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下为聘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清露 主角: 楚云溪 君凌云
165.31万字 2.5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69章 番外 缘续 2023-01-26 08:51: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65.31
    累计字数
  • 41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69章
简介

他踩着她登上帝位,却将她弃之如敝履,她夺了她的夫君,还不忘毁了她的家。他被她退婚,失了太子之位,却来拯救她的魂。 重生归来,她抱紧太子的大腿,我要成为你的妻子,给你生儿育女,与你白头偕老。 意外入梦万书楼,珍贵典籍随便看。 夫君有难?别急,让她先睡一觉。 渣男渣女?只配做脚下的泥。 谁要害她夫君?先问问她同不同意! 某钢铁直男化成了绕指柔:我溪儿想要什么都可以。天下为聘,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作品荣誉
第1章 楚云溪惨死重生

正值午时,明晃晃的太阳,刺得楚云溪的眼睛生疼。她艰难地挪动了下僵硬的身躯,就感觉到骨肉撕裂开来的疼痛。

她已经被挂在城楼上四天了,素白长衫已如红梅绽放,星星点点,消耗着她的生息。

她现在口不能言,每日听着来来往往的人指指点点,已经麻木。堂堂云霄国皇后,竟被悬挂于城墙之上,任千人观赏,万人唾弃,恐她也是亘古第一人了。

那人在说什么?什么楚家?楚家怎么了?

“真吓人啊,楚家上下百十口人,说斩就斩了,那血流的,啧啧,整个菜市口都染红了。”

“楚家投敌卖国,被满门抄斩,那是罪有应得。”

……

一波百姓路过,议论纷纷,楚云溪脑中嗡地炸开。

“啊,啊~”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急得大喊。可如今口中空空如也,又多日滴水未进,她干裂的嘴唇张合,只能发出一点点暗哑的声音,甚至都没人听到她出声。

楚云溪绝望地煎熬着,她的家人都死了,而她被挂在这儿,什么也做不了。

她现在只想早点死去,结束这无止尽的折磨,去向她的家人请罪!

意识恍惚间,她看到一群人骑着战马,朝这边飞奔而来,身后尘土飞扬,领头的男子一身铠甲,身形矫健,威风凛凛。

待近了,男人飞身上前,挥剑斩断禁锢住她的木架,一张刚毅的俊颜出现在她面前。

那一刻,楚云溪觉得他是天神降临,揽着她从地狱落回人间。

男人颤抖着手,一根根拔掉她身上的长钉,她痛苦地闷哼,感觉到男人的泪,落在自己脸上。原来,这个嗜血的男人,也会流泪。

看着这张俊逸非凡的脸上,满是悔恨与怒火,楚云溪想说,“谢谢你”,还想说,“对不起”。

可她什么也说不了,手脚都无法动弹,她甚至连抬一抬手都是奢望。

“溪儿,溪儿。”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这声声痛心的呼唤,似是来自十分遥远的地方。

“溪儿,溪儿。”

“咳咳,咳!”

楚云溪只觉喉头火辣辣地疼,抬手抚上自己的脖子。

等等,她的手不是断了吗,怎么还能动?

“楚云溪!他就这么好?让你一次又一次地伤害自己,就为了和他在一起?你知不知道他……”

男人见她醒了,收起紧张,暴怒出声,却欲言又止。

楚云溪猛地抬头,看到那张俊美的人神共愤的脸,那张将她从痛苦的深渊中拯救出来的脸,此时,正带着愤怒与凌厉!

“君凌云?”

她沙哑着声音,眼中满是震惊,不解,呆愣。

这表情落入男人眼里,都是她的不甘不愿,她的挣扎。

“好,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我就将你困在身边,这辈子,你哪儿也别想去。”

他用力将楚云溪拉起,扔到榻上,粗暴地拉开她的外衣。

“不,不要。”

脖颈处一阵清凉,让楚云溪瞬间回神,她还活着,她重生了!

重生回到嫁给安王君宏炎的前一年。

这一年,她在皇帝面前,要悔了与太子君凌云打小定下的婚约,令他颜面扫地。

君凌云将她关到东宫,软禁起来,见她郁郁寡欢,便抓了她的好庶妹楚雪儿进宫,给她开解。岂料,开解完,她便将自己挂上房梁,以死相逼。

前世,君凌云见她这般誓死不从,便放了她。

次日,宫中便下达了三道圣旨:

第一道:大皇子君凌云,为宗室首嗣,长而贤明,然志不在社稷,废太子,立为摄政王,赐府邸。

第二道:五皇子君宏炎,忠君孝亲,睿智夙成,天意所属,立为太子,继承大统;

第三道:护国大将军之嫡女楚云溪,贤良淑德,温婉端庄,品貌出众,立为太子妃,择日完婚。

她还是太子妃,可太子,已经不是那个太子!

楚云溪那时震惊得无以复加,以君凌云的手段,怎会因这点儿事就被废了太子,她想不明白。可圣旨都下了,已成定局。

也不知如何传出的消息,百姓们都说是她楚云溪不守妇道。

与太子有婚约在前,又勾引安王。害得太子被废,皇子反目,是个不要脸的荡妇。

她从此成为污言秽语的主角,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从天之娇女跌落神坛,却还满心以为只要君宏炎信她,疼她,爱她,就足够了。

哪知,君宏炎虽与她大婚,却一反常态,一次也没碰过她,她明明还是完璧之身,可君宏炎还是嫌弃她。

她却只恨君凌云掳了她,毁了她的名声,毁了她的爱情。她以为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君宏炎才会误会了她,不相信她。

大婚同年,皇帝突然病故,楚家为了她,全力协助君宏炎登上帝位,稳固朝纲。

谁知道,朝纲稳固之后,君宏炎竟与北蛮国勾结,边境战乱是假,引父兄前去送死才是真。

反而是君凌云发现异样后,亲赴边境救她父兄。君宏炎趁机诬陷楚家投敌卖国!

她想去找君宏炎问清楚,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却亲眼看见君宏炎和自己的妹妹楚雪儿,在他们新婚的床榻上翻云覆雨!

楚云溪这才知道,这个她倾尽一切奔赴的男人,竟从没有对她动过半分真心,对她所有的好,都是为了利用她,利用楚家的势力!

君宏炎真正喜欢的,是她的妹妹楚雪儿。

见被她发现,干脆说她与敌国太子勾结,是祸国妖女。

她疯狂地问君宏炎,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对待楚家?

君宏炎只是嗤笑一声,便命人取了她的舌头。她要去抓烂楚雪儿那张虚伪的脸,君宏炎又命人毁了她的手脚!

楚雪儿在一旁,看着她痛苦凄惨的样子,笑得花枝乱颤:

“炎哥哥,你看她这个样子,只有我们欣赏岂不是可惜了?不如把她钉于城墙之上示众吧。”

楚云溪心中涌起滔天的恨意与不甘,可下一瞬,意识便被疼痛拉回现实。

男人俯身,咬在她白皙的肩胛上,要给她刻上自己的印记。

“啊,疼。”

楚云溪忍不住出声,使劲推搡身上的男人。

君凌云以为她的恨意是对着自己,心中怒火更甚,直到听她喊疼才松了口。

既然无论如何也留不住她的心,那就留住她的人,也总好过那样的结局。

“楚云溪,你打出生就烙上了我的名,永远也别想逃。”

“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再也不允许旁人动你半分。”

“你的夫君,只能是我君凌云,你可记住了?”

他疯了般想要把楚云溪占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