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8我要当学霸 9.4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青春校园
作者: 三人木合 主角: 徐羊 赵屿
34.99万字 0.1万次阅读 33.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4.99
    累计字数
  • 9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5章
简介

一场飞机气流,让徐羊重回1998年。 那年,她18岁,刚进入大学,正要开始初恋,刚准备给自己霸占下一个男朋友。 被按了重启键的徐羊觉得:大学还是要念的,书也是要认真读的,考研什么的,更是要更加努力的。 至于男朋友什么的……就算了吧。 反正怎么也会变成前男友,咱就不要了吧? 那边果断被气歪了鼻子:上回招惹我招惹的不要不要的,这回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你不要,你说不要就不要?

第1章 重回1998

在飞机上遇上前男友是种什么体验?

徐羊觉得自己可以去知乎上开个提问了。

那人坐的是头等舱,就在靠窗的位置,微微低着头,视线投向窗外,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事情,面色略凝重。

坐经济舱的乘客需要通过头等舱才能抵达后方仓位,徐羊就是在鱼贯而入的人流中偶尔瞥了一眼,结果就发现了N年不曾谋面的前男友。

时隔多年,她却一眼就认了出来——许是得益于那重色的眉和浓的眼睫,他的轮廓和颜色向来是优越的。

即便隔这么久,也没太大变化。

只是他没有抬头,没有发现她。

正是乘机的档空,前方有人后方有人,徐羊只犹豫了半秒钟,脚步顿了半下,便随着人流继续往前,嗓子眼里的唾沫被咽了回去。

学生们都放假了,她也和同事约了一起去云南旅游。

单方面偶遇前男友这种桥段,并没有给徐羊带来什么心理负担,她放行李系安全带和同事交换小零食翻阅航空杂志,一切行进的有条不紊。

航班晚点了一个半小时,方才在候机大厅,机场体贴的提供了一顿加餐。同事揉着肚子抱怨,说那顿加餐里的炒面吃的人涨的慌,待会机上再发餐,可是要撑死的节奏了。

徐羊笑笑,说自己可以帮忙包圆她那份,小意思。

不过她们还没等来发飞机餐,就遇上了气流。

遇上气流本也是小意思,但这回遭遇的气流好像异常顽固和缠人,徐羊的脊梁贴紧了靠背,随着机身剧烈的颠簸,只觉心脏跳的格外厉害,捏着盖毯的指甲都发了白。

眼前影影绰绰,一会是空中小姐妆容精致的脸,一会是同事瞪大的眼。

甚至,她好像都看到了那张熟稔又久违的脸,浓黑的瞳孔中全是自己——他们都张大了嘴朝自己贴过来,好像在喊些什么……但徐羊什么都听不见。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给自己打气说不要慌不要慌,然后一头扎进了一个漩涡中……

徐羊是被一片暖煦的触感给唤醒的,揉揉眼睛,前方从树叶间隙透过来的阳光,刺的她登时扭开了头去。

后背有人轻轻戳了戳她,回头,一张年轻男孩儿微笑的脸映入眼帘:“醒了?笔记借我抄抄可好?”

她胳膊肘下边的确压着本笔记,摊开着,上面字迹是自己的,题目:开学第一课 1998年9月10日

这是一间教室。

上午的阳光明晃晃的斜过大大的窗口落在课桌上,外面是高高的白杨树,讲台上辅导员兼班主任正拿着小本本讲着各种开学的注意事项。

徐羊环顾四周,如果记忆不曾出错的话,那现在正是她升入大学后的第一次班会。

她坐在自己惯常坐的靠窗的位置,阳光斑驳的斜在手背上,很暖——徐羊忍不住摸了摸。

这是她十八岁的手和肌肤。

突然想起什么,她忙朝教室后排扭过头去——

果不其然,几个男生松松散散的坐在那。

其中一个正在和身边人说着什么,嘴角噙着笑意仰了仰头,那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眉色很重,睫毛很浓,目光掩在其后,似乎觉察到什么,微微一错,似要望过来——

徐羊蹭一下转过身!

“怎么?”是方才跟她借笔记的男生,被她的一惊一乍搞到有点发笑。

徐羊把笔记匆匆往男生手里一塞,重新趴回课桌上闭上了眼睛——好吧,让她缓缓。也许自己还在做梦,还没醒。

*

秋老虎发威,晚饭后的徐羊刚冲了个澡回到宿舍,顺手拎了壶开水。舍友巩巧巧凑过来,说自己老乡请客,晚上请她们两个去溜冰场玩儿。

她老乡韩乐,就是跟她借笔记的那个男生。

徐羊心里清楚,韩乐这是想追求自己。

和上一回无任何偏差,例如巩巧巧是自己舍友,例如韩乐是巩巧巧的老乡,例如韩乐也不知怎得就对徐羊看对了眼……于是借老乡的力,刚开学没几天,就对徐羊展开了像模像样的追求攻势。

虽然徐羊始终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点值得人家动心。

回想一下,她觉得十八岁的自己其实挺泛善可陈,模样就那样,没见过世面,也毫无情趣。

即便重新来过这一回,芯子里已经是个成熟女性了,但也照旧懵。

不过,这个年代的男生,追女生还是挺认真的。

徐羊本欲拒绝,迟疑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才刚开学不久,班里同学,特别是男女生之间,大都还半生不熟。倒是“老乡”找的很勤,攀起来也方便——毕竟都在陌生的城市求学,“老乡”两个字是最快能拉近距离的不二法宝。

韩乐集合了几个人,一堆男生叮铃铃的骑着自行车在女寝楼下恭候——徐羊一出寝楼门,忍不住扶了扶额。

好吧,年轻真好,明目张胆的活力四射。

打头的韩乐模样清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裹在牛仔裤里的一双腿比徐羊还细——蓝白相间的夹克衫里是雪白的T恤,端的一幅清清透透的少年相。

开学还没几天,徐羊没有自行车。韩乐直球打的那叫一个妥妥滴,松开车把,亮出变速车的前梁:“我载你,坐前面。”

徐羊跟上一回一样啼笑皆非。

这男生载女生,女生还能大喇喇坐前边大梁的,那是非情侣不能够。况且自己怎么着也有168,再瞅瞅对方那细胳膊细腿,即便她脸皮再厚,也还要担心下安全问题。

所以她像上一回一样死活拒绝了,只揪了人衣角坐了后座。巩巧巧早蹦去了一个老乡的车上——一帮大学新鲜人,车铃声清脆,呼啸着冲了出去。

室内溜冰场,其实没有冰,玩的是轮滑。

徐羊也是慢半拍的才反应过来:上一回她不会滑,这一回照旧不会……

其实男生带女生来玩轮滑,特别是女生还不会的情况下,对培养双方感情是很好的催化剂——因为女方不会啊,得教啊,这肢体接触就成了必然。

但有个前提:男方得精通。

奈何韩乐也是半瓶子醋晃荡,堪堪就是一个能直立滑动的状态,想要带动徐羊这种连站起来都困难的新手,就很捉襟见肘了——徐羊自己扶了栏杆慢慢撸,那边韩乐几次三番想过来牵她,都被她坚定的摇头拒绝了。

她实在不敢信任他也不信任自己,不想连累两人都摔得难看。

毕竟,她在他那里还存了点小心思。

身边飞快掠过一个影子,随后又掠了回来,一开口,嗓音磁性里带着笑:“吆,你也来玩啦?”

徐羊抱着栏杆抬起头,感觉自己眉骨都生生跳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