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涌 9.3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何常在 主角: 夏常 于时
21.43万字 0.2万次阅读 1.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9章 百川归海 2022-03-20 09:01: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69.66
    累计字数
  • 17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9章
简介

被迫留在上海的夏常担任了临港国际人工智能产业研究院的一名工程师。尽管也遭遇到了友情的背叛以及被对手陷害,夏常还是克服了无数技术难题,在规划设计师于时的帮助下,最终实现了新片区成为智慧城市示范点的理想,也让自己成为奔涌的时代大潮中最闪亮的一朵浪花,被赋予新时代人才的称号。

第1章 上海往事

一进五月,上海的天气就跟道路两旁疯长的梧桐树一样,日渐一日的密不透风。

夏常沿思南路一路向北。

从小在思南路长大的夏常,感受着思南路几十年不变的静谧与缓慢,似乎回到了小时候。

一到淮海中路,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以及不绝于耳的汽笛声,又将他从过去拉回到了现实。

每次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或是心烦意乱时,夏常总会在思南路走上一走,回味过去思索现在展望未来。他很喜欢思南路充分融合了域外风情和上海韵味的独特气质,仿佛就是上海的繁华与喧嚣都侵蚀不了的一块宝地,为每一个老上海人都保留了一份关于童年的回忆。

虽然现在已经搬家到了浦东,夏常却还是喜欢黄浦。黄浦是上海的老城区代表,依然保留着很多老城应有的历史文化风貌,以及上海租界时的建筑风貌。不过黄浦在繁华之外,又是上海的“贫困区”,两年前,也就是2017年时,户籍将近90万的黄浦区,还有六七万家庭在使用手拎马桶。

当然,从2018年时,黄浦区开始大力推动旧城改造,不少人家都陆续用上了抽水马桶。

从小在上海长大,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夏常从未离开过上海一步!他对上海的大街小巷熟悉得就像是对自家的后院一样,大到浦东的发展与崛起,小到片区的拆迁与周围小区楼盘的升值,甚至是一个包子十几年来的涨价曲线,他都了如指掌。

夏常自认对上海的感情深到了骨子里,他对上海的热爱,是天性。他从未想过要离开上海去外地发展,但今天,他第一次动了要去北京或是深圳的念头。

因为,他再一次创业失败了!

在黄浦住了十几年,亲眼目睹了黄浦合并了南市和卢湾之后,成为黄浦新区,夏常以为以后可以借助黄浦新区的东风,不料父亲因为参与开发浦东新区的缘故,带领全家搬到了浦东。

当时夏常极为不舍,毕竟小伙伴和赤裤兄弟都在黄浦,更不用说当时人人都说“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夏常就理解不了父亲夏祥为什么放着好好的黄浦区不呆,非要去荒郊野外的浦东。

尽管后来浦东的飞速崛起印证了父亲的远见,他对当年的搬迁到今天还依旧耿耿于怀。

夏常的成长经历和大多数黄浦人差不太多,家就在南京路步行街后面的石库门里。父亲以前在北京东路的五金商店工作,而母亲就职于云南南路的餐饮老字号。

他从小听着外滩的钟声长大,还曾经照过大世界的哈哈镜,学生时代爱逛福州路书店街和人民广场地下的迪美。父母和其他上海父母一样,希望能够考上公务员,在海关或者市府工作。

结果追随父亲到了浦东的夏常,并没有如父母所愿成为公务员,他学了理科,毕业后自己创业了。

或许是父亲不管他如何反对都要搬到浦东的决定,在他的心中埋下了叛逆的种子。又或者是他本来就是一个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人,报考大学时,父母力主他学文科,方便以后走公务员之路,他却偏偏选了当时还是冷僻专业的人工智能。

因为夏常相信人工智能终有一天会成为最热门的行业!

在夏常出生当年的4月18日,中央决定开发浦东。1993年1月1日浦东新区管委会成立,直到2001年8月8日,浦东正式成立了行政区,从此迈向了发展的快车道。同年,父亲决定举家搬迁到浦东,和母亲一起,积极投身到了浦东的大开发之中。

11岁的夏常从此告别了黄浦岁月,和父母一起来到了浦东,并亲身经历了浦东奇迹般的崛起。

如果说夏常的童年记忆全是思南路、石库门、人民公园、人民广场、豫园外滩、南京路步行街,以及小资情调的绍兴路,那么他的少年回忆则是东方明珠、陆家嘴中心,以及已经消失了名字的其昌栈、周家渡、庆宁寺、南码头和烂泥渡。

别人或许不知道,夏常却是清楚,在烂泥渡的附近开发了一个楼盘,全国闻名,是上海豪宅的代表性作品——汤臣一品。汤臣一品的盛名之下,烂泥渡的名字也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虽说夏常在浦东长大,伴随着浦发从荒凉到繁华再到强大,但他最难忘的却是静安高大的法国梧桐、精致的洋房、幽静的马路;以及长宁富有艺术气质的电台和宁静祥和的画廊;还有杨浦的复旦大学;虹口的鲁迅公园;闸北的上海南站老广场——尽管后来闸北并入了静安,他还是不习惯把闸北叫成静安,等等。

上海的点滴过往和每一步的进步,都在夏常的心中沉淀,像是一副浓墨重彩的油画。

夏常出生在黄浦,长在浦东,在杨浦上大学。大学毕业后,他和同学黄括一起在徐汇成立了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公司成立后,开始时还发展不错。后来由于他和黄括在技术上的分歧而导致失败。

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他痛定思痛,差不多休整了半年,又再次和莫何一起创业,成立了奔腾人工智能公司,结果坚持了不到一年,又失败了!

夏常很沮丧,对自己失望透顶!

父亲也对夏常很失望,他一再希望夏常可以进入体制工作,创业九死一生,风险大收益低,何必非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在就业的问题上,夏常和父亲的观念一向冲突严重。二人有过多次的争吵,谁也没能说服谁。最后父亲妥协了,后退了一步,提出夏常可以创业,但如果失败两次的话,就得按照他的安排去上班。

夏常答应了。

但在第二次创业失败后,夏常并没有兑现承诺,在父亲帮他寻找工作时,他又和黄括联手,再一次创业,成立了颜色生物技术。

为此,父亲对夏常大为不满,和他冷战了两个月,一句话也没和他说。

原以为第三次创业,又是和已经有过磨合的曾经的合伙人,夏常信心满满,认定一定可以成功。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正确,颜色生物技术从2017年成立以来,飞速发展,到了今天,短短两年间就已经发展成为一家200多人的中型科技公司。

眼见公司即将迎来收获时,夏常却被黄括扫地出门了——第三次创业失败不是公司失败,而是他个人的失败。

夏常几乎接受不了黄括在公司章程上面所做的手脚,以及在股权架构上为他设置的陷阱,他完全被黄括利用了。

如果是公司的失败,可以归咎为集体以及时代的问题。现在是公司成功而他个人失败,就是个人能力的问题了,夏常对自己很痛恨,决定走完思南路,就离开上海,去北京、深圳或是广州、苏州,都可以。

只要不在上海,他就不会想起曾经的屈辱。

从思南路右转上了淮海中路,一路向东,来到了香港广场,夏常准备去星巴克喝杯咖啡。

对咖啡偏执的热爱,是他根植于内心深处的上海人的基因。上海人不管住多偏远多简陋,出门必定收收拾得干净利索,并且要喝上一杯咖啡或是下午茶,感受生活的优雅与美好,从来不因为生活的困顿而影响自己的形象与享受。

这是积极乐观并且热爱生活的表现。

人很多,不是节假日,星巴克也人满为患。上海虽然遍地咖啡馆,却依然家家爆满。好不容易找好一个位置,夏常刚坐下,就被对面两个女孩的吵架吸引了。

是两个穿着时尚的女孩,一个戴眼镜,长发,显得又萌又可爱,另一个不戴眼镜,短发,显得干练利落。

二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夏常却听得清晰。主要是他离得近,而且女孩的话题又与他的下一步切身相关。

“真的打算留在上海了?上海有什么好,于时,你别自我感动,也别自我麻醉。还是跟我回北京吧,北京的空间更大。”长发眼镜女孩双手捧着咖啡,语速很快,声音清脆。

于时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咖啡,她摇了摇头。短发被穿透玻璃的阳光照耀,有一层朦胧的光晕:“小与,你对上海有偏见,为什么总是认为上海没有前景了呢?我是从小在北京长大,但我现在更喜欢上海宽松的氛围、洋气的建筑、繁华的大街和宁静的小巷,我不会再回北京了。”

“你主意怎么变得这么快?三天前你还说要回北京,不想留下了。怎么今天就变卦了?你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不对,你是不是谈了恋爱,为了爱情要留在上海?”杨小与左右看看,又摇头否认了自己的猜测,“不对不对,我成天和你在一起,你不可能谈了恋爱我不知道。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又让你改变了主意非要留在上海不可?”

“当然是事业了,爱情又不是必需品。”于时得意地仰头一笑,“我找到最称心的工作了。你也知道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城市规划师……”

“当你看到无数的高楼、公园、道路、绿地等等,在你的脑中形成蓝图,规划出来,然后一点点变成现实,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人生!”

真是一个可爱且天真的女孩,夏常摇头一笑,她对世界还充满了幻想,以为世界真的可以像电脑中的绘图一样,画上几笔就可以在现实中得以实现,实现的就可以变得更加美好……不要太幼稚了好不好?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

经历过三次创业失败的夏常,现在对未来充满了悲观,就见不得天真烂漫的存在。不过他还没有冲动到站出来给于时上课,喝完咖啡,起身就要离开。

他已经决定要离开上海了,不管父亲怎么劝他,他也做好了和父亲决裂的准备!

对他来说,上海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不管是普陀的真如寺、长风公园,还是长宁的上海动物园、卢湾的石库门、南市的弄堂里,等等,都随着夏常的三次创业失败,而消散在了过去。

他决定直接去机场,不给父亲拦他的机会。

推开门的瞬间,伴随着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的是父亲的怒吼。

“别想跑,跟我回家!”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