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量子纪元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科幻 未来幻想
作者: 少年听雨阁楼上 主角: 安集
35.01万字 0.1万次阅读 0.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5章 曙光未来 2022-07-02 23:14: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67.17
    累计字数
  • 23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5章
简介

有人说,元宇宙只是资本的新玩具,概念终将昙花一现。 也有人说,元宇宙是避世的天堂,背离星辰大海,会把人们带入虚无深渊。 但无论我们怎样拥簇或声讨,它就像一场运动的旗帜,安静地伫立在人类文明的岔路口。

第1章 序章:失序

第三天,这片沙丘仍然没出现尽头,安集觉得是时候放弃了。

回望来时那条足迹,在陀螺仪的帮助下,至少自己这一排脚印构成的点阵并不歪斜。甚至蹲下看起来是笔直的,单向延伸到目光所及的天际线里,完美的90°交汇。

徒步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这地方不会是自然产物,现实世界当然没有如此平整的沙漠。安集也不清楚为什么要鬼使神差地行走三天,在他看来是满打满算的三天。

或许是自己的计量尺度有问题,毕竟这个陌生空间仅仅由单个平面构成,荒凉单调。唯一变量就是光线周期性地明暗交错,但他清楚选这个做时间参考系毫无依据。

没有指向标,甚至没有走下去的意义,那早该放弃,或者说根本没必要出发。

“终止模拟,数据复位。”

十多秒过去,然而荒凉的沙丘没有变化,连一个弹窗界面都未出现。

他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是直接用嗓子说出来。现在安集有点慌了,沙丘的沉默逐渐让一种无形压迫感笼罩下来,静谧中多了几分吊诡。

“断开连接,立即执行!”

四周岿然依旧,连光线也凝固下来,沙丘与蓝天的渐变色分割出无限延长的天际线,场景仿佛一张后现代艺术作品,安集觉得自己就是画面中最不和谐的一笔。

不对,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他似乎刚意识到,确实不应该在陌生的场景走这么远的。

“陀螺仪,参数修正,负180°水平反转。”

身边漂浮着的白色小圆盘立刻调转方向,好在它还算听使唤。

然而随着陀螺仪进行加速,另一种恐惧从心底袭来,那种无所依附的空洞感。因为此刻安集已经双脚腾空,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开始漂浮。

继时间和方位之后,他失去了最后的依靠,重力也停止模拟。

这片荒原距他越来越远,现在举目望去不难捕捉到另一个信息,原来自己那排脚印并不是直线。在地面那种狭窄视野里,眼睛实在是太容易被欺骗。

在失重之下,安集只能时而低头时而抬头,艰难地在天旋地转之中追踪着足迹尽头。圆润的弧线一点点从天际剥离出来,变成一个不规则的椭圆,最终勾勒出一个熟悉的轮廓。

原来那是一张女人的脸,对比自己细微脚印,让她显得极为巨大。

……

“妈妈?”

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女人的轮廓也开始具象化,荒原随着面部肌理有了凹凸。

安集竭尽全力向前伸手,母亲的模样已完全在沙丘之中凸显。太生动了,以至于像是要张口回应他刚才的呼喊。

“错误!匿名命令已丢失…”

“ErrorData:015340…”

陡然间,一条条提示框不停在身边弹出,构成母亲面容的沙丘渐渐开始瓦解。

“检测到不可修复错误!”

“断开程序已就绪,是否立即执行?”

一股脑将弹窗关闭之后,似乎命令行功能已经紧急恢复,他疯狂地输入一串串代码和数字,尽全力阻止这片沙丘崩坏。

一个方形开口在地面不远处打开,砂砾如洪水涌入,填补着不断流走的空缺。但荒原边际仍在逐渐缩小,黑暗所及之处只留下一堆乱码。

更多方形开口出现,砂砾相互冲击如海涛翻涌,无尽沙浪填充之下,母亲残缺的面容却也只能勉强维持。

一转眼沙丘已经流逝大半,目光所及之处只剩下吞噬这片空间的虚无空洞,他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能阻止。

直到最后一粒沙子消失在面前,四周失去所有光亮。

不知愣了多久,安集忽然想起什么,再次打开命令行,在数以百万计的条目中翻找起来。

这次检索出乎意料的快,他将那几条核心代码逐一拎出,改写了公式里的常量,但几番犹豫之后,也没有下决心触击确认按钮。

太乱来了,这都只是临时编写的东西,完全不能保证模拟引擎是否会崩溃。

踌躇之际,安集似乎看见不远处有个微小的东西漂浮过来,在黑色背景下几乎难以用肉眼捕捉,那想必也是个黑漆漆的玩意儿。

像在眼前,又完全不可捉摸。

不对,后台里找不到关于这东西的相关数据,它为什么没有占有任何算力?

这次崩坏是它搞的吗?或者说,它是想给予帮助?

刹那间,一道光芒直冲面门,猛然间的强光让安集难以睁眼,他伸出手去阻挡,却又忍不住想要触及。

……

那是个冰冷的物件,光芒集中在其中一头,又从指缝透出,像手电筒一样。紧接着的一阵摇晃,则让安集瞬间清醒了不少。

原来真就是个手电筒。

“醒醒!老头子给你发讯息了,赶紧回复一下。”

安集推开手电筒,强光让脑子里一阵隐痛。他下意识摸了摸后颈,接口不知何时被断开,人工脊液的粘稠触感传来。

“就不能换个方式叫我?迟早被你搞瞎掉。”他半坐起来揉了揉被刺痛的双眼,深呼吸适应着身体:“泰哥,这次还是没有监测到数据流吗?”

“要是有数据就见鬼了,真当自己是个移动硬盘啊,想往哪插都行?脑机接口运行不到三秒就开始报警,不是亏得我眼疾手快,你小子恐怕早就浑身冒烟了。”

“只有三秒吗?我好像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可又记不清究竟梦见什么…”安集看向自己的双手,仿佛有种砂砾的触感留在指尖。

“哦,那恭喜啊,说明你又成功陷入昏迷了。”庞泰猛吸一口凉气,瘪着嘴冷笑:“真他妈想把这玩意儿交给安委会封存处理,你小子迟早哪天要出事。”

“但之前我母亲是因为…”安集欲言又止,接着便是半晌的沉默,变得声音十分低沉:“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

庞泰点燃一支烟,转身站在一台硕大的机器前,执行繁琐的关闭程序。

这东西不像是当下时代产物,无数笨重的金属管将其团团包围,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机械美感。庞泰的动作也略显粗糙,似乎被刚才的争执影响了情绪。

“沈博士是个很值得尊敬的学者,同样也是很伟大的母亲,我愿意冒着风险偷偷跑来帮你做这种傻逼事,绝不希望看见悲剧重演。”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时间很紧,联系一下老头子,那边也快开始了。”庞泰摇了摇头,赶紧岔开话题:“你今天可是个大人物,最好别缺席。”

安集扬起手臂,手环映射出半身投影,张教授此刻置身于一个万人集会的巨型广场。

中心的圆桌四周有人逐渐落座,张教授坐在首席,不远处的一个位置暂时空缺着。

“老师,抱歉耽搁了,稍后我马上到场。”

“没事,我知道今天比较特殊,你也是个多愁善感的孩子。不过我相信,沈女士必定会为你如今的成就感到骄傲。”

“谢谢老师理解,这多亏了您的栽培。”安集略作停顿,接着小声说道:“对了,这次揭幕仪式之后,您能代我向团队转达那件事吗?”

张教授微微闭目,长舒一口气:“只要你自己做好了决定就行,没有人会为难你。”

安集挤出一个微笑,对着投影轻轻鞠躬致谢。

挂断实时通讯,庞泰这边也操作完毕,把二人的休眠仓接口转到一台普通家用电脑。盖上舱门之前,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句:“说真的,那件事你究竟考虑好了吗?”

“暂时没有别的打算,你该不会也想当说客吧?”

“切,我才懒得跟你废话,只是替你惋惜罢了。”

“其实我…”

‘砰!’话音未落,两扇舱门同时关闭,休眠程序开始运行。随着一阵麻醉气雾释放,泛着微光的脑机接口伸向二人后颈,

神经元阻断100%桥接100%

生物电讯号模拟启动,生命体征稳定,开始接入数据流。

传输速率正常,正在连接元网络,服务器接入点:华州量子通讯塔。

时间同步,2088.6.14东八区21.12.37

连接成功,身份校验完成…

晚上好,元宇宙用户,欢迎回家!

广场是凹陷的半球形,大约横跨十公里。

人群早已沸腾,数以百万计的虚拟人物聚集于此,五光十色的小像素点汇聚成人海,相互兴奋地拥挤、推搡、形成一波波浪涌。尽管正中央的直播全息影像足足有半径两公里,此时仍有不少人想要挤到广场中心的圆桌附近。

当然,限于通信承载力,为了流畅进行仪式,本次揭幕仅限一百五十万人‘到场’参加。另外有数百个千万级容量的服务器做了直播副本,其实到场与否本质区别仅在于是否处于同一服务器,那些副本服务器人数更多,实时情况自然更加热闹。

人们燃放着自己携带的虚拟烟花,人物头上无数的气泡聊天框组成实施弹幕,如同海浪中泛起的层层泡沫,若不是程序及时做出频率管制,在人海中甚至无法看清巨型投影。

广场后台,安集通过内部投影看见外面的盛况,始终眉头紧蹙。

倒不是因为怯场,他今天其实也不用发表任何讲话,只需要作为嘉宾列席到场。但从刚才连接元宇宙之后,心里始终在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郁闷。

可能是仍在回忆之前那个梦境,自己昏迷的三秒钟里,究竟发生了生么事?明明不记得任何内容,它何以给人感觉那么漫长?

为了缓解这种奇怪情绪持续笼罩,他给休眠仓下发了实体指令,让身体摄入一些镇静气雾剂。揭幕式还有五分钟正式开始,安集看着人群泛起的浪涌,思绪渐渐陷入凝滞,也或许是镇静剂效用有些过量,一阵莫名困意很快袭来。

人们欢呼,尖叫,为今天即将揭幕启动的这个伟大工程而疯狂。

稍微放大人群画面,也只能看见一团更大的小点在做不规则运动,如果是密集恐惧症患者,恐怕早就开启人数屏蔽。

随着画面拉近,安集瞳孔猛的一收缩。

忽然间,人群的欢呼听起来极其嘶哑刺耳,眼前所有颜色都变得异常诡异,像是一张饱和度调到夸张的彩照。与此同时,地面撕开一道裂缝,从缝隙中隐约能看见数字跳动。紧接着是另一条与之交汇的裂口。

尖叫声大作,顷刻已有数万人被裂缝吸进去。

不过几秒钟,半空也开始撕裂,裂口变成各种不规则的几何体扭曲膨胀,渐渐变成横跨数百米的巨型实体,不间断地相互吞噬,撕扯着四周空间。

没等安集反应过来,地面的裂口中伸出无数根黑刺,与之碰到的任何事物顷刻间化作一大串乱码消失在原地。

眼看着地刺范围越来越广,安集想要大声呼喊人们疏散,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甚至全身无法动弹。意识在不停尝试调用控制台或者命令行,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冷汗从额间冒出,滚落到嘴里,咸味传来。

不对,为什么会冒汗?

下一瞬间,一只大手拍打在安集肩上。当意识清醒后,他整个人猛然一惊,不由自主开始大幅度呼吸。

“怎么回事?我刚刚看你断开连接了。”庞泰再次拍着他的后背,模拟神经信号开始正常工作,受力的感觉从后背传向全身。

安集平了平心跳,转过头来发现投影之中的人群依旧欢腾,仪式前的庆典仍在继续。四周根本没有什么裂口和崩坏,这个世界仍然如往常一样美好。

调出控制台,一切数据和词条井然有序,刚才那几秒钟的惊惧场景似乎只是走神。

太反常了,之前可从来没有过这种诡异的体验。

“好奇怪,我好像不小心睡着了…”

“睡?难道是癔眠症?不可能啊,初次使用者才会出现这种症状,咱都用二十多年了。”庞泰说着,立即调用权限查看起安集的安全日志:“你刚才心率飚到127,什么情况?”

“对了,是不是镇静剂过量?”

“我看看,这里显示你确实用了0.3mg的气雾镇静,那心跳怎么会乱飚?”

安集叹了口气:“那应该就是癔眠症…我,刚刚做噩梦了。”

“什么梦?”

“一言难尽。”

庞泰点燃一只虚拟香烟,休眠仓同步释放尼古丁气雾。

“是和沈博士有关的吗?”

安集摇摇头,目光仍然汇集在人群之中。

“没有,梦境里只有失序。”

庞泰耸耸肩,不解含义。

“一切都乱套了,没错,失序。”

“我看你今天就是太沮丧了,不如这样,揭幕式结束之后先休息,明天哥带你去玩点刺激的。”他再次拍了拍安集肩膀:“快开始了,调整一下状态,准备列席吧。”

说完,庞泰的身影忽然消失,后台休息室里静得出奇。

控制面板窗口仍未关闭,无数字符在眼前滚动,安集熟悉其中每一条的具体含义,但不知为何,忽然又莫名它们觉得极其陌生。

数百万人的词条总数早已超过万亿,每一个数字都在它们理应所处的位置,被算法巨大的无形力量约束,尽管它们各自极力跳动着,仍没有丝毫逾越的可能。

安集下意识把全息投影的声音调大,海潮般的欢呼掩盖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