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她不奉陪了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无限快穿
作者: 石榴煎蛋 主角: 谢时竹 景宴
171.84万字 1.0万次阅读 0.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53章 复仇剧本中的后妈32 2022-12-09 19:10: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71.84
    累计字数
  • 33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53章
简介

谢时竹意外进入快穿界,绑定了[改造恶女]系统。 任务是清除原主身上的恶意值。 因为她不听从系统安排,所以让系统头疼,甚至想要换个宿主。 可那恶意值蹭蹭往下掉,这直接让系统目瞪口呆:【!!】 谢时竹挑了挑眉:“改造恶女?呵,真是有趣。” 每个世界的炮灰经过谢时竹手中,一跃站在了食物链顶端。 系统赶紧抱住了大腿,激动地嗷嗷叫。 谢时竹淡然一笑:“基本操作罢了。”

作品荣誉
第1章 被退婚的谢大小姐

“我们解除婚约吧。”

谢时竹听完对面男人不耐烦的话后,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并未回应对方的话。

男人身穿高定西服,面容清秀,坐的端正,紧紧皱着眉头,眼底含着厌恶,直至他身边坐着的女人开口讲话时,他的表情才有所缓解。

“景成,你不要为难谢小姐了,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事,不如我们再给她些时间吧。”

景成厌烦的双眸转向身边女人时变得缱绻起来,伸手紧紧握住女人的手,轻声说:“思雨,我们才是真心相爱的,谢时竹她就是插入我们感情的第三者,我跟她的婚约也只是家族联姻。”

谢时竹不紧不慢地拿起桌面的杯子,浅酌一口咖啡,像是个围观者看着他们一唱一和,她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磕个瓜子看戏。

反正她也不是真正的谢时竹。

在一个小时前,谢时竹作为一个社畜正在苦命加班中,抠门老板在大夏天也不舍得开空调,只开了头顶的风扇。

老旧的风扇吱吱呀呀转动,直接从房顶掉落砸到了谢时竹头上,她脑子瞬间失去意识。

在她晕过去后,紧接着就来到快穿界所派遣的第一个任务里。

还绑定了一个叫[改造恶女]系统。

而这个恶女不是别人,正是此刻的谢时竹。

谢时竹一生要强,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强人,更是谢氏集团的千金。

她与景氏集团的二少爷在刚出生时就订了婚约,等两人到了适婚年龄,两大家族迫不及待地想要履行这个婚约。

可这个时候,景成在公司里遇到了新员工程思雨,彼此一见钟情。

有了喜欢的人,自然就要解除婚约,他带着程思雨见谢时竹,目的就是给谢时竹难堪,让她知道他爱的只是程思雨。

谢时竹受不了这种屈辱,她作为千金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竟然被一个普通女子比下去。

于是她恼羞成怒,在程思雨跟景成恋爱时不断作妖,却弄巧成拙,使两人的爱情越来越坚不可摧。

谢时竹气得发狂,全网都在嘲笑她被退婚,在无数嘲讽声中,谢时竹脑子一热绑架了程思雨,让人不给程思雨一口水喝,程思雨奄奄一息,在快要撑不下去时,景成英雄救美解救了她,顺便带来了记者媒体。

隔天,谢时竹因爱生恨做出心狠手辣的事情传遍整个网络。

谢氏集团因为女儿的丑闻变得人人唾弃、一落千丈,这下根本不用解除婚约了,以谢氏集团的能力已经配不上景氏集团。

任务是净化原主身上的恶意值,清零后即可完成。

谢时竹的恶意值为80。

谢时竹在听完系统发布的剧情后,发现了很多疑点。

比如景成明明可以私下解除婚约,而不是故意激怒谢时竹。

还有,景氏跟谢氏的联姻关系,全城知晓,程思雨作为景氏的员工不可能不知道。

由此可见,谢时竹虽然是个恶女,但这二位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景成握着程思雨的手心已经出汗,而坐在对面的谢时竹缄默不言,他咬了咬牙,已经猜到谢时竹要死缠烂打。

毕竟,在上学的时候,谢时竹见到自己经常脸红,不用猜也知道她的心思。

景成依旧没有松开程思雨的手,反而安抚地轻拍几下。

程思雨缩着肩膀,似乎很害怕谢时竹的目光。

景成看到自己爱的女人露出担惊受怕的小表情,立马当起了护花使者,空出来一只手揽住了程思雨的肩膀,冷着声音说:“谢时竹,你休想棒打……”

一直沉默不语的谢时竹轻启唇瓣:“好,我同意了。”

景成一怔,没想到谢时竹竟然这么快松口,程思雨也很是诧异。

因为惊讶他放开了程思雨的手,打量起面前举止坦然的女人。

“谢时竹,你究竟想干什么?”

谢时竹揉了揉耳朵,不厌其烦说:“解除婚约啊。”

景成来之前已经打好了算盘,只要谢时竹纠缠不清或者伤害到程思雨,他必定奉陪到底。

但事态完全往反方向发展,他所准备的一切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景成深深吸了一口气,猛地起身,伸手牵起程思雨的手腕,“希望你说到做到。”

话音一落,程思雨也跟着站起来,两人从卡座出来,转身准备离开时,身后传来女人有些清冷的声音:“等一下。”

景成站住脚,嘴角勾起嘲弄的笑。

他就猜到了谢时竹不会善罢甘休,刚才的同意也只是为了所谓谢氏集团千金的尊严。

所以现在后悔了吧!

景成转过身,程思雨也跟随着他一起面对谢时竹。

谢时竹手捧着咖啡杯,在两人与她对视时,抬起咖啡杯,猛地将杯口对准两人的脸,然后往前一扬,深棕色的液体直接泼到了两人的脸颊上。

景成感觉到粘稠水渍顺着鼻子流向下巴,他高定的西服胸口也变得湿漉漉。

而程思雨浅蓝色的长裙同样溅了深棕色的水,将她的裙子打湿一片。

瞬间,空气里弥漫着凝重的气氛,不止景成跟程思雨愣在原地,就连存在于谢时竹意识里的系统也震惊到了。

谢时竹把已经空了的杯子放回桌面,轻轻拍了拍手,嘴角噙着一丝笑,不疾不徐道:“我在此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这算是送给你们的小礼物。”

景成愣在原地,牵着程思雨的手指快速收紧,攥地程思雨手腕泛红。

他再也忍不住地骂道:“谢时竹,你这个疯女人!”

程思雨的胳膊疼到发麻,虽然不满谢时竹这种恶劣的行为,但也只能先安抚起景成,她怯怯道:“景成,我们走吧。”

景成恶狠狠刮了谢时竹一眼,拽着程思雨火急火燎离开咖啡店,似乎一秒也不想待下去。

他们一走,谢时竹慢悠悠回到卡座,召唤来服务员,重新点了一杯咖啡。

她支着下巴,透过玻璃窗望着外面两人的背影,似笑非笑。

改造恶女?

呵,真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