限于“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唐代韩滉的《五牛图》,该图所用的纸张就是巴山特产黄麻纸,而其中的牛就是大巴山牛。

像这种古老的国宝级纸本画都属于“永存吾土,不可外展”的国家一级文物,现收藏于北京博物馆,她也无缘见到真品。

其他人已经在门口聚集,看样子是准备拍大合影了。

姜可脚下生风,拉着窦淮叶跑得飞快。

周主席略一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我来给大家伙拍照!”姜可一把将窦淮叶塞入了前排的缝隙中,脸上堆着谄媚的笑,说道:“大家都往中间靠!”

因为这句话,所有人都往中间靠近,窦淮叶被迫跟着往中间靠,却不曾想撞上了旁边一位青年的胳膊。

“需要我道歉吗?”

窦淮叶有些懵。

太近了。

她从他身上嗅到了一股类似于雪松的辛辣清香,一点儿也不甜,甚至微微泛苦,稍带着些松木的干燥味道。

窦淮叶将头别开,表情带着几分愠怒。

等拍完集体合照后,姜可把相机挂在脖子上,走过来搂着她的肩头,笑得没心没肺。“走,吃饭去!”

中午这餐饭直接安排在了村子里的“六食堂”,姜可身为联络员,事先做好了功课,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

介绍完景点后,这才领着众人进去用餐。

窦淮叶很久没有在这种传统建筑物里吃饭了,处处都觉得稀奇,非得拉着姜可沿着六食堂里外各转了一圈。

“哎!看着点儿人。”端菜过来的一个女生差点儿撞上了窦淮叶。

对方个子稍高一头,发际线上移了小半寸,吊梢眼不冷不热地盯着她,让人有种被冒犯的感觉。

女生从鼻腔“嗤”了声,怨气全摆在了脸上。

姜可有些摸不着头脑,等那人进了房子后,才说道:“可能是嫌咱们太吵了,别在意这个。”

“没事儿。”窦淮叶看了下左侧袖口,刚才盘子里的汤汁还是溅了些出来,粘在衣服上像是得了麻风病的女人。

徐莉把托盘上的藤椒辣子鸡放在桌上,窗外的姜可正蹲在水龙头旁边,帮着窦淮叶搓洗袖口处的污渍。

她压着火气道:“叶哥,这些人就是瞎矫情,嫌我们乡下脏就别来啊!”

叶问青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阳光下的窦淮叶皮肤白净,脸庞轮廓如鹅蛋,五官极清淡,没了年少时的张扬,却多了几分鸢尾花的温柔。

“她没有这个意思,或许是你想多了。”叶问青顺手把藤椒辣子鸡摆在了靠近走廊的一方,又把老鸭笋子汤放在了角落里。

徐莉跺脚道:“真不是我想多了……”

饭菜都上得差不多,姜可忙让其他人按照组别一一入座,窦淮叶之前被分到了三组,直接往三组的饭桌走去。

“……文艺工作者应该担当起时代赋予的使命和职责!”

周主席终于讲完了话,大家都纷纷开动。

“好香~”窦淮叶上手舀了一小碗汤,她最喜欢饭前来碗汤了。

姜可坐在她旁边,也毫不客气地夹了一块野猪肉往嘴里塞,下一刻露出感动的表情。“唔,好好恰!”

这顿饭菜实在是不错,都是些地方特色,平时少有机会吃到这么正宗的菜式。

酒足饭饱后,姜可轻打了个嗝,突然想到些什么,问道:“你刚才看到叶问青没有?”

“拍照的时候他就在我旁边,我还撞了他一下。”窦淮叶心头一颤,却强装镇定。

“这真是……”姜可哭笑不得,说道:“你俩真是一对冤家!你记不记得之前好像也是你撞了他一下,咱俩才认识他的。”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七年前,学校的升旗活动上。

窦淮叶肚子不舒服,磨磨蹭蹭半天才下楼,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学长,她想说“对不起”又想说“抱歉”,结果脑子一抽,嘴巴自动给这两句话合并成了“道歉!”。

学长愣了半天,然后才开口:“对不起……”

那个学长就是叶问青。

窦淮叶看见他的国旗护卫队的臂章,刚想说些什么,学长已经走远了,没给她这个机会。

他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目光坚毅有光。

音响正放着《义勇军进行曲》,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了国旗上,可窦淮叶的目光从未挪开一秒。

亲爱的祖国,请原谅我在此刻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