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和渣男离婚了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花染 主角: 夏梓木 陆景灏
105.59万字 6.5万次阅读 292.3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3.94
    累计字数
  • 30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1章
简介

结婚三年,夏梓木死在了她和顾淮西的结婚纪念日。 十几年的青春,她全都用来追逐他。 然而,任由她撞得头破血流,直到死前,他都未曾看她一眼。 重活一世,她毅然提出离婚,并最终和那个默默守护她十年的男人修成正果。 看到她同别人甜蜜,顾淮西终于疯了。 “木木,我错了,回头看看我好吗?” 夏梓木挽着陆景灏的手,笑靥如花。 “抱歉,顾少,我心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作品荣誉
第1章 离婚

“我怀孕了,你和淮西离婚吧。”

今天是夏梓木和顾淮西的结婚纪念日。

她没等来她的丈夫,却等来了她丈夫的白月光。

和白月光怀孕的消息。

多么讽刺。

结婚三年,他一次都没有碰过她,却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换做以前的她,定会掀桌而起,把颜蔓扔出去,上演一场怒撕小三的戏码。

可现在的她,没这个力气,也没这个底气和颜蔓争什么了。

那张孕检单,她只扫了一眼,便还给颜蔓。

她笑:“好啊,离。”

看着眼前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女人,颜蔓愣了几秒,显然没想到她这么爽快。

“当真?”

夏梓木点头。

颜蔓一喜,“我们现在就去找淮西!”

以前她使了这么多法子,夏梓木都没有松口。

若早知假怀孕的法子这么灵,她之前就该用的!

不过,现在也不迟。

上了车,夏梓木望着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苍白的脸上不见一丝血色。

“你知道顾淮西在哪儿?”

颜蔓回答得毫不犹豫:“兰斯酒店。”

夏梓木喃喃:“是吗……原来他在那儿啊……”

顾淮西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了。

她身边所有的人都不愿,又或是不敢告诉她,他在哪儿。

她甚至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因而,她也就没有机会告诉他,她生病的事。

上个月,她被诊断出胃癌晚期。

医生说,进行手术的话,成功率在百分之四十左右。

可到底,就算做了手术,她也活不了多久,便拒绝了。

左右她也是只身一人,举目无亲,没什么可牵挂的了。

与其泡在药罐子里吊着这条命,不如就这样结束。

她早就想从这里离开了。

顾淮西不愿陪她去的江南水乡,她一个人去便是。

只是一直没见到顾淮西,她心底始终有着一丝不甘。

她想正式为这段感情画上句号,便一直等着。

她想见他最后一面。

但她找不到他。

想到这里,她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弧度。

最后,她去见他,居然还是靠他的白月光带路。

没有信号灯的十字路口,视线内,突然见一辆货车从右面疾驰而来。

思绪回笼,夏梓木瞳孔微缩,想提醒颜蔓刹车。

然而,为时已晚。

尖叫声混杂重物撞击的巨响,十字路口,一阵兵荒马乱。

她意识逐渐模糊,却隐约听到有人说话。

“顾总,车里有除了颜小姐,还有一个人!”

“优先救蔓蔓!”

接着,她便看到车门被撬开,有人将颜蔓从驾驶室抱出去。

那双手上,戴着和她一样的婚戒。

顾家这样的名门,最在乎的就是名声。

所以尽管顾淮西与她不和,这些年在外却一直装着模范夫妻,婚戒自然也是每天都戴着的。

夏梓木慢慢合上眼。

他最关心果然还是颜蔓吗……

意识从身体里抽离,夏梓木彻底停止心跳。

她没有看到,男人知道她也在车内后,那发疯似的模样。

……

宽敞明亮的客厅内,空调努力运作。

一杯冰凉的水从头顶灌下。

夏梓木打了个哆嗦。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把空了的杯子重重地放在桌上,好听的声音说着难听的话。

“清醒了吗?没清醒就去外面泳池里冷静冷静!”

夏梓木呆呆地抬起头。

只见那个她爱了小半辈子的男人,正满脸怒容地看着她。

她不是出车祸死了吗?

为什么还会在这里?

她四下看了看。

破碎的花瓶、散落一地的水果。

沙发上的枕头也被扔在地上,浸了水。

很显然,方才有人在这里大闹了一场。

这场景和她记忆中的某个片段重合。

那是两年前。

她弄坏了顾淮西的手表,牌子货,一块上百万。

这点钱对顾家和夏家来说都不算什么,顾淮西却冲她发了火,摔门离开,而后彻夜未归。

她打听之下得知,那手表是颜蔓送他的生日礼物。

她气他将别的女人送的礼物当珍宝,对她却不屑一顾。

那时的她年轻气盛,一身的大小姐脾气,从来不知何为收敛。

她冲回家找他讨说法,两人起了争执,她一怒之下,摔了不少东西。

而顾淮西,所做所言,皆和眼前一般。

夏梓木很快意识到,她重生了。

重生回了她和顾淮西刚结婚一年的时候。

这时的夏家还在,她也还未被逼入绝境。

顾淮西在她对面坐下,显然气得不轻,但极力在忍耐。

顾淮西脾气不好,但现在刚和夏梓木结婚一年,他还没有变成将来那个会对夏梓木动粗的男人。

今天,面对她的胡闹,他也只是送了她一杯水。

“明天起,我从这个家里搬出去。你要闹,就自己一个人闹!”

夏梓木定定地看着他,“顾淮西,你是我丈夫,却一直和颜蔓不清不楚,我不该闹吗?”

顾淮西皱眉,“如果不是你逼我,我怎么可能娶你!”

她苦笑,“是啊……如果不是为那五十亿,你怎么可能会娶我,你的心里,由始至终装的都是另一个人……”

一年前,顾淮西家里出了事。

顾淮西遍访群友,最后还差五十亿资金。

她借此机会,以五十亿的资金做筹码,逼顾淮西娶了她。

以前是她太笨,固执地以为只要她一直待在他身边,他迟早会回头看她一眼。

直到把自己逼上绝路,她才明白,顾淮西心里,从来都没有留给她的空白。

她已经绝望过一次,这一世,绝不能再重蹈覆辙。

她闭上眼,声音平静。

“你不用搬出去。

“不是一直想和我离婚吗?

“我同意了。”

……

顾淮西离开后,夏梓木也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准备离开。

她事先给家里的司机打了电话,让他来顾家门口等着。

她拎着行李出了房间,管家走过来,贴心地接过她手里的行李。

她眉眼淡淡,“谢谢。”

“我应该做的。”管家陪着她下楼,“少夫人,您这是要去哪儿?”

“回家。”

担心管家不理解,她又补充了一句:“回夏家。”

“少爷知道吗?”

“我和他说过了。”

早上谈起离婚的事,她顺便提了一嘴,说她下午就会搬回夏家。

当时顾淮西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听进去没。

今天庄园上上下下都在传,夏梓木和顾淮西要离婚了。

管家先生本来是不信的,现在却犹豫了。

他是看着两人长大的,打心里希望他们能好好过日子,忍不住劝道:“少夫人,夫妻闹矛盾是正常的,我和我妻子也时常吵架,可我们都清楚,我们不能失去彼此。您既然对少爷有感情,就不要因一时冲动……”

夏梓木平淡地陈述事实:“可他对我没有感情。”

而现在,她对他,也没有了。

两人走下旋转楼梯,她接回行李,“就送到这儿吧,我自己出去,麻烦你了。”

她接过行李,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管家久久地盯着她的背影,心里有种预感。

少夫人,似乎再也不会回来了。

少爷终究还是把那个追着自己跑了十年的女人弄丢了。

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