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家的农门悍妻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糖酥不吃糖 主角: 苏晚 徐青云
76.64万字 1.8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6章 最终章 2022-06-01 01:36: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89.97
    累计字数
  • 64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6章
简介

苏晚,堂堂现代女军医,因坠崖穿到了正被浸猪笼的傻子小农女身上,虽家徒四壁,但好在公婆争气,相公虽傻,却胜在人美心善。 苏晚表示这都不是事儿,看她妙手回春,药到病除,然而,傻子夫君却越来越不一般…… 苏晚皱眉:“相公,昨晚半夜,我好像听见有人喊你将军了。” 徐青云:“不,娘子,你听错了。” 苏晚:“哦。” 苏晚拢一拢衣袖,默默藏好了从某人身上发现的虎符和帅印。 徐青云松了口气,幸好娘子没发现……

第1章 魂穿,被浸猪笼!

“苏晚!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小贱人!!就应该浸猪笼!”

“淹死她!”

“淹死她!!”

……

“咳咳!!”

一声剧烈的呛咳,苏晚猛地睁开了眼睛!

天!

怎么回事?!

她堂堂现代女军医,居然……居然被束缚着双手,装在一个竹笼子里不说,还被浸泡在了水里!

突然之间,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全然涌进她的脑海之中!

苏晚,十七岁,大宁国的一个农家小姑娘,出身贫寒,但天生丽质,肤白貌美。

只可惜,是个傻子!

因痴傻被家人嫌弃不说,还被无情的爹娘,卖给了百里村的一个小傻子为妻。

本来这也没什么,却不想,因为目睹了夫家两个长辈偷情,被陷害与人私通,还被浸了猪笼!!

苏晚恼火!

她原本正跟随部队执行作战任务,因意外不小心坠崖,原以为要去阎王殿报道。

没想到魂穿到了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身上!

苏晚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快速解开了捆绑住她双手双脚的绳子。

——太小儿科了!

紧接着。

咔嚓——!

苏晚徒手掰开了笼子,半浮在水面上,冷冷地剜着岸上那些谩骂不停的人。

岸上的人,在看到苏晚后,齐齐一僵!

怎么就从笼子里跑出来了?!

苏晚皱眉,可还没来得及发火,就被人猛地抱住。

“太好了,娘子你没死,真的太好了,呜呜呜……娘子……”

苏晚气还没喘匀,就被人紧紧抱住,当即咳嗽起来。

“娘子,娘子,你怎么了?”

听到苏晚的咳嗽声,抱着她的人忙松开手,抓着她的胳膊紧张兮兮地问。

“咳咳……我没事儿。”

苏晚摆摆手,抬头去看眼前的人。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眼前这人活像是从水底刚刚爬出来似的,满身的淤泥脏污不说,就连头上都盯着水草。

虽然看不清面容,那露出来的那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眸,清澈透亮,纯净美好,隐约像是有光泽流动,仅仅一眼,就望进了苏晚的心里。

嗯,跟军队里的那条拉布拉多真像!

苏晚不禁勾勾唇。

因着那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眼睛,苏晚忍住了吐槽的冲动,抬手拍了拍男人。

“那什么,相公是吧?咱们先上岸。”

“好好好,上岸上岸。”看不清面容的男人连连点头,扶着苏晚就要往岸边走。

岸上那些愣怔的人们见状猛地回过神来,其中一个大喊道:“不能让她上来,这个不守妇道的小贱人,就应该让她淹死在河里!”

“对!淹死在河里!”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蓝色上衣,藕荷色长裙的女人,瞧着二十七八岁,长得颇有几分姿色,那是苏晚相公的三婶李氏。附和她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浅灰色长袍,瞧着人模狗样,是苏晚相公的二叔徐老二。

“就是,这样的小贱人就应该……”

李氏还想再说,就对上苏晚森冷地视线,到了嘴边的话瞬间噎住。

“三婶怎么不接着说了?”苏晚勾起一边的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氏。

“你……”李氏脸色白了白,眸光闪躲,明显心虚。

“怎么跟你三婶说话呢你?!你还有没有点儿家教了!”徐老二皱着眉头厉声叱责。

苏晚讥诮地扯了下嘴角,视线落在徐老二脸上,轻笑了下道:“我跟三婶说话,碍着二叔什么事儿了?二叔这么维护三婶,别是有什么猫腻吧?”

此话一出,站在李氏身旁的徐老三当即拧眉朝徐老二看了过去。

“你……你胡说什么呢?”徐老二神色有一瞬的慌乱,四下里看了一眼,挺直了腰杆道:“小小年纪编排长辈,简直是不知所谓!”

“想我大哥大嫂素日心软,舍不得下手,今天我就替他们好好管教管教你!”

徐老二说着,抄起先前抬猪笼的棍子,也不顾河水脏污,提着衣裳就走了进来。

苏晚心下好笑,想到刚刚睁开眼时,在原主那里看到的记忆,眸光瞬间冷了几分。

一旁满身脏污的男人眼看着那人拿着棍子朝他们而来,紧张的握住了苏晚的胳膊:“娘子……”

嗯?

苏晚皱眉看了一眼胳膊上满是脏污的手,心下有些烦躁,刚想甩开,握着她手腕的手便松开,紧接着挡在了她身前。

“娘子别怕,相公保护你!”

这话说得……又严肃,又傻气,又胆怯,又勇敢。

好像,有点儿可爱。

苏晚心里的那点儿不耐烦,瞬间跑了个干净,没忍住溢出一声笑。

“我不怕。”

她轻笑着,而后,抬脚走到与男人并肩的位置。

她原以为,这男人呆呆傻傻,是被吓到了,却不想,明明他也有些怕,却还是勇敢的站在了她面前,啊……跟她的猎鹰好像啊……

想到猎鹰,苏晚心下一片柔软,再看男人全身紧绷,如临大敌地瞪着岸上那些人,越发觉得跟猎鹰像了。

“没事儿,我不怕,相公也别怕。”苏晚伸手拍了拍男人带着淤泥的脸,见他头顶还挂着水草,有些忍俊不禁,伸手将水草扯开,又伸手擦了一把男人脸上的淤泥。

站在岸边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愣了,站在李氏身边的年轻妇人道:“三嫂,你是不是看错了,我瞧着青云他们小两口感情挺好的,虽说俩人傻了点儿,尤其是苏晚,我看她挺喜欢咱们青云的……”

李氏闻言眸中一闪而过的慌乱,皱眉道:“也就是瞧着好,咱们青云是个傻子,可啥都不知道,苏晚那个小贱人,傻是傻,却是比咱们青云精明多了,再说了,那天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

“哎,也是……”年轻妇人点了点头,虽觉得李氏拿两个傻子比精明有点儿离谱,却也找不到三嫂说谎的理由,是以,闭了嘴没在多说。

此时,拿着棍子的徐老二已经走到了苏晚的跟前,见她正跟徐青云腻歪,心下说不出的窝火,扬起手中的棍子道:“我徐家世代清白,没出过你这样不守妇道的贱人,今天我就替我大哥大嫂,好好教训教训你!”

苏晚闻言眸光陡然一冷,可还没来得及动作,身边的男人就猛地冲了过去。

“不许你打我娘子,不许你打我娘子。”

男人一脑袋撞在徐老二身上,直接撞得徐老二踉跄两步,连人带棍,摔在了河里。

“噗通”一声响落下,溅起的水花澎了苏晚一身。

然而,这还没完!

那满身脏污的男人伸手捞起了水中的棍子,一边朝徐老二身上打一边喊:“我让你欺负我娘子,我让你欺负我娘子!我打死你,打死你!”

男人打的用力,水花四溅不说,徐老二更是被打的嗷嗷直叫唤。

苏晚傻愣在原地,呆呆看了半晌,大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三弟,四弟,救我,这混小子要打死我了!”

徐老二被打的受不住,哭喊着跟岸上的人求救。

苏晚正诧异于小相公的勇敢,听见徐老二的呼救,抬眸往岸边望去,见岸上的男人要下来,眸光一冷,猛地一拍水面:“我看谁敢?!”

众人被她的厉声吓住,全都愣怔着看向她。

苏晚绷着一张脸,眼眸漆黑冷厉,活像是刚从海底爬出来的水鬼!

岸边,留着花白胡须的老爷子皱眉看着苏晚,半晌沉声道:“苏晚,那可是你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