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早就宠冠六宫了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风烟流年 主角: 帝千傲 洛长安 慕容珏
133.97万字 2.9万次阅读 125.3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33.97
    累计字数
  • 25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7章
简介

他是主宰乾坤的冷酷帝君,恭俭爱民,不耽女色。凭生中只有一次破例,容一个奴婢住进了龙寝。 她是商贾富裕之家的千金,克制有礼,内敛羞赧。不料所托非人,惨遭未婚夫背叛并被屠杀满门。 为复仇,她改头换面,沦为帝君的专属女婢,极力逢迎。 他护她周全,下放权利,倾尽宠爱,唯独吝赐名分。 经年后,当他除去朝中巨鳄江山稳固,当她大仇得报,决然抽身离去,却被他八抬大轿堵在宫门,明媒正娶之时。 才知道,原来她早就宠冠六宫了!

作品荣誉
第1章 奴婢身子不便,恐怕教帝君扫兴

洛长安将衣服脱了,身上只穿着贴身里衣,爬上了龙床。

开始了她每天的差事,给帝君暖床。

暖床是个苦差事,冷呵呵的冬夜里,在帝君回来前,必须将冰冷的被窝暖热了。

进被窝时不能穿太厚,不然温度不能从身子透出来,须光着身子或者只穿一件单薄的里衣,靠体温把冰凉的被褥暖热。

如果暖的不够热,惹龙颜不悦,或使龙体受到风寒入侵,免不了受到责罚,轻则杖刑,重则死刑。

洛长安为了生存,虽然早就不要尊严了,但是也做不到光着身子去暖床,每次都穿着单薄的里衣进去。

帝都位于北寒之地,一年光景里七八个月是冬天。

寻常人家,屋里皆有暖炉取暖。

帝君的寝殿里,却没有暖炉,冰窖一样,寒冷彻骨。

洛长安也并不觉得没有暖炉不好,她从来闻不惯木炭的味道,焚烧木炭的气味会让她头晕目眩。

爹娘还在的时候,她还是娇生惯养的,娘说她身子娇贵,会亲自帮她把冰凉的被窝捂热。

娘说家里就一个宝贝女儿,必须富养,必须溺爱。

幼时有多幸运,而今便有多悲凉。

冰冷刺骨的被褥贴在肌肤上,洛长安瘦弱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

好冷啊,冷的倒抽凉气。

龙床没暖热,她想她会先被冻死。

但是她不能死。

大仇未报,一家逾百口被屠杀,灭门之仇未雪。

她这条烂命必须好好活着。

‘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大暖炉子,夏天的大日头,我在大太阳下烤着暖炉啃热包子,热的汗流浃背......’

洛长安在脑子里想着这些可以取暖的物什,假装自己不冷。

终于熬过了最冷的阶段,被褥里渐渐捂出了暖意,她有些昏昏欲睡。

不过,身为身份低贱的暖床丫鬟,她没有资格在龙床上睡觉,她是帝君物化的取暖工具,作用和暖炉一样。

区别是她是活的,恒温的。

夜深了,门被推开,一阵冷风从门缝灌进来屋里,将桌上她留的一盏守夜的烛火打灭了。

室内,一片漆黑。

紧接着,脚步声响起,有人朝着龙床踱步而来。

洛长安认得这沉稳有力脚步声,是这片大陆的主宰,那个睥睨天下的男人,帝千傲。

能进龙寝的男人,只有他。

被褥被不客气的掀开,洛长安的身子被一双冰冷的手臂圈住,浑身的热度被瞬间吸走,她整个人如坠冰窟。

帝千傲比这极寒之地的严冬还要冷。

洛长安的身子由于寒冷,本能的颤抖。

亦或者是紧张吧。

拥着自己的男人,手里握着生杀大权,她唯恐触怒他,她太惜命了,她无论如何要活着看见仇人身首异处。

小心翼翼,唯唯诺诺。

他的手将她肩头柔软的皮肉握的生疼,她险些叫出声来,眼里已经疼出眼泪。

漆黑的夜里,她借着月光瞥见帝千傲的深冷目光,似能够穿透人的灵魂,令人背脊发寒,心惊胆战。

洛长安顺从的近乎谄媚,作为奴婢,她不配有任何感情,伴君如伴虎,矫情会死的很快。

她要做的只是让帝千傲取暖,她是暖炉,不痛不痒,不悲不喜的暖炉。

帝千傲的手触到了她单薄的里衣布料,他不耐的冷冷轻哼,冰冷的大手不带丝毫感情的抚着她领口纽扣。

“何必多此一举穿这碍事的衣物,你还是没有习惯。”

洛长安的差事除了暖床,侍候帝千傲的起居,还有……解决他的一时兴起的需求。这是身为男权体制下,奴婢的卑微。

根据经验,这一件,便更加是苦差事了。

书上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果然是前人的杜撰。

“帝君,奴婢身子不便,恐怕教帝君扫兴。”

洛长安并不避讳此事,她反而需要促成此事,捕获这个男人。他在利用她,她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呢。

她没有武功,没有背景,是个隐姓埋名的逃犯。

她有的只有这副质弱无骨的身子了,物尽其用,她希望从这男人这里捞到好处,她需要权力,至高无上的权力,能够爬到和她仇敌比肩的高度。

而这个男人他什么都有,只要他愿意给,她可以拥有一切。

问题是,贱奴如何可以令他心甘情愿的放权利给她呢。

无异于白日做梦。

令人沮丧的是,她又来了月信。

帝千傲将解到一半的纽扣系回去,“什么时候来的?”

“今日早晨。”

“五日可干净?”

“七日。”

“洛长安,你真没用,朕几乎每天都来,你却又来了月信。”帝千傲冰冷的声音透着不满,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失望。

她却怎么?

洛长安听不明白。

是怪罪她不该来月信吗?

但是女人都会有月信的,每月一次。

除非怀孕了。

但是,尊贵如他不可能会允许一个奴婢怀上他的孩子,这对他,是耻辱。

“是奴婢月信来的不是时候。奴婢该死。帝君赎罪。”

洛长安从被褥里爬到床尾,抱住帝千傲的双脚,用体温熨帖着,“奴婢给您暖脚,脚暖了,身上也会觉得暖的。”

“朕没有打算放过你,你躲得倒远。”

洛长安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冰冷的吻如雨点般落下。

除了那一步,他什么都做了。

洛长安希望他看在她乖巧顺从的份上,赐她一些身份。

然而,如过往的每夜一样。他什么都没有赐予。

后腰被冰冷的掌心阻止了去路,然而她也得到了点好处,似乎有一股暖流自他手心源源不断传入她小腹,经痛缓解了不少,甚至她会幻想一下,他是有意传送真气为她取暖。

这大概就是否极泰来,活着就有希望。

帝君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都传他温文尔雅,有礼克制,甚至不耽于女色,对各宫妃子都不偏不倚、雨露均沾。

然而,在她这卑贱的奴婢面前,他如同嗜血的冥王,释放着他最原始的本性。

对低贱的奴婢,又需要什么怜惜呢。

洛长安的双眼一片冰冷,从被灭门那一刻,她的心已经死了,她的眼里只有仇恨,只要有一线机会可以报仇,她什么都愿意干。

“洛长安,收起你眼底的恨。锋芒太盛,动机太明显,走不长远。”

朦胧之间,仿佛听到了帝千傲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