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循环 9.4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一粟 主角: 林朝阳 吴天
56.72万字 0.1万次阅读 5.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90章 使命 重启 2022-03-31 09:41: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6.72
    累计字数
  • 8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90章
简介

我生来就平凡,也没有什么惊人的天赋和背景,一次意外,让我遇见了已故的生父的好友,从此走上了一段无法回头的路,经历多了,见识广了,我也就渐渐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在无限循环着,因为某个因,成就了某个果,而我和我遇见的每个人,都在这因果里寻找最初的心,并且一直向前,用实践见证着各种案件的因果。

第1章 城市一角 意外

我叫林朝阳,今年18岁,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我16岁完成了9年义务教育之后就自行辍学了,为什么是“自行”呢?也不是因为家里不肯出钱让我继续读书,而是我觉得自己实在不是读书那块料,与其每天去学校接受老师语重心长的批评教育,还不如早点步入社会,面对现实,没准还能为以后的创业打下基础,于是我在家里打了两年零碎工,考了本驾照,最终踏上了打工之路。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外卖小哥”,那时候我对人生还是充满美好与期待的,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我才渐渐觉得世界上的大多数东西,并没有像眼见的那样简单……

1、意外

作为一个新出道工作的菜鸟,难免会在不断的入坑中获得教训,而我,首先在租房子的问题上就有点蒙圈,拿着两年来积攒的几千元作为起始金,我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找到一处地段优秀,交通便利,楼盘高端,只要600元的房子,可在我满心欢喜提着行囊入住的时候,也是惊掉了下巴。约莫30几平吧,四张上下铺,8个人一间,卫生间倒是在房间内,独立自主,还有一张靠窗的小桌子,摆放着一些大家不太贵重的杂物。

从小到大,我都住着农村自建房,从来没有住过宿舍,毕业之后没有进城读高中,自然也不需要寄宿,看到这场面,不免觉得城里人讨生活不容易,不过好在我的适应能力极强,很快就适应了此情此景。

同屋的其他7人,虽年龄虽不同,但大多是20岁上下,都是从学校出来不久的社会新人。年轻人的相处总是从吃喝玩乐开始的,而我也不例外。紧巴巴的计算了一下手里的钱,与室友们吃了几顿麻辣烫,这也就算是混熟了,而且我还很幸运的通过其中一个叫阿飞的室友,找到了这一份可以在城里维持生计的工作。

骑电动车和看手机,是我的日常,我所居住的片区以5公里为半径,都是我负责的范围,从早上7点,到晚上23点,靠送的单量以及好评累积获得金钱回报,虽然工资不是很高,但对我来说能在短时间内认识各种各样的人,也是新鲜有趣。工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已经把这里的片区情况了解了个通透,当然,对住在这个片区的一些人,我自然也是混了个脸熟。

我住的社区隔壁的隔壁一栋楼,算是我们这个社区里相对有钱人最多的一栋了,白领单身公寓,智能门禁卡出入,没有集体宿舍,更没有合租概念,基本月租金在3800元,那栋楼里面的人大部分都在大公司上班,不然就是自由职业者之类的不太依靠卖弄体力劳动生活的人们,他们大多看起来有些冷漠,或者是低调,人与人之间交流多数靠物业偶尔组织的集体活动,也算是他们彼此间打探对方背景资源的有效途径,我经常去那栋楼送外卖, 502的胖子李,602的雅姐,203的丁小柔,还有物业的小张,都很让人印象深刻。

胖子李,基本都是在早上7点30,晚上8点30点餐,早餐必然是特惠款稀饭套餐,晚餐都是特价卤面加香肠,点餐极其规律;丁小柔,总是点各种泡菜,腌菜,咸菜,外加一个饮料凑单;而雅姐好像是在健身,除了减脂餐,还是减脂餐;至于小张,那可以算是那栋楼里面最热情的一个了,见面都是笑脸,不管对任何人,家长里短的,好像都没有差别,我想可能这也是一种职业习惯,就像我每次见到人,都会忍不住说“你好,你的外卖到了”一样。

这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接到胖子李的外卖单,掐着时间点去到他家那栋楼,可到了门口之后怎么敲门都没有回应,我打了电话给胖子李,但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我想以胖子李那么精打细算的性格,怎么会有点了餐不拿的可能,况且下单时间不过半小时,这怕不是出了什么情况吧….可我的时间有限,单子一个个没停,也不能在这里耽误,于是把食物放在门口,准备给胖子李发一个短信,而就在这个时候,物业小张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我想着这物业应该有每个房间的钥匙,不然让他开门进去看看也好,这胖子李突然的没了消息,确实是有点奇怪。当然小张一开始是拒绝的,只是在我的百般讨好,以及我们两长时间敲门,却没有任何反应的事实之下,他终于拿备用钥匙,打开了胖子李的门。

这一开不打紧,我们都被眼前的情况吓到不知所措,胖子李整个人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胃部,眉头紧锁,表情痛苦,客厅茶几上横七竖八丢着几听啤酒,沙发垫、抱枕等等杂物散落一地,胖子李的房间门以及窗户都处于封闭状态,空调的冷气至少开到23度,冷得我直打哆嗦。

小张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我虽然是不及小张那么冷静,但也跟着走上了两步,小张先是推了推胖子李,发现没有一丝反应,于是他又伸手探了探胖子李鼻息,这不探还好,一探让他吓了一大跳,猛然退了一步,扭头就对我说“他,他好像是,没气了”。

我们顿时就慌乱了起来,最后还是小张沉住了气,在慌乱中拿出了电话报了警。

十分钟不到,警笛响起,整栋楼顿时混乱了起来,楼上楼下好像凑热闹一样,都聚集在胖子李的门口,探头探脑。

吴天是第一个走进现场的人,他是这个片区的治安队长,传闻他平时在队里基本不苟言笑,不打官腔,不爱应酬,独来独往,得罪不少人,但侦破的案子,却不在少数,所以他们队里的人,也常在背地里称他为“吴尔摩斯”。

吴天带着法医走进案发现场,他先是瞄了我一眼,然后随即环视四周,好像是在寻找什么线索,配合他的法医带着手套小心翼翼的翻查尸体,几个警察站在警戒线阻止好奇的群众,几个警员在拿着小工具屋子里搜搜刮刮着取证,还有一个警员带着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而我站在原地,突然想起我们村里常说的意外身亡者怨气会很重会附身的事,内心充满了恐惧。

“你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吴天走到我面前,按例询问。

我被吴天这么一问,手心出汗,讲话突然就结巴了“我是,我是送外卖的,刚才打电话,他不接,敲门不应,快要超时了,会被扣奖金,刚好小张在,我就叫他开门看下是不是出事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就,没了,哦,对了,对了,小张,小张也在。”

“嗯,你是小张?”吴天转过头问询。

“哎,警察同志,是我,物业小张”小张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他显得比我冷静许多,脸上也一改刚见到尸体时候的慌乱,挂回了一本正经的表情。

“你们是什么时间发现尸体的?”

“大概九左右,我正在巡楼。”小张说

“对没错,胖子李他基本都是八点半点餐的,我送过来差不多就半小时,今天到的时候没有人回应,刚才我还担心超时来着。”我一面紧张,一面也在回应吴天的询问。

“你是说他基本都这个时间点餐?”吴天好像发现了什么线索一样,看向我。

“是的啊,胖子李点餐都很固定,餐厅啊,时间啊,餐食啊,都很固定,每次我送的时间基本都是一样的。”

吴天哦的一声,没有再问,他不经意的瞄了眼四周,又对着那个拿着电脑的同事说起了话“死者身份确认了么?联系到家属了么?”

“死者没有直系家属,只有一个表姑在外省,生前在一家网吧上班,同时兼职保安。”

“通知她表姑,尸体先带回局里”吴天说话干脆简练,“小张,还有你,小林,你们都跟我到局里录个口供。”

警察相继撤离现场,表示目前情况暂时没有发现他杀痕迹,从茶几上散落的三五瓶啤酒以及垃圾桶里的感冒药来看,初步判断可能是因误食药物引起的低概率急性肾衰竭意外事件。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