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正式编制(大结局)

书名:
城市骑手
作者:
一叶凉秋01
本章字数:
2259
更新时间:
2022-02-28 23:33:3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我的空姐老婆

空姐,是一份美丽而神秘的职业,很多人都有空姐情怀,她们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优雅的制服,优雅知性,是美丽的代名词,但越美丽越“危险”,尤其是娶了个空姐当老婆……
已完结,累计160万字 | 最近更新:第821章 大结局

第1章 三十不立

书名:
我的空姐老婆
作者:
雪豹
本章字数:
2354

俗话说“三十而立”,而我今天刚好三十岁,但我发现自己哪都立不起来。

我叫卓然,我爸妈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寄予厚望的希望我“卓尔不凡,正气凌然”,可始终我却与他们的期望背道而驰。

在北市其实我的生活刚刚挣扎着过了温饱线,虽然有房有车,但这些都不是我的“固定资产”,因为车是公司配的,而房子也是把丈母娘买的那套卖了以后置换了一套,每个月还得像交份钱似的按息还款。

以前我一直觉得三十岁离我很遥远,但每天早晨无论怎么刮,都刮不干净的胡茬,总是触目惊心的提醒我,我已经没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了。

人到了三十岁,就喜欢回头望眼一切,我惊奇的发现,我度过了三分之一(希望如此)的前半生,最成功的就是娶了个空姐当老婆。

半年前,萧梦寒原本打有机会去深造,最终在临登机的前一刻,为了爱情放弃了去新区深造,代价就是错过了退居二线前镀金的大好机会,在二十岁的“黄昏”,不得不继续“抛头露面”的和那些二十岁出头,青春靓丽的女孩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满世界不停的飞。

萧梦寒继续着自己满世界飞行的梦想,但她的那些闺蜜,像李佳,刘菲菲,周雅琴……都在青春的尾巴上,选择了退居二线。

在这个以年轻为主的行业,李佳退居二线转做了地勤,刘菲菲,周雅琴分别嫁给了大款,像她们这种混青春饭的圈子,如果想要“上岸”的话,貌似就只有这两条捷径可走。

娶个空姐当老婆,其实和供在家里没什么分别,她们毫无规律的工作时间,注定了聚少离多,就像我三十岁生日这天,萧梦寒远在大洋彼岸,我第一个三开头的生日,就只能在工作中麻木的度过了。

三十岁可以说是男人一生中的黄金时期,但我的三十岁生日,却是我濒临毁灭的一天。

都说职场上危机四伏,惊喜和惊讶总是交替不断的出现,就像明天和意外,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先来。以前我把这句话只当成了耳旁风,但今天我却特后悔当初没给自己的职业生涯上道“意外险”。

前段时间我们公司被锐迪集团收购了,除了业务整合以外,架构也发生了重组,一时间公司里人心惶惶,两家公司重组之后,战略北移,总部从东市迁移到了北市。

我的职业生涯就像心电图似的波折离奇,像我这种原来老板身边的红人,一下子就成了新老板眼中的旧人。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在我这个北市区销售总监的头上,还硬生生的安插了一个高级销售总监的头衔,一下就架空了我的权利。

这个职位虚以待位,大BOSS让我先暂代这个职位,还明里暗里的许诺我,以后这个职位就是我的。

大学毕业以后,我就从一张白纸变成了故事,一个小清新,生生的熬成了老油条。

可没想到,就在我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现实却结结实实的给了我当头一棒。

一天早晨,大老板当众宣布我窥视了很久的那个高级销售总监的职位,已经物色到了合适的人选,明天就来报到。当他说完这句话,我就如坠冰窟,浑身透骨的凉。

很多人都以为这个职位非我莫属,上位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可没想到眨眼间就转头空。他们看着我的眼神,都格外的复杂,有的怜悯,有的窃喜。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大BOSS只不过请我吃了一顿免费的午餐——画饼充饥。

浑浑噩噩的熬到了下班,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却意外的发现家门并没有上锁。

我以为是早晨出去的时候忘记锁门了,毕竟因为架构合并,闹的都人心晃晃的。可当我打开门,随意扔在地上的高跟鞋和丝袜,以及旅行箱上扔着的那套紫色旗袍似的制服,都预示着,萧梦寒回来了。

“老公……生日快乐……”

还不容我反应,萧梦寒就举着个小型蛋糕,从卧室里钻了出来。

有人说生活就像杯浓咖啡,在你感到苦涩的时候,会适宜的往里面撒点糖。

昨天和她视频的时候,我们家这位美丽的空姐还在西甲潘,看来她和我说后天才回来是故意给我制造惊喜。

萧梦寒漂亮的五官,和她精心的安排,都让我暂时把工作上的那些烦恼,屏蔽在了家门之外。

我们象征性的往蛋糕上插了代表三十岁的三支蜡烛,许愿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是苦涩的,我还没准备好,就跌跌撞撞的奔三了。

都说三十而立,但我迎来的却是青春过期,上到酒吧里妖娆的年轻女孩,下到四十如虎的半老徐娘,我都不再是她们的首要目标顾客。

因为有萧梦寒的陪伴,我的这个三十岁生日,才没有过的那么荒凉。

空姐这个职业其实只不过看上去很美,娶了个空姐回家,绝对是一件特喜忧参半的事情。喜的是这个职业性质就注定了她们的美丽,忧的是一年到头,却有几乎一半的时间,是我一个人“独守空房”,真映了那句歌词:爱上你等于爱上了寂寞。

每次萧梦寒在家的时候,我都格外珍惜这种弥足珍贵的二人世界。

萧梦寒从西甲潘给我买了套名贵的西装,用她的话说,好歹我现在也是金领,她老嫌穿的西服和职位不相符。但我觉得这是金玉其内,败絮其外。

在家里我素来都报喜不报忧,我还没告诉萧梦寒,我这个所谓的金领,已经打折了。

萧梦寒则和我完全相反,她是喜忧参半的雨露均沾,吃完蛋糕,她把我的腿当成人肉枕头,枕着我的腿,一边拿着遥控器切换电视节目,一边和我发牢骚:“老公……我最近惹我们机长不高兴了……”

我立刻就紧张了起来,毕竟有关于机长和空姐的绯闻,屡见不鲜。

“怎么了?”

空姐玩弄着发梢,轻叹了一声:“无非就是在西甲潘飞回来之前,我们机长请我们机组的所有人吃饭,其中有一个空姐是他家亲戚,为了把她弄进来,他挤走了我一个姐妹,相当于欢送宴和迎接宴一起吃。吃饭的时候他可能觉得挺尴尬的,就让我给今天晚上这个聚餐起个主题,我就说错话了。”

“你起的什么主题名字啊?”

“辞旧迎新……”

“…………”

“老公,你也觉得我说错话了嘛?”

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秀挺的粉鼻儿,“你啊……就是太耿直了……以后学机灵点,不该说的别说。”

她如兰的叹息了一声,喃喃的说:“现在真是退步了,耿直什么时候都成缺点了。”

萧梦寒的话让我彻底沉默了,想起明天晚上还有一个酒局,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