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狮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一言 主角: 林小喜 李默
45.4万字 0.2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98章 往后余生 2022-04-23 01:23: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37.27
    累计字数
  • 23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98章
简介

自汉朝以来,舞狮民俗上承祥瑞,下启兴盛,热闹团圆。海南舞狮风尚自明朝有载,披布衣为彩皮,编竹为格,狮鹤象舞,以行代舞,普天同庆。 “逐龙狮舞”是海南一支传承了四百多年的舞狮队,身负赫赫威名的师门却被贫穷打散,歇业数十年。林小喜披上“战甲”出山,背水一战,却惨遭算计。平时练功偷懒贪玩的她,越挫越勇,苦心钻研,用一场场精彩的舞狮表演展现了逐龙狮舞的精神,也展现了大国精神。

第1章 醒狮出征

咚的一声闷响,一支舞狮队伍从高高的梅花桩上跌倒滚地。

鼓点声戛然而止,现场观众不禁倒吸凉气。

舞狮的布衣下是两个女孩儿,负责头部的林小喜感到腿脚传来一阵很重的麻木感,紧接着就是刺骨锥心的痛。

她顾不上自己,艰难地回头,看了一眼负责尾部的林南寻。她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张皇失措地望着林小喜,像个无助的孩子。

看她没受什么伤,林小喜也就放心了。

她们这次本来是冲着20万冠军大奖来的,这一摔,不仅无缘冠军大奖,还辱没了师门,让人看笑话。

师父躺在医院,急需续费做手术,否则就会被推到走廊等死。

林小喜、林南寻以及鼓手林久三人都是林老头捡回来的孤儿,带在身边喂养教授舞狮的技艺。老头子好不容易把三人拉扯大却一病不起,半只脚踩进了棺材。医生说是脑垂体长瘤,必须立即手术。手术费加上后续费用,少说也要20万。老头子拉扯三人长大已经不易,哪有钱治病?更何况,最大的林久也才19岁,刚脱稚气,涉世未深,哪有来钱的门路?老头子心宽,一心等死。林小喜平日里主意最多,这回来参加“南岛传统竞技赛”就是她的主意。

逐龙舞狮队在海南岛赫赫有名,却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出征了。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当年一起舞狮的人再也凑不齐一队了。要么年迈卧榻,要么随同子女出国定居,要么迫于生计改做别的……

数百年风霜雨雪都挺过来了,林老头却在卧病时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林小喜为了救老头子,找到了赛事主办方,填了报名表。

这次举办的海口舞狮大赛,冠军20万现金大奖,亚军和季军都是技艺扶持计划,通俗地说就是主办方会给亚军队、季军队安排深造学习的机会。

林小喜一眼就看中了20万现金大奖,势在必得。

“逐龙狮舞”几个字出现在报名表上时,旁边的人全傻眼了。

传说中的逐龙舞狮队居然出山了!

他们本以为林小喜这么个小丫头,只是师门派来的小徒,填个表,跑个腿,没想到她竟然抱着个锦绣的“狮头”来比赛。

大概是因为她娇俏的原因,那龇牙的“狮头”在她手里也多了几分可爱。

竞技赛场如同战场,可爱意味着没多大能力,是“死罪”!

面对议论和嘲讽,林小喜毫不在意,她将用实力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开眼!

她要所有轻视她的人都情不自禁地为她鼓掌!

一跃上高桩,姿态轻盈,夺莲花,与雄狮争霸,动作行云流水,看得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喝彩。

擂鼓的林久敲鼓配合,声声鼓点为彩狮铺下一段无形的花路。

同场竞技的舞狮队,不禁头疼,“逐龙狮舞”已经十年没有动静了,如今派出个两个小丫头竟如此厉害。

观看人群早就一改最初戏谑玩笑的态度,对“逐龙狮舞”肃然起敬。

原本过关斩将一路畅通无阻的巅峰青狮队,是人人眼中的冠军得主,在碰上“逐龙狮舞”后,竟吃了好几次亏,落了下风。

巅峰青狮队似乎跟“逐龙狮舞”有血海深仇似的,自“逐龙狮舞”一出现,他们就用充满敌意的眼睛瞪着。

“逐龙狮舞”的最后一项表演是叠金塔,36张桌子搭成的高塔,顺利登过才算圆满。

这是青狮最常练习的内容,也是巅峰青狮队最拿手的。落了下风的巅峰青狮队打算先一步获得满堂彩,给两个年轻小丫头一点压力。谁知他们才刚走出两步,就看见“逐龙狮舞”跃上了“金塔”。她们轻盈如飞,动作美观,那股俏皮可爱劲儿逗得围看的人不住地称赞。

人们看惯了金塔上,人们表演的那些陈旧动作,两个女孩儿利用自身轻盈的优势,翻出不少新花样,别说普通观众,就是参赛的狮舞队员们也都看傻了眼。

果然,虎门无弱猫。逐龙狮舞队配得上传说中的名号。

表演结束,“逐龙狮舞”只要从“金塔”上下来,就算完成所有表演了,如此精彩,一定能拿到非常高的分数,极有可能夺得冠军。

这个劲敌不除,巅峰青狮队没法坐上冠军的位置。

他们此行来市里,为的就是一举成名。用他们自己的话说,群雄逐鹿,强者得之。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狮舞式微,市场份额越来越小,只有除掉竞争对手,才能一手捞走最后一份羹。

几粒豆子大小的钢珠突然从青狮的狮身之下投出,一道无人察觉的虚影一闪而过,落在“金塔”最底端的桌腿上。

林小喜和林南寻并未察觉到异样,两人默契地配合着,准备再来一个高难度的托举就从“金塔”上下来。

突然,脚下一空,两人毫无征兆地摔了下去!

这一摔,20万没了,老爷子的命没救了。

林南寻一想到这里,眼泪就噙满了眼眶,委屈又仓皇地望着林小喜。

林小喜伤了腿,痛得冷汗如雨。

医疗队的人很快就围了上来,给她做检查。

在她正对面的高楼落地窗前,有人拿着望远镜,把镜头瞄准了她。

望远镜的后方坐着个脸色白皙的男人,眉眼冷峻,一身西装一丝不苟。

好像有他在,周围的气氛会不自觉地降温。那种不怒而威的压力,让轮椅后的助理连大气也不敢出。

“怎么回事?”男人问。

助理即便站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也依然毕恭毕敬,回答:“舞狮这门艺术对耐力、体力等等都有很高的要求,没有真功夫上不了台面。逐龙狮舞队是两个女孩儿参赛,能走到现在,能舞得这么精彩已经很不容易了。”

“李先生放心,我们安排了足够的医生,一定能确保她没事。”

坐在轮椅上的李默,嘴角微微动了下。

“青狮那一队,什么情况?”李默问。

助理回答“资料上写得比较简单,在过往参加的舞狮经历那一栏是空着的。”

“时间紧迫,我们调查到的信息也很有限。他们是突然出现的一支队伍,不怎么与人往来。”

此时,舞狮竞赛继续。

逐龙狮舞队倒下了,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巅峰青狮队身上。

青狮威猛,是所有舞狮种类中把武术运用得最淋漓尽致的一种。

巅峰青狮队一跃跳上了“金塔”,瞪眼铜铃、长须鬈发让人心生敬畏。若是那胆小的孩子看了,指不定会被吓得哭鼻子。

只几个动作就展示出非凡的实力,惹得观众叫好。

望远镜后方的李默,挪开了视线。

助理不得不跟着打断观赏,去推轮椅。

李默就是这次狮舞大赛的发起人。

准确地说,是他发起了这次隆重的传统文化技艺大赛,不论是黎族织锦刺绣还是琼剧、民间舞等等,凡是传统技艺,都可参加。

海南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如此隆重的传统赛事活动了,其奖金丰厚程度也是前所未有。单是舞狮一项,冠军奖金20万,其他宝岛传统技艺竞赛的冠军亦是如此。

总之,这次赛事活动绝对算得上大手笔。

李默让助理把舞狮赛事的所有资料取了出来,抽出其中一份。

“逐龙狮舞”几个字在资料封面十分醒目。

助理眉心微动了下,他不明白为什么李先生会对一个输家这么感兴趣。

李默的目光落在林小喜的寸照上。

照片上的女孩儿就连微笑都带着俏皮的劲儿。

她灿烂俏皮的笑像骄阳般烫伤了他的眼睛,让他的眼泛起红血丝。

“林小喜。”他轻声喊出了这个陌生的名字。

她的资料上写得满满当当,当初她怕十多年没有舞狮的队伍会被主办方淘汰,就在舞狮经历那一栏细数了这些年来所有的舞狮经历。

别人写的都是参加各种比赛的获奖经历,或者非常拿得出手的舞狮经历。她倒好,写的全是没有观众的训练赛:

2002年春节,在长堤路88号表演“年年有喜”,获得一致好评。

2003年元宵当晚,在长堤路88号表演“闹春”,获得一致好评。

……

如此种种,写了满满一页。

助理江初站在李默的身后正好能看见资料上的字,不禁笑了。这个逐龙舞狮队,赫赫威名在岛上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没想到再出山竟幼稚得像个小孩。看样子,最近十年的表演都没有走出自家院门。

那个“获得一致好评”指的是自家人的一致好评吧?

李默看着“长堤路”几个字陷入了思索,默默在心里念了一句:“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