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讲武德 7.2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荣耀剑客 主角: 秦兴宗
59.59万字 0.1万次阅读 3.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93章 新征程(完) 2022-04-19 20:19: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9.59
    累计字数
  • 14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93章
简介

一朝穿越,来到天启三年,摊上个顽固的锦衣卫百户老爹,危机就在眼前,学好数理化,打遍天下无敌手! 什么,大明权贵竞相算计?那就降维打击呗;什么,大明党争不断?那就实力碾压呗;什么,辽东建奴势大?那就一波推呗! 在这个比烂的大明,讲武德,那是秦兴宗的原则,只是那些倒下的敌人,却一个个不讲武德……

第1章 崽卖爷田,父慈子孝

天启三年五月,京郊,秦家村,秦府宅邸。

在这空荡荡的进院里,倚靠在官帽椅上的秦兴宗,翘着二郎腿,算是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是的。

穿越了。

从社会五好青年,名牌理工大学毕业,引得万千少女,竞相追捧的成功人士,穿越到了锦衣卫百户之子身上,来到了不讲武德的明末。

“咋就穿越了呢?难道就因为本少爷长得太帅了?”

秦兴宗拿着象牙扇,眉头紧蹙,坐在秦府仅剩的官帽椅上,冥想了许久,可依旧想不明白。

像自己这么优秀的人士,咋就跟着穿越了呢?

“穿越,这不都是屌丝逆袭,才会做的事情吗?”

“可气啊,贼老天,你有点不讲武德啊!”

“本少爷怎么成功的人士,难道你叫本少爷穿到明末,也不讲武德吗?”

想不通的秦兴宗,啧啧地摇了摇头,随后将手里的象牙扇,插在自己的脖领后,顺手端起身旁的茶盏。

拿开盖着的茶盖,吹了吹漂浮的茶叶,略带嫌弃地呷了一口。

“噗~”

吐掉喝进嘴里的茶叶,盖上茶盖,随手将茶盏丢在一旁的木桩上,百无聊赖地看向,大开的秦府正门。

“咴溜溜~”

“吁~”

彼时,在秦府正门外,响起一声马鸣声,还有喝止的声音。

秦兴宗眉头微挑,眸中闪烁着精芒,想站起身来迎迎,然想到自己的身份,又倚靠在官帽椅上。

“咳咳~秦兴宗,你以后可是要做,一名讲武德的新晋败家子!”

拔下象牙扇,秦兴宗翘着二郎腿,嘴角微微上翘,带有审视的眼神,瞅着正门外走进来的人。

“乖乖!我这是回错家了!?”

抱着木桶的李新武,面露震惊地瞅着,空荡荡的府邸,不敢相信地向后退了数步。

抬头看着烫金色的牌匾,发现并没有走错地方啊。

“老二!!你别磨蹭了,快来啊!咱家遭贼了!!”

回想起清晨离府时,家里还是好好的,咋从京城回来,啥都变了的李新武,此刻难压心中的激动大喊起来。

“你说什么?”

本脸上写满不情愿的张忠义,一听到李新武的喊叫,心里咯噔一下,丢掉手里的马鞭,快步从马车旁跑来。

当跑进自家正门的那一刻,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空荡荡的宅院。

张忠义瞧见自家大哥,此刻翘着二郎腿,坐在官帽椅上,手里扇着象牙扇,面露微笑地瞅着自己。

当即就跑上前来,面露震惊地指着周围说道:“大…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家里的那些东西呢?”

“咋都没了?!大哥,你不讲道理啊,我不是跟着老二,一块去京城了……”

“停。”

秦兴宗伸出手,打断张忠义的话,一甩额头的刘海,缓缓站起身来。

“鉴于你身为家中老二,竟敢反对老大的决断,本少爷决定,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

“不是……”

张忠义愕然地看着自家大哥,伸出手来指着自己,又指着四周,然后说道:“大哥,此前我反对大哥,动用咱家的那笔银子。

是因为那是咱爹,为给秦家村上下,解决摊派下来的辽饷,从牙行那边借贷的银子。

咱要是做的事情,没有弄成的话,咱爹从京城当差回来,知道咱家银子没了,非扒了我们的皮不可!”

“老二,你这次是把咱大哥给将军了啊。”

李新武抱着木桶走过来,好奇地瞅着空荡荡的四周,啧啧地说道:“大哥,咱家这些家当,卖了多少银子?

咱爹珍藏的那几幅画,您没动吧?

这咱爹要是当差回来,敢知道他的画被动了,那,啧啧啧……”

“啪!”

秦兴宗瞅着幸灾乐祸的李新武,上来就拍了他后脑勺一下,瞪眼说道:“你没事‘啧啧啧’个屁,哪儿学来的臭毛病!”

秦兴宗、张忠义、李新武他们哥仨,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

张忠义他俩的爹,跟秦兴宗的顽固老爹,是驰援辽东之地的兵丁,参加了萨尔浒之战。

这一战大明精锐损失惨重。

在溃逃的过程中,老哥仨意外撞上个随军太监,后跟追杀上来的建奴厮杀,张忠义他俩的爹战死沙场,唯独秦进忠活下来了。

之后秦进忠,被顺手救下的随军太监,弄进了锦衣卫,当上了北镇抚司的百户。

成了孤儿的张忠义、李新武哥俩,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秦进忠接到了身边。

自幼在一起长大的哥仨,那彼此间的感情,跟亲兄弟无异,且很听秦兴宗的话。

直到不讲武德的事情发生,秦兴宗醒来了解完情况后,就说要做件大事,却遭到张忠义的反对……

“大哥,你打我干什么啊,我又没不听你的话。”

李新武委屈地说道,“都是老二,质疑大哥的权威,不对,大哥!你该不会把咱爹珍藏的那几幅画,也都给卖了吧!”

说着,李新武面露震惊地看着秦兴宗。

张忠义同样面露惊色地瞅着自家大哥。

“卖了,几幅赝品,那老东西还当成宝了,不够丢人的。”

秦兴宗合上象牙扇,面露嫌弃地说道:“咱家这些家当,满打满算卷包烩了,才卖了八百多两银子。

这传出去真够丢人的,你说那老东西,身为北镇抚司的百户,就置办这么点家当,说出去谁相信啊!”

“轰……”

张忠义、李新武哥俩,此刻就像被雷劈了一般,眼睛瞪得极大,瞅着自家大哥,他们彻底泵机了,不知之后该怎么办了。

“逆子!!你把什么给卖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怒气的声音响起,这叫张忠义、李新武哥俩,心里一颤,身体颤抖着转过身去。

‘不会这么巧吧!’

“哗~”

在张忠义哥俩心中惊呼之际,他们听到熟悉的拔刀声,秦进忠面带怒容,从秦府正门外走进来。

感受到熟悉的气场,看到熟悉的脸庞,熟悉的刀,秦兴宗拿着象牙扇,指着秦进忠就问道:

“老东西,你咋突然就回来了,不是说三天后,才当差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