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繁花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嬴春衣 主角: 姜妍 李国华
44.72万字 0.1万次阅读 2.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4章 大结局 2022-03-26 22:16: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4.72
    累计字数
  • 1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4章
简介

讲述的是一个西部棉纺业二十年间发展历程的事情,主人公姜妍,是刚刚学生归来的女大学生,受父所托接手濒临破产的工厂,力挽狂澜拯救濒临破产的企业,从而带领一群有志青年开始了一场激情奋斗史。她从最底层的小工做起,把工厂当成一部老旧的机器,一步步的清扫整理修复,在这场特殊的历程中,经历了各种凶险和起伏,还有刻骨铭心的爱情,最终使工厂起死回生,并带领工人进入现代化绵纺产业,共同发家致富的故事。

第1章 女大学生目睹惨烈讨薪现场

2021年夏,雨夜,中国西部棉纺业第一把交椅获得者,西域灯芯棉纺公司董事长姜妍的面前的办公桌上摆着白天刚刚签好的关于中国南北棉业合作并输出多国的重要合约,唇角浮现淡然的微笑。

西部棉业刚刚经历了非政府组织的“全球法律行动网络”,以M国为首的组织呼吁全球抵制中国西部棉业的舆论战斗后,却在中国政府的带领和指引下,使西部棉业强势破冰,迎来了更加欣欣向荣的景象,对于姜妍来说,这是预料之中。

因为在所有的事实面前,舆论不堪一击,不攻自破,而西部棉业人,二十年的激情奋斗史,更是不容亵渎!

是的,风雨之后是彩虹。然而,西域灯芯棉纺取得如今的成就,这一路走的,也真的相当不易,令她内心唏虚感叹不已。

她脑海里浮现出二十年前的一幕幕……当年,因为全球棉花产业格局受成本、种植模式和支持政策影响,消费区和棉花贸易随着全球纺织业转移而变动,棉花产业风险大增,波动频率和幅度加大,在全球棉业突然萧条的大趋势下,那一场突如其来,针对整个北西棉业而来的灾难,像海底的尖利礁石,一下浮出水面,刺破了多少条绵业大船……

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她拿着毕业证书,意气风发的回到家乡,才刚刚下飞机,她的母亲就匆匆跑到她的面前,眼晴里含着惊慌失措的泪水,“妍妍,你爸爸遇到麻烦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姜妍问母亲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多年养尊处优从不忧心家事的母亲并不能说的太清楚,姜妍于是直接赶到了父亲姜成峰所经营的西域灯芯棉纺厂。

一进工厂大门,就看到父亲姜成峰被上千名工人围在中间讨薪,情况已经难以控制,群情激愤的工人甚至推倒了保卫科的人,一涌而上,姜成峰被推的站立不稳,像大海中的孤舟。

群情激愤的工人们扯着嗓子大喊,“拖欠工资,法理难存!”

“我的血汗是我命!还我命来!”

“打倒万恶资本家!”

声音彼此起伏,源源不断,震耳欲聋,更有些工人在这种氛围下开始完全失控,面目狰狞的企图冲上去痛殴“资本家”!

姜妍红着眼睛大喊,“爸爸!爸爸!”

她的声音被上千名工人的起哄声压制,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个女孩被挡在圈外,用尽全力想要挤到姜成峰的身边而不得……

恰在此时,不知道谁,忽然一拳打在姜成峰的后脑勺,他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台子下倒去,幸好有人及时撑住了他才没有让他痛摔地上,然而也是一时难以再站起来。

“爸爸!”姜妍大喊,“杀人了!报警!快点报警!我要报警!停止!停止你们的疯狂!”然而根本没人注意到她的警告!

正当姜妍要跑去办公室找电话报警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人沉郁的声音通过喇叭传出,“你们杀了姜总,就能要到工资吗?姜总在,厂子就在!他不在,你们连闹的地方都没有!”

说话的男人声音很好听,义正言词间,带着沉痛和责备,有一部分工人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那男人的声音继续透过喇叭传出来,“你们忘了你们这二十几年的平稳生活是谁带来的吗?忘了这二十多年姜总是如何带领大家生产,信任大家的吗?姜总已经说了,两天后会全额发工资,为什么你们不能选择信他一次呢?!”

有些工人开始戳身边的人,低声道:“他说的对,姜总若出了事,工资更没地方要了。”

又有人说,“差不多得了,我们再信他一次,等他两天。”

就这样,原本如燃烧的大海般激动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甚至有人开始询问,“姜总没事吧?”

姜妍眼看场面被控制住,眼泪都要止不住的流出来了,可惜人太多,姜妍跳了起来,也还是没能看到说话的人到底是谁,可心里已经对这个人产生了很浓重的感激之情,在这一刻,会是谁?愿意冒天下之大讳给了众人当头一棒,喝醒了已经失控的人群呢?

好在姜成峰并没有大碍,只是脑袋后面起了个包,晚上的时候,姜妍用毛巾包了冰块给他敷着,心疼的双眼发红。

做为一名企业管理本科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她的学成归来,一直都是父亲姜成峰所盼望的。

“妍妍,我没事。”姜成峰拍拍女儿的手安慰她。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姜妍的声音略微哽咽,更多的却是疑惑。

“妍妍,工厂,三千多个工人的未来,以后可能要靠你了。”他语气郑重,带着说不出的莫名悲伤。

“爸……”姜妍一时说不出话来。

在她的心目中,父亲姜成峰一直是她的偶象,他是他们这个城市里有名的企业家,出身于贫穷的山村,却以自己的能力,白手起家,一点一点打拼出了一个可以养活三千多名工人的大型棉纺厂。

姜妍小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双目热忱的看着她,用夸张惊喜的语气大声说:“这就是姜总的宝贝女儿啊?唉呀可真漂亮啊……”说着话还会伸手来捏她的脸蛋,每次她都会很嫌弃的躲开。

可她心里,也因为自己是姜成峰的女儿而内心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她的专业也是父亲帮忙选的,目的就是待她学成归来,好接手家族纺织企业,将父亲一手创立的灯芯棉纺厂继续做大做强。

在此之前,她也隐约听到一些风声,知道父亲的工厂出了一些问题,可她没想到会是现如今这般严重的情况,分明就是大厦将倾!

父亲的模样有些变了,不复年轻时的意气风发,头发中夹杂着几丝白发,面上更多了几分沧桑和沉重。

“爸,到底怎么回事?”

“妍妍,爸爸也不知从何说起,可能是对外经营有问题,缺乏人才,也可能内部有问题……也可能单纯只是因为,这个工厂和爸爸一样,老了,你知道吧,它就像一个运行了多年的老机器,虽然尽力维护,可是似乎运行年限就要到了,只能苟延残喘……连工人们都老了……”

姜妍顿时有点愤愤然,“爸爸,今天那些工人太过分了!”“姜妍好看的双眸盯在父亲的脸上,然后伸手握住了父亲的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