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爷你有喜了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星月相随 主角: 苍乔 明兰若
170.74万字 19.8万次阅读 686.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12章 惟愿春光柔夜,福寿永继 2023-02-08 10:04:3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70.74
    累计字数
  • 38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12章
简介

权倾天下的九千岁将自己娇弱的干外甥女嫁给一个死人当王妃。 明兰若冷笑,有你后悔的,五年后,她化身苗疆双绝神医,为母族平反洗冤,一手苗疆蛊毒叫渣男贱女跪地求饶,一手苗医密术,满京城权贵竞相抱大腿。 她身边的怪力小奶娃,当街一拳头砸破了九千岁的鼻子:死太监离我娘远点! 苍乔捂住流血的鼻子咬牙切齿:住手!本座就是你那个死人爹!

作品荣誉
第1章 九千岁,我怀了你种

明兰若挺着个九个月大的肚子安静地站在兵部尚书吕蒙的府邸外。

原本门庭若市的高官府邸被东西厂带刀锦衣卫团团困住,戒备森严。

里面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散发出来浓烈的血腥味,让人心惊胆战,不敢靠近。

明兰若明媚的大眼却直勾勾地看着那红漆大门。

她捏紧了裙角,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紧张的心跳。

已经死过一次了,她重生回来,还怕什么呢?

还有什么比前生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吊死在城楼上。

而她被自己的爱人一箭又一箭当成箭靶子射杀更可怕和痛苦吗?

她,一定要在今天见到那个人,改变前生的命运!

明兰若提着裙摆,径自上前。

她才靠近,锦衣卫手中森冷长刀骤然出鞘,直指她鼻尖:“锦衣卫奉旨办案,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明兰若抬起明媚的眸子:“明国公府嫡长女明兰若求见和公公,求通传!”

锦衣卫们冰冷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但因她说出了和公公的名号,还是有人进门去通报。

不多久,明兰若就听见门内传来一道尖刻的声音:“哟,这不是明家大小姐么,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一个四十多岁,面白无须,眉目阴沉的中年太监走了出来。

明兰若立刻行了福礼:“见过和公公,兰若想见千岁爷。”

和公公冷笑一声,打量了一眼她高耸的肚皮,一甩拂尘:“不怕吓着您金贵的胎儿,就跟老奴进来吧。”

明兰若跟着他进了门。

一路上都是血迹斑斑和横在庭院廊中的尸体。

明兰若捏紧了发白的纤指关节,只当没瞧见。

和公公的脚步一停,让开一步,尖利着嗓子:“督主,明家大小姐到了。”

明兰若轻吸一口气,上前行礼——

“明家嫡长女明兰若见过千岁爷。”

染满血污的雪地上,一袭猩红飞鱼服的高挑人影,像一团艳丽猖獗的火。

男人将满是鲜血的长刀拔出来,慢条斯理地在尸体衣服上擦了擦,转过脸盯着她。

苍乔面孔雪白,眉目比女人还要精致,上挑的眼角染着病态的猩红:“啧,稀客!”

强烈的反差,让苍乔看起来像地狱里艳嚣暴戾的阿修罗王,气场强大而阴鹜。

明兰若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她愣愣地看着他,突然有点结巴:“干…干……干舅舅……”

和公公嘲讽地瞧着明兰若。

哟呵,原来是来拉关系了。

明兰若的亡母萧氏与千岁爷都认剑术大师岑三娘为义母,他们是义姐弟,虽然毫无血缘关系,是认的干亲,但关系极好。

千岁爷也算她实打实的长辈,她的确该叫一声干舅舅的。

但明家乃朝中清流一派,与他们东厂、锦衣卫一向不对付。

萧氏去世时,明兰若还小,却一直嫌弃千岁爷是个阉人给她丢脸,背地里没少跟千岁爷对着干。

千岁爷一贯喜怒无常,但看在萧氏的面子上,对这个没半点血缘的小姑娘很容忍。

虽罚过她几次,但时不时给她收拾惹祸的烂摊子!

可这个女孩子,却相当的不知好歹,对爷怀恨在心。

“怎么不说话,舌头被狗叼了?”苍乔看着她害怕的样子,眼神愈发阴冷莫测。

明兰若闻着鼻尖浓烈的血腥味,忽然开口:“我……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

空气有一瞬间的窒静,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哪怕是苍乔这样满手血腥的人间修罗,也一瞬间呆滞。

“明兰若!!!”和公公脸色阴厉地尖叫。

苍乔却恢复了平静,起身淡淡地摆了下手。

和公公蹙眉躬身,随后领着其他人齐齐退出这院子外。

偌大的院子只剩下满地血色,还有站立的两人。

苍乔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俊美的脸上多了一层病态的阴戾:“明兰若,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明兰若看着面前眉目阴戾的苍乔。

上辈子,她深爱秦王,却被指婚太子,她私下向秦王献身,以为自己怀了秦王的孩子,对他死心塌地。

秦王却一番哄骗,她放弃了嫁给他的念头,心甘情愿进入东宫当太子侧妃。

她为秦王在东宫用尽手段做间谍、操控后宫、掌禁军,为他筹谋了一切。

最后秦王逼宫,太子将她和孩子吊在京城的城墙上,一刀刀地将孩子虐杀,以为能威胁秦王退兵。

可秦王却冷笑着,一箭又一箭地把她射成了个箭靶子。

她没有一块好肉地摔在破败城楼下,脑浆崩裂时,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秦王的!

所以秦王一点不心疼。

出窍的魂魄却见苍乔领着千军万马而来,横刀厉马杀了那些害她的人。

最后的混战之中,他却直奔她和孩子的尸首前,抱着她们笑得凄厉又痛苦。

她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苍乔。

她曾经那样厌恶他。

厌恶他太监的鄙薄身份、厌恶他比女人更美的外表、厌恶他刻薄的性情。

更恨他仗着和母亲那点关系,明明和她没半点血缘,却以长辈身份处处教训她。

但为了让苍乔能为秦王所用,她一次次地接近和利用他。

直到那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翻手云雨的九千岁忘记了身后惨烈厮杀的战场。

他就这么抱着她的尸体,低声在她耳边低声呢喃着……她不知道的那些真相,还有他身上隐藏的惊天秘密。

那时她才知道,这个人人畏惧的男人,到底为了她做了多少事情,背负了多少。

她一抹出窍的幽魂都震惊得心神俱裂,泪如雨下。

自己还在茫然与不可置信中没有回神,就看见一支重箭携着重重杀气朝他横射而来。

她知道苍乔可以躲开的,他是内廷第一高手。

可……

他却冷漠地闭了眼,平静地任由那一箭洞穿喉头。

苍乔炽热的血撒在她尸身脸上那一刻,她竟能感觉到他的血滚烫猩甜。

烫得她灵魂都在颤抖。

再然后……

她睁眼,便回到了孩子还在自己腹中之时。

一切仿佛都是噩梦一场,可她也证明了一切都不是梦。

所以重生回来第二天,她找上门来了,这一世,她绝不再错过真心对自己的人!

明兰若拉下面纱,露出自己明丽无双的面孔:“怎么,你这是不想认账?”

苍乔看着面前的少女,她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少女的面孔鲜活稚嫩,和她高高隆起的肚子形成鲜明对比。

他看着她,忽然想起许久以前另外一张面孔,瞳孔缩了缩,染了一层腥红的阴戾

苍乔忽然仰头恣意又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声音尖利而诡冷,带着内力的笑声,让人背脊发寒而陡觉压力逼面。

明兰若忍着喉头心脏的难受,定定地抬头着看他。

下一刻,苍乔忽然抬手“砰”地将她粗暴地按在柱子上,舔了舔殷红的唇角——

“来,乖孩子,告诉本座,一个太监怎么让你怀上了孩子,还是你知道了点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嗯?”

他眼睛里那些阴戾的杀气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撕裂成无数片。

明兰若僵住了。

这发展和她想的不太一样,有点不对啊?

苍乔这眼里的杀意,竟像是想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