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珊瑚海 9.5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圆月四九 主角: 季微澜 高磊
39.18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83.22
    累计字数
  • 23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9章
简介

失去梦想的“社恐”艺术女季微澜,从城市回到中国大陆最南端渔村——南极村创业,邂逅坚守珊瑚梦想而奋斗的“糙汉”研究员高磊。两个生活理念截然相反的人,陷入浪漫又真挚的爱情,从民宿创业分歧不断到心心相印共建渔村、从吵吵闹闹到碰撞出爱情火花....在充满人情味的渔村中,季微澜和高磊与村民在潜移默化中相互影响、共同成长,从理念不合到其乐融融共建渔村,他们在新旧思想的碰撞中求同存异、绽放光彩,实现致富渔村与环保海洋的双赢,书写灿烂的美好。

第1章 靓女,去南极村咩?

已是隆冬腊月,南国的阳光却灼灼如盛夏。

聆城——南极的公交站牌下,季微澜拖着行李,蹙眉张望。

此南极当然非彼南极,只是聆城辖下一个小村子,因为地处中国大陆最南端,故名南极村。位置特别偏远,只有这一班公交车能到。

两个学生打扮摸样的少年从站台前路过,侧目打量几眼,犹豫着想同她说话,最后还是笑着走远了。

目光中没有恶意,季微澜却只觉得别扭不安,恨不得立刻跳上返程客车,逃离这个陌生的世界。

当然,她不能。

手机提示音一响。

她下意识划开,发现只是“聆城移动欢迎你”。

微信的置顶窗口,已经永远不会再有新的消息。

【妈妈】:一定坚持复健,不要放弃希望!

已是两个月过去了,看见这句叮嘱季微澜仍觉眼眶泛酸。

妈妈临终前,最惦记的还是她的手……

尽管为了这只手,母女俩曾大吵一场。吵完后一个留在帝都,一个飞去滇省,再相见时已是天人永隔。

季微澜垂眸看向自己摊开的右手。石膏已拆,肿胀全消,也看不出嵌在皮肉里的那块钢板。

医生说,恭喜你痊愈了。

这只痊愈的手却永远是桡骨高度缺失。手术植入的人工骨骼可以让她日常自理,却再不能拥有如从前那样的控笔能力。

“画还是可以画的,适时的活动还能帮助复健。”医生这样安慰她。

骨科医生怎么会懂呢?国画就是运笔的艺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笔触的微妙足以决定一幅画是活灵活现还是呆若死物。

她不能作画了。

就算不肯放弃,也不会再有希望。

现在她唯一可做的,就是去完成妈妈的遗愿。

若非如此,在最抑郁痛苦的那段时间,她早就追随妈妈去了。

季微澜靠着公交站牌出神,突然听见一个爽朗的声音:“靓女,去南极咩?”

她下意识抬头,同时轻轻皱了皱鼻子。

未见其人,热风先带来一股令人不安的雄性气息。汗水、香烟,还有……某种带着潮意的腥气,让人联想到藤壶、海藻还有潮水拍打的礁石。

是海洋的气味。

浑身海洋气味的年轻人个头很高,上身只套了件背心,单手很随意地把衬衣甩在肩头。

多年习惯使然,季微澜的视线在他裸露的肩臂上停了数秒。那里的皮肉黝黑紧实,线条流畅漂亮。只可惜,被大片的刺青破坏了天然美感。

刺青色彩丰富,线条繁杂,她一时没认出是什么图案,只觉得很酷,很社会。

季微澜侧过脸,假装不知这位社会哥是在跟自己说话。

社会哥锲而不舍,还换成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是在等去南极村的车?别等了,车不会来的。”

季微澜眼睫微动,打开导航APP。

导航很明确:13路公交车,起点是聆城三中,终点是南极村送坡码头,下一班公交车距她所在的聆城广场站还有7站。

“别看导航,没用!”社会哥笑得露出一排白牙,“聆城的公交系统三年前就取消了,真的。”

真的?

谁信。

季微澜抿着嘴,切换到搜索页面。

搜索引擎告诉她:聆城,土地总面积1979.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63.3万。

这么大一个城市,会没有公交系统?

“你要去哪儿?”

“再骚扰我可要打110了!”

两个人声音同时响起,继而面面相觑。

“随你。”社会哥耸肩笑笑,离开了。

季微澜等了又等,不仅公交车不见踪影,连出租车也没有。满大街除了摩托,还是摩托。

无奈之下,她打开网约车软件。

接单很快,车来得很慢。

此时正值晚高峰,灰扑扑的小面包车几乎是挪动着,从摩托车海中艰难挤到站台前。

“果然是你叫的车。”

熟悉的腔调,熟悉的社会哥,还真是巧。

季微澜抓着行李箱拉杆,脚步迟疑。

“不用胡思乱想,就真有这么巧。谁让整个聆城开共享的就没几辆车。”似乎看穿了她的不安,社会哥半是解释,半是恐吓地说,“不搭我这车,等到半夜你都未必能到南极村。”

不由分说的,他把她的行李塞进了后备箱。

“别磨蹭,大家都赶时间。”

季微澜这才注意到,小面包车的后排都被人坐得满满当当,连副驾驶座上都放了袋东西。

她后退半步,冷声道:“我不坐副驾。”

“爱坐不坐。”社会哥拎起袋子丢给后座,顺手拍了拍坐垫,扬唇戏谑道,“不行你就再拨个110,问问警察叔叔愿不愿意送你去。”

眼见天色已晚,季微澜知道自己没什么选择。

她坐进去,双手局促地攥着安全带,尽量不去注意前方和侧面的窗景。

“抱歉。之前是我误会了。谢谢你的提醒,高……高先生。”她看着网约车软件里的信息。

“高磊。”社会哥倒不记仇,还同她解释,“外地人不知道,粤省这边小城市都这样,出行都靠摩托。前几年开过公交系统,没人坐又取消了。出租车也一样,在本地没有市场。”

季微澜不由惊讶:“外地人来了怎么办?”

“哪有什么外地人?”社会哥扬扬唇角,“会来聆城的外地人很少,不是出差就是收水产,要么有配车,要么就几天功夫怎么都能凑合。”

他扫了眼季微澜,好奇道:“你也是去南极村收货的?看着不像。”

季微澜摇摇头权当回答,心中暗暗发愁:聆城已是如此落后,聆城下面最偏远的南极村岂不是更糟?

妈妈的遗愿是在南极村开办民宿。

她来之前查过资料,只注意到“大陆最南端”、“历史悠久的渔村”、“风光优美,自然资源丰富”。

没想到这同样也意味着交通不便、环境闭塞、未经开发,没有观光客流。

非常不适合开办民宿,不应该是在滇省经营民宿十几年,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妈妈会决定的选址。

可能是对故乡的情节压过了理智?

季微澜只能默默祈祷:妈妈魂牵梦绕的南极村拥有巨大魅力,足以吸引游客不惜颠簸十几个小时前往。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